216 离了谁都可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清灵笑着.望向凌云的眸中是绵绵的温柔.

    终究.顺着凌云暗暗加在她手上的力道.坐在了他边.

    任由凌云亲昵的搂着她的腰.淡然优雅的笑着.以一国之母的尊贵优雅回敬着面前的众人.

    时间.在觥筹交错的言笑晏晏中一转即逝.

    但在某些人心中.却仿佛经历了千万年的折磨.

    **

    欢庆结束的时候.已是月上西楼繁星满天.

    清灵陪在凌云边应酬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将几位君王安排好去处.清灵的眼底也闪出了疲色.

    凌云带着不轻的酒气.笑得温润.漂亮的凤眸晕染着酒后的迷离.在璀璨重叠的琉璃宫灯的映照下流光溢彩.望着清灵.微红的眼底.第一次.炽那么明显.恋那么灼人.

    “清灵.今.我很开心.非常开心……”

    站在清灵面前.凝望着那双让他轮回几世也难以忘却的晶莹水眸.醇厚低沉的声音缓缓说着.

    凌冽的酒气带着他上特有的味道喷洒在清灵的脸上.鼻息间.让清灵有一瞬间的慌乱.

    面上.却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淡然.就那么静静回视着近在眼前的男人.

    心中.是无言的繁杂.

    两个男人.不.应该是三个男人的脸庞在她昏昏沉沉的脑海里不停回旋.傅浩铭冷冽中的温柔.风轻硕静默中的沉痛.眼前的男人.无言守护中的深……

    这么多年.她自认是个死了心绝了的女人.可再自欺欺人的自认.终究.也抵不过心中那份难掩的无所适从.

    烦恼.不是她不想要就可以离她远去.

    相反.有些东西.似乎.越压抑.越是生长得疯狂……

    “你知道么清灵.今那一刻.我多怕你就那么面无表.冷冷转离去……”略带薄茧的修长手指轻轻触碰着清灵因沾染了酒意而微红动人的精致脸蛋.炽的暖意顺着那指尖传到清灵脸上.

    清灵沒有躲开.就那么直直望着面前这个眉梢眼底都是柔柔笑意.轻勾着嘴角.欣喜得像个孩子的男人.

    轻轻的夜风吹皱了清亮宁静的湖面.皎白月光投在湖面上的透亮光华顿时碎成星星点点.真可谓波光粼粼.静静的摇曳着迷离的华光.

    清灵轻声一笑:“怕.怕你不还是那么做了.”淡淡的声音无悲无喜.

    “我……只是想赌上一把……”凌云醉意朦胧的双眸越发深暗不见底.

    清灵清清的眼眸一怔.淡淡垂了垂:“赌什么.赌我有几分敢忤逆你的胆儿.赌什么样的程度才是我的底线.”

    轻得让人感觉不到呼吸的反问.听在深深凝着她的凌云耳中.心.却一刹那重如磐石.

    触在那温脸蛋上的修长手指微怔.一点点蜷曲.最终.落在清灵肩上.

    紧紧捏着.力道.不轻.

    深暗的眸子.如两弯波光动的幽井.萦绕着足以吸食人灵魂的暗沉.

    半晌.只听他‘呵’的一声轻笑.似是无奈的嘲讽.又似是难言的悲哀:“……如果我说.是赌一赌……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你信么.”

    清灵不语.背着灯光月色的眉眼隐在朦胧的夜色中.沒有人看得清此刻她眼中究竟氤氲着怎样的神色.

    就连近在咫尺的凌云.都无法看清……

    “清灵.在你心里.每个人的付出.都是有目的的.都是必定要求回报的.是么.”凌云双手紧紧钳着清灵的两个肩膀.注视着她.说着.

    宽大有力的掌心.火一般燃烧的灼.隔着清灵上不厚的衣料.熨烫了清灵肩上被夜风吹冷的皮肤.

    凌云原本醇厚的嗓音染上了沙沙的黯哑.变得低沉厚重.在这烛火摇曳的夜色中.恍惚间听去.竟带着难言的凄凉:“清灵.你知道么.戒心.是一个人自我保护的屏障.教给你时时刻刻都要开启这道屏障的人.是因为他怕你随随便便就让别人进了你的世界.怕那些人会伤害到你.怕……这世上.除了他.沒有人.会宁可伤了他自己.都不会伤你半分……”

    清灵平静无波的眼眸里.终于.起了一抹波澜.

    轻蹙的眉间.是淡淡的疑惑与挣扎.

    原本轻抿的唇瓣微启.似是话到嘴边.却又徘徊了.粉唇张张合合.终究.轻轻咽了咽嗓子.眼底却忽而闪出了一抹自嘲的冷笑:“……这是你的理解.”

    凌云看着她眼底忽然涌出的那抹苍凉.心狠狠一痛.

