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孩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清灵望着面前温润而雅的俊美脸孔.又一次.失了神.

    多么熟悉又亲切的一张脸啊.它在她心中留下的印记.只怕这一生都无法抹去吧.

    傅浩铭.我该说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我是该怨你为何长了一张跟他一样的脸.还是该怪他不该连眼神连笑容都跟你那么相像……

    “三个月……”清灵低喃着这个让她听來都觉得心惊的数字.真有一种一觉醒來就恍若隔世的感觉.不过也好.至少.还活着.她本以为.再次睁眼.不是天堂便是地狱了呢.

    凌云笑意晏晏:“是啊.三月了.你都三个月沒有吃饭了.看着这一桌.难道就沒有十指大动的yuwang.不会是真打算不食人间烟火修炼成仙了吧.”打趣的说着.眼神扫了扫桌上丰盛的菜肴.

    清灵浅浅一笑.看过面前的菜肴.眼神却是一怔.

    “怎么了.不喜欢.”凌云温润的声音中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

    清灵垂了垂眼.再次看向凌云已是礼貌客气的笑:“沒有.很喜欢.”

    真的很喜欢.

    无论是菜还是汤.都是她前生最的口味.

    只是.她记得.这些习惯只有曾经的那个人知道.那个与面前这位有着同一张脸孔的人.知道……

    她不想问.更不愿去想.这是不是巧合.

    她只觉.心.突然很乱.

    作为一个皇帝.凌云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的本事自是不比任何人差.看着清灵的神色.怎会沒察觉到她那瞬间的失神与烦乱.只是.他也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能让这个内心强大到可以牺牲自己为那么多人撑起一片天的女人.也感到恍惚无措.

    夹起一只凤翅.放进清灵碗里:“喜欢就快吃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清灵被凌云这个亲切自然的动作怔了一下.不过并沒在脸上表现出來.点了点头.低头吃饭.

    吃了两口.却总觉少了些什么.抬头扫了眼桌上.有酒.只是那酒壶.却不偏不倚就在凌云手边.要是这个人换做是别人.她一定会毫不顾忌的伸手拿过來.可偏偏他是凌云.更确切的说.是长着一张与她记忆重叠的脸的凌云.所以.她.不敢了.

    是怕么.不是.

    就是无措.就是.乱.

    凌云见她停下筷子.抬眼.正看到她盯着他手边的酒壶.表似乎有些挣扎.有些纠结.

    “想喝酒.”轻笑着问.

    清灵尽量自然的轻轻一笑.

    凌云闻言.却并沒有立即将酒壶递给她.更沒有要为她斟酒的意思.眉心几不可察的轻皱了一下.似是经过一番斟词酌句后.才温声道:“喝点别的可以么.忘了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有一段时间.可能不太适合喝酒……”

    不适合喝酒.什么意思.

    难道是受伤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凌云顿了顿.道:“御医说.你有喜了.”

    有喜..

    简直是一个闷天惊雷.

    是怀孕的意思么.

    “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你昏迷着.吃不进东西.一直都是靠着丹药补充体的基本能量.这对孩子很不好.如今醒了.就得好好补补.饮食方面也该多注意.酒.还是不喝的好.”

    一番话.说的轻轻柔柔温润直入人心.可清灵耳中回旋的却还有两个字..孩子.自是也沒有看到.凌云在说着这些话时.轻柔含笑的眼底闪过的那抹寂寥与落寞.

    孩子……

    她又有孩子了……

    清灵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酸甜交织.悲喜莫名.

    上次那个被她亲手结束了的小生命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永远也洗刷不去的罪恶.沒想到.上天还会如此厚待她.让她在原以为就要失去一切的时候.竟送了这样一个惊喜给她.

    衷心的说.她真的很欢喜这个小生命的到來.无论是谁给的.无论.是以怎样的方式來的.

    但.有了这个小生命.是不是就注定.今生.与那个男人.就有了永远也割舍不断的牵扯.

    这.似乎并不是她所希望的.

    **

    神风皇宫.御书房.

    风轻硕直直盯着神风帝.幽深的眼底是期盼与质问:“父皇.您到底瞒着我什么.”

    见神风帝依然双手轻抚着他那架心的钢琴.半点儿也沒有在听他说话的意思.眼底压抑着的绪渐渐翻涌了起來:“父皇.你跟她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事发展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们预算好的.对吗.”

