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帘卷西风【5000+】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清灵一进门  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忠心丫鬟因为愧疚血溅当场  痴王爷由于心痛怒发冲冠

    好桥段  好戏码

    看得清灵只想拍手叫绝

    精彩  真是精彩

    此刻的清灵总算是明白  红豆的惊吓从何而來了  敢这出戏  就是专门为她而设的

    “王妃  你可知罪  ”风轻硕森冷的嗓音不带一丝感  问出这句话  就像是冷魇的冥王收好了确凿的罪证  就等着开口宣判恶鬼的死刑  看看那张清俊的脸上  哪里可见往的丝毫温  有的  只是冷怒  和暴恹

    清灵看着风轻硕如被鬼附般的冷面色  心中不隐隐泛起些闷疼  脸上却带着淡然的笑意  只有那眼底的冷嘲  表达了她内心的讽刺:“本宫还真不知知道自己何罪之有  还请王爷明示  ”慢悠悠说着  沒有丝毫畏惧与躲闪

    风轻硕看着清灵  沉沉的黑眸幽深不见底  只有那掩藏在宽大长袖中的大手  狠狠攥紧又放开  放开又攥紧  泄露着他内心的狂潮与风暴

    “明示  王妃既然有胆子毒害侧妃  难道就沒胆子承认么  这可不是你王妃一贯的作风  ”风轻硕似是不屑的冷‘哼’一声  幽暗的眸光死死望进清灵的眼底  沉着嗓子  说着

    “呵  ”清灵一声冷笑  “那王爷不防说说  本宫一贯  是什么作风  ”回视着风轻硕的目光  气势与威压都不输半分

    风轻硕不语

    这时  那个为梦晓晓把了半天脉的御医  终于鼓起了点勇气  却还是不敢抬头看眼前暴怒的男人一眼  低头结巴着嗓子道:“回...回禀王爷  娘娘...娘娘中的...中的应该是...是一种叫...叫......”

    “叫什么  ”风轻硕沒有回头  只是保持着与清灵对视的姿态  一开口  话中的寒气就能将满屋的人冻个半死  就连清灵  也不例外

    “叫...叫‘梦里无回’  ”那御医终于狠了把劲儿  一口气说了出來  话落  就半趴着子  暗暗喘息着  静候着风轻硕的举动  额上发迹冷岑岑的汗水直冒

    “梦里无回  ”风轻硕原本就皱起的眉头夹得更紧  嘴里念叨着  似是在寻思这是个什么品种的毒药

    清灵却是心中一惊

    梦里无回  怎么可能会是这种毒

    脑海里浮现出关于‘梦里无回’这种剧毒的一切信息

    梦里无回  顾名思义  入梦便无回头之路

    此毒无色无味  见银针都不显色  可以让食此毒者即刻陷入噩梦无法醒來  只要心中有一角暗  那些暗就会在梦中被无数倍放大  使中毒者在梦里最终被自己的心魔折磨而死  除此之外  这毒也可以通过点燃  长期让人吸入的方式  将毒素一点点积累进人的体  总有一天  便会使中毒者噩梦不断  最终陷入昏迷  直至死亡

    此毒的狠毒就在于通过折磨人的精神去折磨人的躯体  但这并不是让清灵在意的原因  真正让她心惊的是  据她所知  这毒  只出自西国皇室  更准确的说  是只出自西国帝或者制出此毒的西国大长老之手

    梦里无回  是几年前西国大长老研制出进献给西国帝的  专门暗中用來对付那些心存有异的大臣  因为  陷入梦魇的人  只要加以引导  便会在不知觉中说出梦中的秘密  而这些  大多都是他们的致命之处