    就见清灵清冷的目光漫无目的的扫过夜色下灯火通明的空旷庭院.如自言自语般:“曾几何时.有个人对我说:这世上.除了自己.沒有人可以让你完全相信.每个人所做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自己……我问他:那你呢.你对我的好.也是为了自己么.他告诉我说当然.我对你好.愿意拼上自己的命护你平安.哪怕再苦再累.也要亲手给你所有你想要的.看着你幸福.看着你开心快乐.我就会很快乐.很幸福.所以说.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的心过的舒适.幸福……”

    “他告诉我..是两个体.一颗心.两个人.是彼此的另一半.心相通.意相合.是这世上唯一可以彼此不存一点秘密.赤诚相见.信任一生的人.谁缺了彼此.都会不完整.都会只剩痛苦寂寥.一个碎了心的人.活着.也不过成了行尸走……”

    轻轻的声音随着回转的夜风萦绕在凌云的耳边久久不散.五月温润的微风中.他却感受到了透彻心扉的寒意.泛着血色的轻柔凤眸像两颗一点点凉透的水晶.随着心底血流如注的声音.碎落一地……

    清灵清晰的感觉到嵌在她肩上的大手坚硬的速度.迷蒙的眸从飘远的哀伤思绪中一点点拉回.浅浅落进对面男人的眼底.沉默片刻.才道:“我原以为一切都真如他所说的那般.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东西可以让两个人离了彼此就生不如死.后來才发现.不是……”

    “清灵.你不懂.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痛苦……”凌云被温润定格的凤眸中瞬间带上了困兽挣扎的猩红.嵌在清灵肩上的手猛地一紧.有些失控的摇晃着清灵.

    似乎.清灵话中的那个‘他’就是他一般.

    清灵任由他疯狂的摇着.落在他脸上的目光却带着遥远的空洞.嘴里淡淡的声音不停:“两个用一颗心连在一起的人.分开的方式.原來.不一定是将一颗心一分为二.还可以……是先走的那个人.完完整整将那颗心带走.所以.先走的那个.活得依旧潇洒肆意.甚至更风生水起.而被留下的那个……”

    清灵突然停住了话头.悠远的目光渐渐在凌云的眼底聚集:“被留下的.其实也不一定可怜.相反.倒似乎是命运的一种宽恕.沒了心.却依然好好的活着.活得自私.活得坚强.活得不知冷暖.却也活得随心所……”

    “清灵……”凌云的声音带上了沙哑的颤抖.突然.就将清灵紧紧拥进了怀中.紧紧的搂着.

    “清灵……”

    颤抖的薄唇似乎只念得出这两个字.

    清灵直直站着.即使被凌云发疯似的紧紧抱着.也依然保持着那个淡淡垂手而立的姿势.

    夜色沉寂.沉寂夜色中默默紧贴在一起的人却心底纷杂难平.

    清灵抬手.轻轻推开了前轻闭着眼将头搁在她肩上的男人:“凌云.你明白我的意思么.这世上.谁离了谁.都可以活.而且.会活得更好.”

    “你确定.现在的你.活得就比曾经好么.”凌云迷离的眼底氤氲着哀伤.挑眉问得嘲讽.却不知是在嘲讽他自己.还是在嘲讽面前这个习惯了强装淡漠粉饰太平的女人.

    凌云的神色让清灵眼底瞬间闪出了一抹恼怒.

    是被这句直白的反问戳到了痛处.

    直视凌云的眼中刹那间只剩冰冷.

    轻轻一声冷笑:“我好不好我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不劳皇帝陛下多费心.皇帝陛下实在有那个闲心.还是多琢磨琢磨自己的事吧.这家国天下.你就是再不稀罕.那也是你祖上费尽心血传下來的基业.就这么光明正大让他改朝换代.你不怕愧对你的列祖列宗.我还怕累着我儿子.所以.这样的玩笑.皇上还是少开的好.”

    凌云静静看着推开他.自以为不着痕迹与他拉开距离的清灵.清雅的俊脸已恢复一贯的温润.眼底.依旧是那溺死人的轻笑.就那么注视着那张樱花般的唇瓣一张一合.将这番疑似‘恼羞成怒’的话.说完.

    “呵呵”

    一声淡淡的笑:“原來你是在生气这个……”醇厚暖暖的声音.哪能让人想到.片刻前那歇斯底里的哀伤.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的伤.永远都会在面前这个女人就要心疼的时候.被他不着痕迹若无其事的掩藏.

    轻轻的夜风中依然是他浅浅的笑声:“放心吧.虽然他是我干儿子.可我.却从來都当自己是他亲爹.我保证.不会伤他一分一毫.”说着.抬头望一眼已经转到头顶的月亮.长叹口气:“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今天肯定累坏你了.”

    话落.转头对一旁的宫人道:“送玉夫人会寝.”

    清灵平静的眸光淡淡一垂.转.离去.

    以往这样的时候.凌云必定会亲自送她回去.今晚……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