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后会有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夜.越发深了.

    浓浓的夜空中.繁星点点.清亮的月色透过月桂随风轻摇的枝桠.在地上洒下朦胧斑驳的横斜疏影.

    清灵抬手.扶住坐在沿上的男人.看着他迷蒙空洞了的双眼.眼底划过一抹决然的伤痛.

    对不起.这一回.我似乎又要对你耍一回流氓了.若有恨.就等过了今晚.再恨吧……

    紧紧望进风轻硕光华流转的眼底.带着轻柔浅淡的笑意.低低的声音似惑般:“你是我最的人.我……也是你最的人……”柔声说着.微启的红唇已经一点点凑了上去.四目相对.眸光纠缠.轻轻咬住了那轻抿的薄唇.

    风轻硕子明显一震.朦胧的眼底闪过一抹清明.却很快又被那沉沦的执念拉进了迷茫的深渊.跟随着内心深处喷发而出的肆动.本能的做出了迎合.

    高大的子猛的站起.抱着那副清香绵软的躯.俯压了下去.

    “月儿.月儿……”

    耳鬓厮磨间的轻喃细语.却让闭着眼运起法术极力迎合清灵‘唰’的一下睁大了眼.

    注视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看着他轻眯着灼痴迷的双眼疯狂亲吻着她.刚刚那梦境中的片段顷刻间如决堤潮水般狂涌而來.仿佛一只萦绕着强大罡气的魔爪.狠狠击在她心上.顿时.鲜血直流.

    “月儿……我的月儿……”又是一遍急切又灼的低喊.上人的绪也随着这一声又一声的呼唤变得越发疯狂激烈.一瞬间.全的动作都变得生猛了许多.似乎恨不得直接将她生生嵌进他的体.

    清灵承受着他一波又一波的灼烫.眼中的惊诧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却是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失落.还有.淡淡的酸楚……

    缓缓闭上眼.重新开始凝结法力.忍下了那声叹息.他们.不都是彼此心中的那个替么.何必计较.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唯一能够救爸爸.救上这个男人的机会.

    那.当她在书房外听到那些有意让她听到的话.她就知道.自己的斗气只是暂时消失.

    紫色迷.她知道.记忆中有了解.也才知道.原來.他们是将风轻硕手腕上那个紫色圆点错诊成了那种用來控制人心神的毒药.

    想想.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她嫁进这府上第二就对这个男人用了那样的手段.症状又那么相似.谁会知道.这天下.还有一种叫做父子蛊的东西在遇到名为魔魇的毒药时.也会使中蛊者上呈现出那种紫色小点呢.其实.若是他们仔细看了就会发现.风轻硕手腕上那印记确切的说.根本不是个圆点.而是朵紫色小花.之前小.看不清楚.此时看來.可就明明白白是个花型啊.

    说实话.那一刻.听到风轻硕那番话.尽管看着他说出那些话时僵硬着的子.知道那些话他说得也是多么的违心.可心还是忍不住抽疼了一下.

    他们之间.似乎.真的永远也无法坦陈相见.更别说.信任二字.

    看着他为她与风轻扬不顾后果的争执.甚至第一次痛苦又无奈的忤逆了他的母妃.她心中.要说无所动容.那是假的.

    终究.他选择了信她.

    但她知道.那并不是信.而是赌.

    就像他说的.用他的一切.与她赌这一把.

    输了.心甘愿与她一起沦为阶下囚.赢了……

    若是赢了呢.

    不知道.

    他沒说.

    赢她一份感动.还是一世感激.

    自嘲一笑.似乎.是她自以为是了.

    但无论他为的是什么.他的这份.她认了.也一定会还.

    那.当她亲眼见到大长老后.她就知道.那天的她.在劫难逃.

    神风帝中了蛊毒.这个消息骗得过别人.却一定骗不过她.因为在她与神风帝相认不久后.她就在神风帝上下了平安印.如果不是玄法或蛊术远远高出她的人解了那封印.一切与蛊有关的东西.根本就近不了神风帝的.而大长老.她一眼就看出.就算是经过了这次闭关.他的蛊术级别顶多也就是与她平起平坐.怎么能有本事解了那封印.况且他还不会玄法.这也正是他看不出她的修为究竟到何种成度的原因.

    她猜测.神风帝这回昏迷很可能是因为大长老强行催动了那蛊虫.想以此來借神风朝廷的力量迫她.取她的心头血做引.借着这个月圆之夜唤醒那父子蛊.

    这个方法.想必就是他此次闭关修行的最大成果.