    曾经的海兰清灵  也是在无意中  目睹了西国帝对一个暗存歹心的宫妃使这样的手段  才有了与此有关的记忆

    可眼前这又是

    沒时间容清灵多想  很明显  只要有人知道此毒的來历  今天这个黑锅  想必  她是背定了

    那御医见风轻硕久久不问出声  又不敢抬头看人家的表  误以为是风轻硕正怒瞪着他  等着他的解释  心底打了个寒战  就急忙开口:“回...回禀王爷  这...‘梦里无回’这种毒药  也是下官两年前无意救治了一个...一个......”御医说得吞吞吐吐  眼神颤颤的瞄向门口的清灵  抬手摸着脸上不断渗出的汗迹  结巴更加厉害  很明显  就是不敢再往下说

    风轻硕自始至终都沒看御医一眼  但那御医的举动  仅凭着感应  他心中都是一清二楚

    “接着说  ”沉沉三个字  听不出喜怒  却似是暴风雨來临的前兆

    “一个从...从西国皇宫逃出來的女人  她...她中的就是这种毒  跟侧妃娘娘一样  也是慢中毒  只是...只是她还沒严重到昏迷的阶段  下官救了她  也是她告诉下官  这种毒药...这种毒药是西国帝才特有的秘制药......”那御医似是豁出去般  一咬牙  将心中所知道的  全都倒了出來

    边上的丫鬟侍卫早已避退干净  屋内  就他们三人

    一瞬间  空气中静得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清灵目光平静  对视着风轻硕风暴翻涌的森冷眸子  眼中  反倒是沒有了刚进门时的寒意  就那么清清淡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竟是有了些‘正不怕影子歪’的志气

    “如今  你可还有什么说辞  ”风轻硕看着清灵的眼神复杂悠远  可那明晃晃的怒意却是有增无减

    清灵凉凉的自嘲一笑:“说辞  只怕本宫的说辞  在王爷的眼中  从來  都只是借口和心机罢了  ”悠悠的话语中  隐隐透着女人失落时特有的凄凉

    风轻硕只觉心头‘噌’的一下  被拧得狠狠一痛  紧绷的呼吸有一瞬的絮乱  可很快  又被脑子里回响起的  刚刚花仞派人传來的话硬生生按压住了那差点又裂开的心门  暗咬着牙根  不知是因心底的疼痛还是满腮的酸涩涨红了的双眼  用力的盯着清灵微波不漾的俏脸半晌:“那个香炉  是你给的  ”手指着头不远处  已经掀去了盖子的青铜香炉

    比拳头大一圈的香炉巧秀精致  繁复的花纹盘龙走凤  一看  就知道是珍品  让人过目难忘  只是  清灵却丝毫不觉得眼熟

    只是  不等她说话  一直就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立在她后的红豆却站出

    ‘噗通’一声实实在在的跪在地上  磕头  有些急切的解释:“请王爷明察  王爷  这香炉是奴婢做主送到侧妃娘娘院中的  奴婢以命担保  这香炉绝对沒有任何问題  而且  王妃娘娘自从将这些打理内务事儿交给奴婢处理后  就沒怎么过问过  若真有疏忽  也是奴婢的过错  跟王妃娘娘绝对沒有丝毫关系  还请王爷明察  千万不要冤枉了王妃娘娘啊......”

    哪知  红豆抹着眼泪的一长串说辞  在看似被怒气冲昏了头脑的风轻硕眼中  却成了一番狡辩

    “本王可有说过  那香炉有问題  ”风轻硕‘哼’的一声冷笑  “做贼心虚么  沒想到这么快  你就不打自招了  ”压低声音说着  怒火灼烧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让屋内的空气都瞬间变得窒息般压抑

    这一刻  清灵终于见识到了风轻硕那传说中的狠绝与冷魇

    面前的男人那原本俊美的清贵容颜  此时  完全就像一个见到血腥就闪现着狂暴的鬼君面孔  什么风流邪魅  什么温雅和煦  都与此刻  沾不上半点关系

    “哼  看來又是个一心护主的忠实奴才  既然你也认了是你的过错  那本王  也沒什么理由不信......”风轻硕微眯着能将人活生生吞沒的峭寒眸子  用低得仿佛从嗓子里一点点挤出來的声音  慢悠悠说着  那似乎要将人凌迟处死般的目光  却一动不动的盯进清灵的瞳孔深处  就像要直直挖向她的内心底层

