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协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清灵暗吸口气  无语

    她真的无法想象  这会是当初  绑架过她的那个冷静睿智  满眼英气冷凝的紫衣女子  这差距......真让她怀疑

    “说你们今天來的目的吧  本宫  沒心跟你们在这儿打哈哈  ”清灵淡淡说着  神色慵懒的小小打了个哈欠

    “哎  小侄女儿这是不乐意陪着姑姑玩了呢  连王妃娘娘的架子都摆出來了呢  ”小狐狸撇嘴  嘟囔着

    只是  站在她边的男人  邪肆俊朗的脸上却明显有了不悦  望向清灵的眼神也多了有些凌厉  因着小狐狸遮遮掩掩的轻扯  才沒有发出火來

    “好吧  既然侄女儿心不好  姑姑我也就不在这儿秀恩刺激你了  ”小狐狸扑闪着明亮亮的大眼睛  说着  已经收起了脸上嘻嘻哈哈的神色  终于  隐隐让清灵看到了些那紫衣女子的气场

    “这回总该信了吧  ”变得清冷的声音中  带着上位者一贯该有的干练与威严  哪还有半点狐狸的特色

    清灵看着她  不语

    “沒关系  你可以暂且不叫我姑姑  我会给你时间适应的  我就是楚宇凤  你应该知道  至于他......”抬手搭上那男人的胳膊  “我的夫君  也是紫衣门的门主  南宫镜  ”

    南宫镜

    清灵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在那个男人上  淡淡打量  脑海中  迅速翻找着整个苍州大陆  她所了解的那些名人的信息  只是  沒有一个相符

    难道是个隐匿的高人  怪不得这十几年  从未有人挖出他的真面目來

    “怎么样  姑姑够有诚意了吧    第一次见面  就给了你我的所有家当  带二次见面  又出卖了我最的男人  你要是还不信我  那我可就......”俏脸上又换上了她最初的柔模样  可怜兮兮的看着清灵  博同  收买人心

    清灵心底长叹  可真是块做间谍的好材料啊  这模样  装什么  像什么  唯独不像的  就是杀手

    沉默着  不说信  也不说不信

    半晌  才开口:“你不是去西国了么  可有找到什么  ”

    楚宇凤见清灵直接转入了正題  便也正色道:“很遗憾  沒有  我去的目的  就是为了找上一任圣女  也就是你母亲的画像  可我潜进了西国皇宫和曾经圣女居住的圣  还有长老坛  都沒有找到丝毫痕迹  ”

    说着  看着清灵一派淡然的绪:“你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了  对么  ”

    “恩  西国皇室皆知的事  西国圣女一旦归天  生前的一切都要随其一并火葬  就连我  都沒见过我母亲的画像  ”清灵说着  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哦  不是说那块玉佩  就是你母亲给你的么  ”楚宇凤眉眼微挑  注视着清灵的眼睛

    清灵看着楚宇凤  轻声‘哼’的一笑:“你们应该也调查过了  我也是在五岁时  才被带进了西国皇宫  而那玉佩  也是在那之前养我的人  留给的纪念  ”

    楚宇凤皱眉  也想得明白其中的缘由  很显然  要是西国皇室早知道那块玉佩是曾经圣女的东西  想必  也不会让清灵戴到今

    只是  她还是不免多疑了片刻

    毕竟  她也知道  在清灵的上  一开始  她就有些鲁莽  当时仅凭着一块玉佩  和心中那么点莫名其妙的亲近  就将自己的份暴露了出來  这对于行走江湖多年的她而言  真是一个大忌  要知道  剿灭紫衣门  可是苍州大陆五国皇室都有的私心  如果这真是人家的一个计策  只怕  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她的夫君是真心她疼她  也理解她这么多年來心中背负着仇恨的苦楚  沒有怪她  还要亲自帮她

    其实  不论这海兰清灵真的是她哥哥遗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女儿  还是他人别有用心的设计  他们都已决定  顺着这条线  赌一把  也搏一把  是真  那自然最好  若是假  他们便当是敌深入  或许  这就是揭开他们楚家冤案黑幕的一个机会

    楚宇凤脸上的绪稍稍有些冷凝  沉默片刻  又扬起那抹水灵无害的笑:“把你的真容  给我这个做姑姑的看看  总可以吧  ”这会儿  她的眼底总算闪出了些符合她年龄的祥和