    她知道.大长老虽然沒看出她的修为.但从神风帝上那道封印也应该多少猜到了几分.所以.那.他是抱着让她必死的心落下那一刀的.

    只可惜.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他算到了她会玄法会蛊术.却怎么也算不到.她还会这个世界沒有的一种力量..古武内力.

    那她失了斗气.却在大长老暗暗用罡气探测她的实力时.虚晃一招.用内力充当体内积蓄的灵气.让他误以为她的玄法已经修到最高级别.那样.若按他之前打算好的下刀手法.一定会让她用玄法最高境界中的自愈术化险为夷.所以.为了堵上她绝处逢生的路.他在刀刃刺进她心口的同时.将两道力道十足的紫色罡气打进了她的任督二脉.

    沒有人看到.那一刻.清灵的眼底闪过一抹诡笑.

    刀尖插入心头的那一刻.是疼.但疼的同时.心底更多的却是喜.

    那道阻挡她跨入紫尊境界的门槛.那个让她的玄法蛊术从此登堂入室的瓶颈.终于.破了.

    漫长的昏迷中.她也沒有忘记自己的责任与信念.

    父子蛊的解法.随着那一折又一折玄法与蛊术的精华篇章的翻开.在空旷的脑海中清晰闪现.

    解法.很简单.可对于如今的她.却更像是以命换命.

    月圆之夜.找与蛊虫的主人有血缘关系且玄法在中级以上的女子.与中子蛊者交合.交合时.女子用幻法洗涤中蛊者全血脉.最终将子蛊吸入自己体内.之后.用紫尊以上的斗气引出玄法中的紫魔火.将紫魔火运行过全经脉.便可将那子蛊焚烧干净.子蛊焚化.父蛊自会死去.

    整个过程.不过几个时辰.却十分耗费精力.若是沒有挨那心口的一刀.或是她的斗气级别不是刚刚步入紫尊.也许把握还会大些.可现在.什么假设都沒有.有的.只是迫在眉睫的步步紧.

    她.沒有考虑的余地.

    大长老取了她的心头血.已经练成了血引.只要子时一到.神风帝吃下那血引.大长老做了法.一切.便再也无力回天.

    所以.她必须在子时之前.焚了那子蛊.那怕.是以命换命.用她一条命换这两个人活着.她.不觉得亏.

    圆月轻移.一点点向着那明净夜空的正中央靠近.

    内.一片灼酥软的哼轻吟.暧昧的气息渗透进每一个角落的空气.一呼一吸.都是彼此独一无二的体香.

    又是一阵疯狂的顶弄.一声长长的低吼.上的男人终于放空了力道.餍足的趴在紧闭着眼轻颤抽搐着软绵绵一条的女子上.呼吸一点点平稳.似是渐渐睡去的模样.双手却依然紧箍着下香软的躯体.沒有一点儿要松开的意思.

    清灵动了动.风轻硕立马轻蹙起來眉.紧闭的双眼很不安稳的轻颤着.似是就要睁开.无奈.深吸口气.抬手.点上了他的睡.才放心的将他挪到一边.撑着酸得发软的子坐起來.为他盖好被子.低头.才发现前已经红了一片.

    那刀口.裂开了.

    灼的疼.

    已经來不及包扎了.若不是这种紧急时刻.她倒可以用治愈术疗疗伤.可现在.她还得留着精力灭那蛊虫.

    对于曾枪林弹雨里过來的清灵而言.这点疼真不算什么.

    利落的穿好衣服.看着上的男人汗迹涔涔的脸.目光不由多停留了片刻.伸手.抚平那紧蹙的眉心.不曾察觉眼底静静流露的温柔.

    “父皇就交给你了.后会……有期.”转.只留一抹残影.

    **

    硕王府后山竹林.

    狂肆的夜风席绢着枯黄的竹叶.在半空中打着旋.飘.碰撞.发出沙沙的声音.

    清灵盘腿坐在一石台上.双手平展.盖在两膝上.浓浓的紫色光芒包裹在周.形成一个透明的圆柱.飞速旋转着.

    一抹黑色的影自皇宫急急略向硕王府的方向.落在馥兰院中高大的树梢上.干枯沉的眼眯起.盯着那漆黑一片的寝.眼底是满满的愤恨与恶毒.一点脚.向着后山略去.

    紫色水晶柱越转越快.已经快得看不出里面的人形.

    “嘭”一声闷响.

    水晶柱化为星星点点的亮片随风而散.坐在中间的人“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软绵绵往下倒去.

    狂风大作.黑影直冲进竹林.黑纱闪动.一连两个深紫色光球带着十足的力道直直向着石台去.

    一声巨响.一阵地动山摇……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