    清灵心底寒颤

    这样的风轻硕  是她不曾想到  更不曾见到过的  那种仿佛从灵魂深处喷涌而出的冰寒杀气  就连她这个曾经百战  穿过枪林弹雨的人  都有一瞬间的怔忪与惊颤

    “來人  拉下去杖毙  ”

    “慢着  ”清灵终于开口  清寒的声线中冷历徒增

    风轻硕赤怒的眸底  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意  带着隐隐的邪肆和成竹在的算计:“怎么  王妃还有话说  ”

    “呵  加之罪何患无辞  本宫的丫鬟心单纯  是心急了  可不也是王爷你有意的引导么  王爷的意图如此明显  本宫又怎好继续熟视无睹  置之不理    只是本宫很好奇  王爷是凭着什么就确定了  是本宫毒害了侧妃娘娘呢  ”清灵神色悠悠的说着  目光扫向在上昏迷着的梦晓晓

    “就凭那香炉和香料都是你给的  凭这毒是你们西国皇室的  难道  还不够  ”风轻硕双眸微微一眯  低沉着嗓音说着  心中却痛意潺潺  这就是所谓的冷血无心么  既然你这么轻易就看出了我的意图  为何就是  这么久  都看不到我的苦心    难道  就真像他们说的  你这样的女人  心中沒有意  有的  只是权衡利弊  只是算计

    清灵也是在这时才忽然发现  今风轻硕的声音  与以往不同  是一种狠狠压抑着口的低沉  带着些隐隐的暗哑

    清灵笑

    “够  如果王爷的目光只有如此长短  当然是够  ”

    “你沒资格指责本王  ”

    “不是指责  是事实  ”

    风轻硕却一声冷‘嗤’:“还不拖下去  ”看着站在边上准备去拉红豆的侍卫冷吼道

    “谁敢  ”

    清灵沒想到  今的风轻硕竟完全不顾她的暗示  根本沒有一点儿像以往一样  与她演戏的样子  那神色举动  是十足十的真实绪  若她再这样以坐壁上观的心态  自认为他也看得出这是个多么显而易见的圈设计  只怕  她是真的傻了  很明显  今的风轻硕  对她  是有了真的怀疑  虽然  他们一直都在合作的同时  也相互猜疑  相互揣摩着对方的底线  可从來沒有  摆在明面上  表现得如此开诚布公

    这一刻的风轻硕  也是让清灵近來一直烦躁的心  多少凉淡了些

    清灵挡在红豆前  看向风轻硕的眸光变得寒凉:“既然王爷如此独断  那本宫就也不多费口舌了  本宫的丫鬟犯了错  本宫理应也是要有连带责任  王爷要罚  就一起來吧  ”无惧无畏的目光视着风轻硕的眼底  这样以退为进的手段  是她此刻唯一的选择

    只是她却从不曾想  这个突然上头的负气似的念头  她怀揣着的  是个什么心理  她所依仗的  又是些什么

    不曾想  如果一个男人对你连心都沒有  对于你的安危喜怒  他又谈何在意

    不是在意  只是各有所图而已  这  便是清灵向來的理解

    风轻硕不知  眼前的女人此刻也是在赌  赌他的心  到底还可以寡薄到什么程度

    只见他轻嘲一笑  泛红的俊眸中闪过些讥讽:“本王的妃  不得不说  你...着实太高看自己了  ”张口说出的  就是能将有心人伤得体无完肤的狠话  他也想看看  这些让他想到都觉得心底鲜血潺潺的话  听在她耳中  是否也会像刀子一样  割伤她的心

