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误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在清灵的理解中.这两个孩子.是她的.也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不论这两个孩子的到來曾多么出乎她的意料.但她坚定的留下这两个孩子的原因却很简单.仅仅只是为了在这个世界多一个骨血至亲的人.为人两世.两世生为女人.为人女.为**.唯独差的.便是为人母了.

    在她心里.她与风轻硕的纠葛.仅仅只限于曾经不得不伪装成夫妻时的和平共处.甚至.有些时候.为了大局.所表现出的暧昧.也都不过是逢场作戏.

    所以.对于这两个孩子.她从不曾想太多.

    她是一个受过现代教育的灵魂.前世上流社会的生活更是让开放前卫的思想充斥满她的心.所以.生下这两个孩子.她就做好了当一个单母亲的准备.

    她从沒想过.要让这孩子的爸爸负什么责任.她坚信.自己.完全可以给这两个孩子幸福的生活.

    当然.她也不会就此否认了这个给了这两个孩子生命的男人的存在.

    她曾想过.如果有幸相见.她会大大方方的告诉两个孩子.这个人.就是给你们生命的另一个人.你们的亲生父亲.

    仅此而已.

    如今.竟真到了这一天.

    这一天.來得不晚.却也不早.

    她.也的确按着自己曾预想好的方式应付着面前的景面前的人.只是.为何.心里.却似乎并不像曾预想过的那般平静淡然.

    他们.不是本该就仅仅只是一场合作.一场交易么.

    他庇护她.她配合他.唯一的意外.就是让她隔着一个轮回找到了父亲.神风帝.这个今生她和他共同的父亲.也正是这个意外的惊喜.才让她甘愿用生命做搏去救神风帝的同时.也顺带救了他.

    就算是对他的回报吧.

    纵然是逢场作戏.纵然是别有目的.可他对她尽心尽力的照顾.她还是记在心里的.

    只是.是戏.总有演完的一天.

    她对他的记忆.也反反复复只停留在那一幕幕的逢场作戏上.

    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空的.可又不知这种毫无头绪的直觉來自何处.

    她想不明白.她与他的戏.不已在她彻彻底底离开那个府邸的时候.就结束了么.

    可为何.再次相见.他要用这般哀怨伤痛的目光看着她.

    更为何.看着他那承载着满满的质问与疼痛的猩红双眸.她的心.竟颤抖得不能自已.

    两个孩子.在与风轻硕夹枪带棒的几句交锋之后.就被这个看上去冷冷的.靠近了感受起來.却是萦绕着丝丝笨拙的暖意的亲爹给感化了.

    毕竟是亲生父子父女.血浓于水的亲近不是心中一些小小的不明理由的埋怨就能阻隔的.

    “父王.这么说.你是非常非常喜欢我们老娘了.”可可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胖乎乎的小手拽着风轻硕的衣襟.拇指大的粉嫩嫩唇瓣一张一合.问风轻硕.

    都说父亲对女儿的偏生來就要比对儿子的多那么几分.

    风轻硕看着这个在自己怀里蠕动着小脑袋.黑眸亮晶晶望着他的小宝贝.心底的那份柔软瞬间就被融化成一弯蜜水.浸得他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甜.

    可可的模样.像极了清灵.

    望着这张嫩生生的小脸.幽深的黑眸里渐渐染上憨笑.却又一点点僵硬冷凝.带着无法言喻的哀楚.

    这一刻.他从不敢奢望的孩子.都已活蹦乱跳出现在他眼前.可他和她.却不再是一家人.

    为什么……

    有他.有她.有孩子.还有他对她铭心刻骨的.为何.他们还是成不了一个家.

    答案.是他不敢承认.也是永远都不愿承认的.

    就因为.她.不他……

    他的心.全给了她.可她的心.却不知遗失在何处……

    干涸的薄唇蠕动着.声音嘶哑:“不.父王不是非常非常喜欢你们娘亲……”

    可可眉眼一挑.

    “父王.是非常非常……你们娘亲……”轻颤的大手抚着小丫头嫩嫩的脸颊.被痛苦憔悴了的幽深双眸却是直直望着对面一脸淡漠的清灵.

    沒有人看出.清灵垂在轻纱衣袖中的手蓦地一颤.

    清冷的眸光淡淡低垂.轻敛的眼睑掩去了眸底一闪而过的所有繁杂.再抬眼.已是一片清明.

    “硕王爷.我们的过往.沒有人比你我各自更了解.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淡淡的声音还是那般不留一丝面.

