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后院起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深秋的夜晚  偶尔有些清寒  偶尔却有些闷  就像今晚  月下旬了  天上那小小的月牙儿本就不怎么普照大地  这会儿  有了那层似云似雾黑沉沉却能透过光线的东西遮挡  就更是晦暗不明  让原本已经够沉闷的空气硬是又多了些压抑  生生令人烦躁

    和硕宫中一片温馨祥和  风轻硕听着他有生以來  母亲第一次对他如此贴心的教导  为所困的那颗心  终于找到了些许慰藉

    不论是亲还是  对一颗在寒风刺骨冰天雪地中独自颤抖了很久的心而言  都是一片温暖  都是一个希望  更是  一份无论前路多么艰险  都能支撑他坚强走下去的无尽力量

    此乐  彼也乐

    硕王府监牢  也是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

    由于监牢是被建在地下的缘故  在这样的天气  难免要比地面上闷许多  不过  好在偌大的牢房里只有清灵主仆两人  空气清新度倒也还算不错  尤其是  准点儿的晚膳时刻  七碟八盘的美味菜肴  就被有秩有序的送进了大牢  摆放的像模像样  待遇质量  比起不坐大牢时的王妃娘娘  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然  清灵也不客气  扫一眼桌上的酒菜  当着肖锋肖锐的面儿  就让红豆拿着细长的银针一个一个小心翼翼的试了个遍  还优哉游哉地道:“小心使得万年船  多少英雄豪杰  可就是在这沟里翻了船的……”

    肖锋紧抿着嘴  冷森森瞪视着眼前的女人  心里暗咒  这女人实在可恶  早知道就在这菜里撒一把毒了  也不白遭她怀疑  白受这冤枉气

    可肖锐  却是淡定之极  幽黑的瞳眸静静盯着眼前已经乐滋滋开吃的女子  平静无波的眼底  隐隐掠过一丝笑意

    如此说來  这一晚  也就只有硕王府的梅茹院最为清幽静谧了

    只是  似乎静谧的地方总是容易被陌生的來客镀上神秘的面纱  近而  就有了一探究竟的渴望

    这不  眼前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个轻灵矫健的黑影轻飘飘几个飞跃  就躲过了硕王府森严的守卫  几起几落之间  便着脚降落在了梅茹院琉璃瓦铺就的屋顶上

    就见黑影轻手轻脚掀起几片瓦  倏然  屋内亮堂堂的灯光就透过那拳头大小的洞孔  在了黑影被黑巾包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脸上

    双眼微眯  做了个适应光线的动作  随即  就移动脑袋顺着那亮光望了下去

    可惜  入目  却是一个躺在上  脸色苍白病歪歪的睡美人  自然  就是今刚刚中毒的侧妃娘娘梦晓晓了

    黑影对看到的况似乎也有些失望  因为随即  他就放下还捏在手中的瓦片  起踮脚  向着另一个方向掠了过去

    那里  正是风轻硕的书房所在的位置

    监牢内

    清灵优雅地擦完嘴  转头看着一边正放下筷子的红豆  问:“吃饱了么  ”

    红豆嘴里的东西还沒咽利落  说不出话來  只能眨巴着大眼睛一个劲儿的点头  示意  她也吃饱了

    清灵这才抿了抿嘴  抬头挑眉  看着站在牢房门口的两个冰块男  用眼神示意他们  可以收拾了

    肖锐不动  肖锋却冷冷瞥了一眼清灵  转头对着旁候着的丫鬟婆子们  用下巴指了指里面的桌子  随即  就见他们鱼贯而入  收碗的收碗  擦地的擦地

    肖锋瞪着老神在在地在牢房里转悠转悠  话说是在‘消食’的主仆俩  心里那个愤怒啊

    活了再差那么几年就能算是小半辈子的时间  这么嚣张的女人  还真是头一次见

    亏他家王爷还时时惦记着她  以他看  这就是惯的  狠狠心饿她个三天五天的  看她还能这么有恃无恐

    清灵慢悠悠的走着  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些丫鬟们已经收拾好  也全都先后退去  就等肖锋上好锁  也准备走人的时候  才淡淡开口:“到你们王爷的书房  给本宫找两本兵书來  ”

    肖锋顿住转要走的脚步  抬眼看向清灵  说不出那是个什么眼神,半晌  才道:“王爷的书房  属下进不得  更动不得  ”

    “奥……那就留着让人家进吧  ”清灵优哉游哉的往那已经被她和红豆压出个窝状的稻草上一坐  轻拍了两下掌心的灰土  漫不经心的说着

    肖锋一愣  随即眉心一挑  却还是沒能立即悟出清灵话中的意思  不由看向一旁的肖锐

    就见肖锐正轻皱着眉  微微低着头  也似是在琢磨着什么

    清灵瞥一眼门外那两只愣头青  着实有些鄙视风轻硕识人的眼光  正思量着要不要再说一句“那就去把你家王爷书房门边上的那块大石头给本宫扛过來  本宫要当凳子坐”  就见肖锐低垂的眸光霎时一抬  扫过远处清灵的脸庞  带着惊诧的神色  隐隐  还有几分钦佩的光芒

    “不好  有人擅闯王府  ”肖锐一声重喝落下  人  已经闪出监牢之外

    肖锋也是一惊  立马闪跟上

    靠着牢里的墙壁站着的红豆  使劲儿眨巴了几下眼睛:“娘娘  他们这是怎么了  ”

    清灵平静的眼底闪着一抹狡黠的笑意  半仰着头坐靠在墙边  淡淡道:“嗯…后院起火了  ”

    “额……”只长一个心眼儿的红豆自是掰扯不出來这话的深层含义  老半天后  终是带着些忐忑弱弱的问:“娘娘……后院跟馥兰院近的  会不会…烧到我们那儿啊  ……”

    清灵看一眼已经猫在自己侧  可怜兮兮的小丫头  ‘嘿’的一声轻笑  抬手就揉了红豆那毛茸茸的头发一把  像揉她前世可的小猫一样  带着浓浓的宠溺

    “傻丫头  就别瞎心了  馥兰院是绝对烧不到的  就怕  是已经烧到这监牢來了  ”面带浅笑地说着  那清冷肃静的眼底却不见丝毫笑意  锐利的眸光直直扫过牢房尽头那个漆黑暗沉的角落

    话落  就听她旁边的红豆‘唔’的一声闷哼  随即  体便软绵绵的耷拉着靠在了清灵怀中(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