    清灵口一紧  不自主的抽痛让她憋着一口气在喉间  半晌都不能下咽  因为一下咽  她就会感觉到清晰的闷疼  她不愿去多想这样的感觉代表了什么  只是一味的告诉自己  纵然是冷血的恶魔  被自己的同伴背弃了  心里  也该是有些难受的  这  都是人之常

    “留下解药  送王妃去王府监牢  沒有本王的命令  任何人不得前去探望  ”风轻硕凝视着清灵平静无波的清凉双眸  前一句是对她  后面的是对候在一旁的侍卫  一字一顿  声线寒沉的说着

    此刻  他终于承认  他这么多的寝食难安、心痛难眠  究竟是多么得自作多  多么得可笑  是这个女人  用卑鄙的手段  惑得他拿出了被冰冷黑暗封存了多年的真心与  却在他沉陷深沦的时刻  弃之如敝屣

    纵然有一天  毒会解  会散  可这痛呢  这伤呢  这可都是他体的每一寸肌肤最真切的体验  这痛到撕心裂肺无法呼吸的感觉  他想  会刻骨铭心一辈子  也会让他从此  对却步  对绝望......

    隐隐  他真尝到了恨的滋味

    对  就是恨

    恨她的平静  恨她的清冷  恨她在搅乱了他的心湖后  还能无动于衷  恨她  在牵绊住他的真心后  还能冷眼无......

    此刻  在被蚀骨的相思与挣扎折磨了几的风轻硕终于承认  对眼前这个薄的女人  他  动心了  他不想再去想这是不是毒药的作用  他只知道  那种想让他活生生将自己的心扯出体外  捧去给她看看的冲动  真真实实  正折磨在他上  让他全每一个毛孔都能感觉到窒息的痛楚......

    清灵凉凉的看着风轻硕眼中如滔天巨浪般  不停旋转的绪  心中以为  他是在为那躺在上的挚红颜心痛愤怒  忌恨她  冷薄一笑  掩下眼底一闪而过的凄痛  淡淡开口:“本宫沒有解药  ”

    “沒有  ”风轻硕眯眼反问  随即轻嘲冷笑  移开放在清灵脸上的视线:“那就去牢里待着吧  什么时候有了  你就什么时候出來  ”说着  终于转脸  将目光投在了上梦晓晓的脸上

    只有他自己知道  多看那双清淡的眼  那张漠然的脸一眼  他的心  都要承受多大的苦痛  有沒有解药都无所谓  他只想  让她快点离开这里  此时的他  真的  不想再看到她......

    侍卫上前  神色有些为难  虽然此时的清灵是个罪妃  可也是王爷的女人  还是近來最宠的女人  他们谁也不敢有丝毫的逾越之举  就那么站着  似是盼着清灵不要为难他们  或者  等着风轻硕再次下令  他们不得已才会有所举动

    “带路吧  本宫自己走  ”清灵得僵直  微扬着下巴  说着  最后冷冷瞥了风轻硕一眼  沒有丝毫迟疑与留恋  转  向外走去

    红豆看着眼前的况  也不敢多说什么  起  快步跟上  她知道是她的大意连累了王妃  刚才她本想再求王爷只惩罚她就好  却看到了王妃制止的眼神  自是明白  她不过一个小小的婢女  在这样的况下  就算是据理力争  也不一定讨得了好  只怕还会给王妃惹來更大的麻烦  所以如今  她能做的  就是时刻跟随着王妃  有难同当

    直到门外的脚步声走远  风轻硕才再次缓缓回过头去  望向空无一人的门口  帘卷西风  带着些散漫悠远的眼神中痛色翻涌......

    边的地上  早已被惊吓得子都有些瘫软的御医  终于试探着开口:“王爷...下官......”

    “出去  ”低沉得几乎都听不太清的两个字  却让跪在地上的御医如获大赦  手忙脚乱的抱起药箱  狼狈的跑出门外(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