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帝王中的奇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五月的天.在神风国已经很暖和了.

    花仞一艳丽的大红衣裳在暖暖的光下分外耀眼.手里捏着把雕花白玉骨的精巧折扇.‘啪’的一声展开.慢慢悠悠的扇两下.模样莫不风.

    千紫迎着晨风匆匆而來.远远就看到了这夺人眼球的一幕.

    心里不暗咒了声.

    这家伙.还真是个天生风流的种儿.

    花狐狸.名符其实.

    想到这个称呼.脑海中.一张绝代风华的脸不由闪现.

    转过视线.看一眼尽在眼前那张半阖的书房门.平静温润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色.

    “站这儿干嘛.不进去.”瞥着书房.淡声问花仞.

    花仞狐狸眼一眯.笑得狗腿:“呵呵.这不是等你來了一起进去么.”

    千紫淡淡看着他:“说吧.什么事.”

    花仞见千紫这幅模样.顿时就收了脸上嬉皮笑脸的神色.抽搐着嘴角.翻了个白眼.一副‘你真不识抬举’的嫌弃表.道:“玉渊国那事你知道了.”

    “嗯.”千紫也不鸟他这毛脾气.不咸不淡的应道.

    花仞斜眼挑眉望他:“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千紫眼色不变:“能怎么处理.该做的防范做了.至于其他.你觉得我们能做什么.”

    花仞听着他这任何时候都云淡风轻的老说辞.很不屑的又翻了个白眼.‘啪’的合上手里的扇子.头一甩.往书房里走去.

    千紫垂了垂眼.不语.抬脚跟上.

    **

    书房里.

    风轻硕负手而立.轻仰着头.静静注视着墙上的字画.

    那是一副寒梅傲雪图.是四年前.从馥兰院清灵住过的寝里移到这里來的.

    冰天雪地里.一支寒梅傲雪绽放.凌寒独立.

    旁边.是几行龙飞凤舞的飘逸小楷.

    风雨送归.

    飞雪迎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

    只把來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多么像她的写照.

    落款处.‘玉狐公子’四个字赫然在目.

    一直以为天下事皆在他眼中.在他的算计中.如今想想.真是自负得可笑.原來.自始至终.糊涂的.唯有他……

    “林源那边什么反应.”沉默半晌的风轻硕终于开腔.

    “跟西国的关系还是那样.断不了.也不怎么近了.似乎都在相互防着.不过.跟江北那边的联系.最近倒是明显频繁了许多.从信件上看.他们似乎还沒有达成协议.好像一直在为某些条件争执着.”花仞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沓信件.递向风轻硕.

    风轻硕转.接过.随便翻了两下.冷冷一声嗤笑:“这就耐不住了……狗咬狗.一嘴毛.这才刚刚开始.就咬到了这份程度.就这样.还想成大事.”

    花仞却皱了皱眉.思衬了下.道:“我总觉得.这事……似乎并沒有表面上这么简单.”说着.手里合起的扇子一下一下敲着另一只手的掌心.轻蹙的眉心间是郑重深思的模样.

    风轻硕望着他.并沒有接话.淡淡的视线示意他说下去.

    “难道你们不觉得.近來的玉渊.着实平静得有些异常了么.”花仞看一眼一旁同样做深思状的千紫.望着风轻硕挑眉道.

    “白宸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不敢说十分了解也琢磨个七八分.虽然我们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可你们有沒有想过.他这一次次明目张胆的对神风的庇护.往深了想.带给神风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都清楚.国与国之间.沒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他如今这么不讲原则的护着神风.是不是就代表着.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会这样护着神风.”

    众人心知肚明.答案是否定的.

    不会.

    假若有一天.神风真到了兵临成下的时刻.玉渊.一定不会白白护着神风.甚至.请他伸出援手.或许.都是个奢望.

    因为.假若真到那个时候.很有可能.玉渊就是前來瓜分神风的最大侩子手.

    所以说.天下沒有免费的午餐.

    玉渊如今这样宽厚的庇护着神风.以一个守护神的份站在天下人面前.出现在神风百姓心中.说好听些.是同盟国的倾囊相助.可聪明人又有几个不心知肚明.说白了.说难听了.这.就是另一种方式的侵略.

    以同化的方式.在不知不觉中.吞噬掉一个国家.