    神风帝游走在琴键上的手蓦地顿住.缓缓抬眼.望向面前猩红着眼一脸痛苦不堪的儿子.紧抿的双唇嗫嚅了几下.开口.声音竟也是低沉沙哑:“如果.我说是.你会怎样.”

    他不是自称“朕”.而是用了“我”.不是以一国之君的口气与他谈话.仅仅.只是以一个父亲的份跟他交心.

    风轻硕盯在神风帝脸上的目光一瞬间冷了.幽深的眸底.一抹恨与怒交缠的绪一闪而过.眼前的人不仅是他父亲.还是一位尊贵的君王.于于理.他都不该对他有这种比抱怨都要隐隐深几分的绪.可格如此.让他本能的在得知自己最在乎的人受到威胁时.就习惯的想将对方规划为敌人的一类.

    “你会恨父皇么.”见风轻硕紧绷着脸隐忍着自己的绪.半天都沒有说出话來.自己的儿子.神风帝又怎会看不出他此刻的挣扎.但挣扎归挣扎.有些话.他还是得说.他也还是得听.

    风轻硕是他的儿子.可清灵也是他的女儿.在他心里.与他更亲一分的女儿.

    如今.清灵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急.他痛.他寝食难安.他牵肠挂肚.可他又何曾不知.面前这个儿子也经受着与他一样的煎熬与痛苦.只是.他还是想试试.试试这个让他女儿甘愿为他付出如此之多的男人.究竟.值不值得.

    风轻硕盯着他.艰难的咽了咽嗓子.沙哑的声音吐出一个字:“恨.”

    垂在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红透的眼底翻涌着晶莹的光.痛苦.无奈.挣扎.愤恨……

    无数种难言的感受交织在一起.纠缠着折磨着他.

    神风帝沉静的眼底闪过一抹欣慰.望着风轻硕.抬手扶上他的肩:“好.恨就好.”长长吸口气.“就怕你不恨我这个父亲.恨了她.恨错了人……”

    “恨错了人.”风轻硕幽沉的眼底有不解闪过.眉心轻蹙.“父皇.什么意思.您这是什么意思.”

    迷蒙的双眸转了转.似是猜到了什么.憔悴的俊脸上瞬间漾起几分急切的亮色.也忘了什么尊卑.有力的双手捏着神风帝的胳膊.直直盯进神风帝眼底:“父皇.什么恨错了人.什么意思.”见神风帝半天不做回答.便急急猜测道:“告诉我好么父皇.您是想说.我不该恨她是么.”

    憔悴的眼底满是脆弱的期盼.看得神风帝都心底一疼.曾几何时.他.也这样挣扎过.彷徨过.渴望过.祈求过.痛过.绝望过……

    心底一声长叹.

    世世代代.终究不外乎一个‘’字.

    问世间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浅浅点头:“你明白就好.硕儿.你的优秀睿智父皇都看在眼里.只是.纵然你再心眼玲珑.有些事儿.你也不是一眼就能看得穿的.所谓人心隔肚皮.许多时候.越是亲近之人.才越容易迷惑你的眼睛……”

    风轻硕听着.越发皱紧了眉:“父皇.您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

    神风帝轻声一笑:“硕儿.你今天來.可是为你母妃的事.”

    “不是.”风轻硕想都沒想就回答.

    “哦.”神风帝挑眉.轻眯起眼:“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风轻硕却丝毫沒有被这个话題转移了视线.眼底的神色异常认真:“父皇.母妃的事.这一次我不想过问.因为我相信您.我今天來.只是想请您告诉我……她跟您.到底……”

    “你是想说.我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让她为此付出这么大代价.是么.”

    看着风轻硕不避不闪严肃认真的脸色.抬手抚开他的手.轻轻转过往龙案边走去:“我什么好处都不曾给过她.她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她心甘愿.”平静的语气说着淡淡的话语.心却是在抽疼.

    “心甘愿.……为何.”

    神风帝站住脚.抬头望着墙壁上的字画.似叹息般:“你觉得她是为何.西国对神风的狼子野心已经不是一的谋算.十五年前他们败了.是因为神风有一门姓楚的忠烈.可以说.是用他一门的鲜血换來了神风百姓十五年的安乐.那么如今呢.你一定是以为.是我拿为楚家沉冤昭雪这个条件.让她去以犯险.揭穿西国的贼心是么.”

    半晌.沒听到风轻硕的回答.神风帝‘呵’的一笑:“硕儿.你这是在怨我吗.你是男人.你有你的雄心.有你的志向.即使父皇真这么做了.可作为一个有志坐拥天下的人.难道你不觉得.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