    清灵淡笑  随即抬手  从耳际处  轻轻揭掉那张因卸去了法力  已经变得干瘪苍白的假面

    “啊  ”楚宇凤倒抽一口凉气  低呼出声  惊讶得抬手捂上了嘴巴

    像  真的是太像了

    这样的容貌  除了亲姐妹亲母女  她实在再想不出其他任何的解释  心中之前的怀疑  不觉  又少了几分

    “我也不指望你们  一定要百分之百的相信我  毕竟  连我自己  都不清楚自己的世  但是  我希望  在这件事上  我们能够精诚合作  因为  至少目前  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看着神色复杂的楚宇凤  和眸色幽深的南宫镜  清灵说着  脸色淡然  眼神  却无比认真

    “好  从今天起  关于此事的任何消息  紫衣门都会无偿提供给你  当然  我们也不干涉你  你只需要  按照你的计划去查就好  我们会尽全力配合你  毕竟  我们查了这么多年都沒有太大的进展  主导权给你  也是想换一种思路  也许  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楚宇凤与南宫镜交换了一个眼神  郑重地说道

    “恩  我同意  ”清灵点头应了  不管对面的人出于什么原因或目的  总之  这也是她最想要的结果  她现在缺的  就是信息的來源和能配合她的人手

    达成协议后  双方都交流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对方如何  清灵承认  她  是存了些私心  关于风轻硕的私心

    在南宫镜的口中  她得知了许多  十五年前关于神风帝和静贵妃的事迹  只是  这其中  跟风轻硕沾上边的  好像真的不多

    十五年前  静贵妃嫁入神风国已有十年之余  却依然宠冠后宫  就像风轻硕说的  她好像对谁都是一副我行我素的冰冷模样  哪怕是宠她上天的皇上  或是她的亲生儿子  都不例外  也都得不到她的半分

    可偏偏  皇帝就是对她迷恋得紧  甚至曾有一度  动了废皇后而改立她的心思  哪知  她竟然当场就与皇上翻了脸  大义凛然的求一死  也不做皇后  最后  皇上不但沒有怪罪她  反而好言相劝  哄好了她  自那往后  对她更是恩宠有加  坚信不疑  不是皇后  享受的礼遇  却胜似皇后

    而她  无论得到多少荣耀  却好像都改不了那冰冷的子  后宫之中  人不犯他  她也从不找别人的麻烦  不争宠  不在意皇上如何对待其他的女人  到她那儿  她便接待  不到她那儿  她也不闻不问

    至于对风轻硕  就更是冷漠到了淡漠的程度  仿佛就是个无关痛痒的陌生人  不听  不看  不见  似乎也不想

    十多年  就那么过來的  直到十五年前的宫变发生  皇帝在当时中毒昏迷  醒來后  凶险过了  乱臣也被诛了  而皇帝的格  却从那以后大变了

    皇帝不再像往常一样迷恋酒色  更确切的说  是酒偶尔喝  女色  却再也不碰了  还下旨  宫中不再新进女人  原有的女人  按照曾经的待遇  安度到老便可  甚至  似是为了杀一儆百  竟将两个耍手段  试图勾引他的妃嫔直接午门斩首  从那往后  后宫便一片风平浪静

    至于静贵妃  还是享有着以往的尊荣  皇上也是常去她那儿走动  十五年來  在其他妃嫔的眼里  她  就是皇上唯一的女人  甚至  人人心中暗猜  皇上这样的举措  根本就是为了博得静贵妃的欢心  实现她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其实  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  她  跟后宫其他守活寡的女人  也沒什么区别

    清灵听着南宫镜说的  脑子里闪现的  却是静贵妃两次见她时  超乎寻常的亲切与  她自然相信  南宫镜的消息  比任何传言都要真实

    心中不得不佩服  她的这位姑姑兼婆婆  绝对是个后宫女人中的奇葩  她  简直颠覆了所有后宫女人的思想常规与手段标准  也难怪  会将一个皇帝迷惑得神魂颠倒

    只是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位静贵妃  倒真是越來越让人感兴趣了呢

    “静贵妃手怎么样  ”清灵思衬着  看似随意的淡声问道

    “青尊初阶  在后宫妃嫔中算是数一的  ”楚宇凤回道  手指捏着桌上的茶杯一圈一圈转着

    清灵垂眸  不语

    还真不简单啊  竟然连紫衣门的暗探  都沒有发现她的真实级别  掩藏得  该是多好

    所谓枪打出头鸟  静贵妃能在宫中那样风光无限的活到今  想也知道  靠的  绝不仅仅是皇帝的恩宠和她聪明的头脑  许多时候  武力  才是解决问題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