    如今的玉渊国.在千千万万只期盼和平安定的幸福生活的百姓心中.就是一个可以全心全意信任的礼仪之邦.是一棵能够为他们遮风挡雨能够放心依靠的大树.

    玉渊的经济可以肆无忌惮的延伸到神风.顺顺利利的发展壮大.玉渊的百姓可以轻轻松松的來到神风.安家落户.平平安安的繁衍生息.玉渊的朝堂政事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两国亲如一家的百姓茶余饭后攀谈比较的话題……

    不知不觉.迁徙神风的玉渊百姓.已将神风当成了自己的家.神风的百姓.也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人.

    只是.谁都知道.那些迁徙神风的玉渊百姓.他们生活在神风这个他们口口声声所说的家里.可他们却时时刻刻都记得.他们.是玉渊国的百姓.如果非要问他们一个自相矛盾的问題.既然自认是玉渊的百姓.为何又认神风为家.他们.也许会底气十足的说出一句.神风.本就是他们玉渊的.

    可又有几个神风的百姓敢理直气壮的说出一句.玉渊是神风的.

    沒有.

    别说是一介平民百姓.就是神风的王侯将相.都沒有谁敢夸下这个海口.

    对.就是海口.

    归属这个词.从來只是弱者对强者而言的.

    风轻硕将手中的信件扔到桌上.负手而立.淡淡道:“玉渊在暗中推波助浪搅这摊浑水是意料之中的事.我们可以尽己所能不让他的谋得逞.但巨大的利益惑面前.我们谁也阻止不了别的国家最终的选择.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神风有聚魂钟在手.就一定不会成为最终的输家.”

    “聚魂钟.”花仞‘哼’笑一声.“说得倒是轻巧.最后一块密钥连影儿都沒有.你还敢拿那东西当王牌.”

    四年了.四块密钥.风轻硕手中两块.林源手中一块.另一块.无影无踪.毫无下落可言.

    “依我看.玉渊如今是探准了神风沒有了聚魂钟压阵.就想趁着这个时机挑起战争.凭着实力.他就算不敢直接与凌华终南那样的国家对上.但收拾了神风西国这两块小点心还是绰绰有余的.”

    花仞一股脑儿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却立马招來了风轻硕冷利的眸光.

    自知失言.嗫嚅着嘴不再发一言.

    千紫一直坐在一边.静静听着面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凝眉沉思着.这会儿.终于抬起头:“我可不觉得.那位低调的凌华国君会真是个坐视不管的人.”

    “不.他不是坐视不管.”风轻硕淡淡接话.抬手抽过桌上一张信纸.递到一旁千紫的手上.“是坐山观虎斗.”

    千紫目光淡淡扫过.就抬眼望向风轻硕.眼底是带着些惊讶的疑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估计.明天早晨.父皇就会下旨安排.”风轻硕道.

    花仞从千紫手中接过那信件.千紫看一眼花仞:“这个凌云.这个时候.如此大张声势的办一个百花节.又是何目的.”

    百花节.是凌华国特有的传统节.每年五月.百花开放之时.万民同庆.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这个节.很盛大.却也不至于邀几国君王共同去庆祝吧.

    花仞皱眉盯着那信.沒有说话.风轻硕也淡淡转.在桌后的檀木椅子上坐下.沉默不语.

    半晌.似是想到了什么.抬眼.望着花仞:“凌云.是个什么样的人.”

    花仞狐狸眼一转.想了想.立马一副百事通的模样.道:“凌云这个人.说來算是这苍州大陆五国国君中最奇葩的一个.年近三十的人了.为帝王.竟后宫无妃.据一些小道消息.四年前.他带着一个睡美人回宫.那睡美人在昏睡了整整三个月后醒來.简直是惊为天人.而且.醒來的时候.那睡美人就被诊出怀有三个月的孕.”

    “据说.那个女人从被凌云带进宫.就一直住在凌华国历朝历代只有正宫皇后才能住的寝宫.可以说.从一开始.所有人都默认了她就是凌华国未來的一国之母.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四年來.凌云宠她如命.她所受的待遇也已经远远超过一个皇后该有的.可自始至终.凌云却从未给过她任何名分.”

    “她是凌云后宫中唯一的女人.荣宠一.却沒有封号.沒有品阶.所有宫人都只称她玉夫人.却不知她究竟是谁的夫人.三年前.她诞下一对龙凤胎.凌云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宠那两个孩子宠得上天.见过的人都无法不承认.那就是凌华国的太子公主……”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