    “误会.”风轻硕放开黏在他上的小丫头.一点点站起.写满苦痛的脸上闪出一抹无奈的苦笑.“你明知道我母妃的可疑.却掩藏着不让我知道.独自扛着他们给你的压力.只为不让我知道母妃对我的欺骗.不让我伤心痛苦.这是误会么.你看出了我种蛊毒.知道那折磨了我十五年的蛊毒与我母妃有关.你与父皇达成协议不告诉我.背后却费尽心思为我找解蛊的方法.这.也是误会么.”

    夕阳西下后的凉风中.风轻硕疼痛得麻木的脸灰白憔悴.随风乱舞的青丝凌乱的粘贴着脸颊.带着让人心疼的苍凉.

    清灵直直望着那双闪着晶莹红光的双眸.这一刻.竟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抑制不住的轻颤.

    她看得清楚.对面男人压抑着疯狂的眼底.氤氲着满满的湿润.

    风轻硕.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自认谈不上十分了解.却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子.可如今在她眼前.竟是这般……狼狈.

    看出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慌乱.对面的男人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猩红的双眸带着步步紧的疯狂:“在我母妃都打算放弃你用你做棋子结束一切的时候.你宁可冒着风险用自己的命赌上一把.也不愿在那个时候揭穿我母妃……难道你忘了.那个时候的我.都不信任你.都在怀疑你.甚至.正在借着别的女人伤害着你.可你却还是无怨无悔尽心尽力的护着我.不让我知道.我无比戴尊敬的母妃也参与了那场算计……清灵.这些.你难道忘记了么.你真的忘记了么.”

    干裂的唇抿着.艰难的咽下一口气.

    “可是……我不会忘……”

    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向着清灵跟前靠近.

    “你明明知道.那是他们设好的计.却还是用命做赌挨了那一刀.我不知道在那样生死一线的时候.支撑着你活下來的是什么.但我知道.你在刚刚清醒自己都还安危难测的时候.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救我……”

    “清灵.这.不是我的误会吧……”

    “你不让我知道所有有可能让我难过的伤痛.你独自承受了所有.该你的.该我的.你都一个人替我受了.你付出的比谁都多.可最后.走得最干净最毫无留恋的.却是你……”

    “清灵.你说.我究竟……”

    我究竟该怎样弥补我曾经的过失.弥补我曾经因为不信任你而对你的亏欠.找回那些一次次本该用心感化你留住你却被我生生失去的机会……

    一直自以为是的觉得.是我给了你全天下无人能及的.回头.才发现.原來.我才是那个付出最少得到最多.负你最深的人……

    冰凉的手指刚要触碰上清灵的脸颊.就被清灵抬起的手淡淡挡了回去.

    “硕王爷.难得你还记得这些.你的谢意我心领了.但我想说的是.也许.你真的误会了.”

    清灵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拉开与面前男人之间的距离:“我救你.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仅仅不过是看在你父皇的面子上.顺便而已.”

    话落.清灵平静无波的眸光就轻轻一低.望着愣愣站在一边的两个孩子道:“可可乐乐.我们该回去了.你们干爹还等着我们一起用晚膳呢.”说着.已经淡淡转.

    后的男人沒有如她担忧的那般.焦急发疯的扯住她.不让她走.甚至连一个挽留的动作.一句呼喊都沒有.

    这不是很好么.一句话将他拒绝了个彻底.让他连多做纠缠的勇气都沒有.可为什么.那颗轻颤着悬在半空的心.却不自一阵紧缩.

    腔里空的.如期望落空般.荒凉得难受.

    只觉得那双憔悴的黑眸带着复杂的神色直直盯在她背后.让她忍不住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只想快点逃出这种如诅咒般缠绕着她的烦乱.

    如果这一刻.清灵回头.就会看到.风轻硕追逐着她的背影而去的双眸中含着多大的惊痛……

    原來.真是这样……

    僵直了的子一点点往下蹲去.最终.单腿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一点点涣散的视线空洞的落在远处缓缓敞开的宫门上.灰白的脸上.顷刻间憔悴得沒有一点神采.

    “硕.”

    “硕.”

    “父王.”

    “父王.”

    四个震惊的声音先后急急响起.

    花仞千紫还有两个小孩已经齐齐围在了风轻硕边.

    花仞千紫搀着风轻硕沒有一丝力道的子.扶着他.不让他倒下.他们自然明白.是什么.将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顷刻间击溃到这份程度.

    原來.这一切.竟真是谋……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