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纸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晨光熹微.红初起.

    馥兰院一片睡意朦胧的温馨宁静.

    却不知.外面的世界早山雨已來.

    硕王府书房.

    花仞望着面前可怜楚楚的女人.深深的桃花眼却是从未有过的凌厉森冷:“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敢保证这东西的來历.真如你所说.”轻声说着.夹在指尖的纸条已被举到梦晓晓眼前.

    两指宽的纸条上.白纸黑字.六个字:大长老到.速应.

    梦晓晓沒有半分胆怯.迎上花仞的目光.郑重点头:“放心吧花公子.我对天发誓.这东西的确如我所说.是从昨晚城东糕点铺子特意给王妃娘娘送來的点心中发现.若不是我嘴馋硬是拿走了一份.也就不会这么巧发现这东西了.”

    轻眯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冷笑.

    此时的他.也判断不出眼前的女人究竟能有几分可信.但这样的况.任谁都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看一眼边的千紫.眼中的含义彼此心知肚明.

    千紫点了点头:“已经派人去馥兰院了.外面.还沒传來消息.”

    外面.指的自是皇宫那边.

    这时.一阵轻快急切的脚步声引得屋内三人齐齐转过视线.看向门口.

    明玉进门.眼睛扫了一圈屋内.就拽住千紫的袖子.眼底脸上全是急切.还有隐隐的愤怒:“三师兄.大师兄呢.大师兄他在哪儿.”

    千紫望一眼花仞.心中已猜到.是这丫头已经知道了什么.昨师父把解药给了他就说要去会会京城里的一位故人.当时这小丫头还欢蹦乱跳硬跟着去呢.这会儿.看这况.肯定又是那老顽童喝多了酒乱说了什么.

    千紫抬手拍着明玉的头.原本肃静沉重的脸上扯出了一抹笑意:“怎么了这是.急成这样.你大师兄马上就过來了.怎么.大清早的.找他有事.”

    哪知明玉却扁着嘴.大大黑黑的眼中已经涨满了水渍.带着埋怨望着千紫花仞:“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大师兄他受了那么过苦.你们都知道.就我……这么多年.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一向张扬凛冽的女子.从小到大就跟男孩子一样坚强勇敢.这会儿.这突如其來的悲伤还真让面前两个男人有些不知所措.

    花仞尤其心疼.原本就沉重烦躁的心看着自己暗暗疼到心肝里的小师妹哭成这样.整个腔里都胀疼得喘不过气來.不是因她为别的男人伤心如此生出的醋意.他知道.若受了那份苦的是他.这个平对他牙尖嘴利总是挑着最刻薄的话刺激他的小师妹也会哭得同样悲伤.只是因为这样的悲戚.让他眼前不由浮现出了这十五年來那一个又一个让他这一生只要想起就心往下沉的夜晚.

    梦晓晓低垂着眼.静静站在一旁.对于面前的一切似乎仿若无闻般.其实.心中早已风起云涌.

    他怎么了.

    她迫切的想知道……

    *****

    馥兰院.

    听到三下轻轻的叩门声.香暖红帐中的男人就缓缓睁开了眼.温软的眸光一点点下垂.扫过铺洒在枕上重叠纠缠的万千青丝.和那印满了点点红梅的美tongti.最终落在怀中那张平静沉睡着的小脸上.

    注视良久.依然不舍移开视线.

    忽然.似是想到什么.抬起那只沒被怀中人压住的手.慢慢移到眼前.看着手腕上依旧赫然存在的紫色印记.轻柔的眸光渐渐变得幽暗难测.

    半晌.视线重新落回怀中人上.轻轻拖着那软绵绵的子.抽出另一条胳膊.稍稍活动了一下.下.小心翼翼的给还睡着的人盖严实.掖好被角.才轻手轻脚的穿了衣服.自始至终.柔软的目光一直都留恋在那张双眸紧闭的脸上.

    俯下.又落下一个绵长的吻.才转向外走去.

    一声轻响.房门再次紧闭.

    风轻硕看了一眼站在门外候着他的肖锋.沒有说话.径直走出馥兰院.向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轻动的红帐里.沉睡的人缓缓睁开双眼.淡漠的目光平静的望着帐顶……

    *****

    风轻硕走进书房.淡淡的目光扫过一圈.落在最边上的梦晓晓脸上时.双眉不自觉皱了皱.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不耐:“你怎么在这儿.”

    “大师兄.”明玉跑过去就拽住了风轻硕的手.泪眼汪汪.“大师兄.你……你好了么.”

    风轻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眼前的小丫头这种神色是为哪般.正准备说沒事.千紫已经走到跟前.伸手抓起他的胳膊.动作极快的就撩起了他的衣袖.

    手腕上.那个不但沒有如期消失反倒是隐隐呈现出花瓣形的紫色印记.让他原本急切的目光瞬间惊震.

    还不等他发问.风轻硕就抽回了自己的手.转眼又看向一旁正满眼柔望着他的梦晓晓.眼中沒有半分温度.

    “臣妾见过王爷.臣妾是……”梦晓晓自是看清了风轻硕的神色.心底发疼.面上还是柔乖巧得无可挑剔.行了个礼.说着吞吞吐吐的望花仞.

    花仞掠她一眼.眼底带着冷笑.将手中的纸条递到风轻硕眼前.

    风轻硕扫了一眼.就抬眼望他.

    花仞用下巴指了指梦晓晓:“按她的说法.是从本该送到馥兰院的糕点里无意发现的.就昨晚的事.我查了.那人的确有这个规矩.从她进府起.城东就有个铺子会按时给她送來糕点.而且……”

    “宫里现在什么况.”风轻硕却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接过那个纸条.看着.沉声问.

    “还沒传來消息.”千紫回答.

    风轻硕面色冷清.轻蹙了下眉.

    “怎么了大师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明玉看着三位师兄的神色.也不由郑重了起來.

    风轻硕沒回答她.看一眼门口的肖锋.冷冷道:“送侧妃娘娘回去.吩咐后院.今后沒本王的许.不许擅自离开自己的院子半步.”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