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绝处逢生的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次一大早  天还昏昏亮  清灵就自然醒的睁开了眼  翻坐起  盘腿打坐  晨练起來  尽管昨晚的睡眠不过三四个小时  此时的她  却沒有半点倦意  就连她那早起赖的小毛病也好像不治而愈了  对此  清灵心中不由想起了前世那老顽童教育她时的口头禅:“心上无事瞌睡多  ”

    的确  还真是这个理儿

    其实  清灵心中一直是有意无意惦记着风轻硕的体的  可就是不知道她是在跟谁默默较着劲儿  总是在那个名字快到嘴边时  就是嘴硬得问不出來

    不过也好  似乎老天也不忍心让她为难  这不  她不问人家  人家就自个儿问上來了

    刚吃过早餐  就见红豆急匆匆跑进门來

    “娘娘  娘娘  不好了  王爷病了  听说还病得很重  都卧不起了  ”红豆喘着粗气儿  紧张的说着

    清灵暗抽嘴角

    这男人也真够矫  不就是虚弱了点么  顶多躺两天  补补不就好了  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  搞得好像他真的病入膏肓了似的么

    嘀咕着  慢悠悠放下手中的茶杯  也不抬头  不咸不淡的开口:“所以呢  ”

    “额......所以  ”红豆一时沒跟上清灵的思路  懵住了  半晌  才半回过神來  眨巴着眼睛  憨憨道:“所以王爷传话过來  要王妃过去侍病......”

    “哦  ”清灵淡淡应着  心想  看來那家伙已经醒过來了  体力倒是不错  她还以为至少要到中午才会有动静呢

    想想  那男人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连她都给瞒过了  她还一直以为他也只是个蓝尊  昨晚才发现  原來人家早就到达了紫尊高阶  的确是够厉害的

    不过也对  年纪轻轻的  要不然  怎么能被称为神风国的天才王爷呢

    “娘娘...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  ”红豆心中暗自以为清灵肯定在为王爷昨晚睡院的事闹绪  此时等了这么大工夫都还不见王妃表态  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所以  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

    清灵很刻意的勾了勾嘴角  扬头  吐出一个字:“去  ”站起  向着梳妆台走去

    “过來  给本宫梳妆打扮  本宫这就去好好伺候咱们王爷  ”说着  已经自个儿拿起了翡翠簪子  照着镜子在头上比划着

    红豆见状  立马跑过去  接过清灵手中的簪子:“來來來  娘娘  我给你弄就行  你好好坐着  ”说着  已将清灵轻按在了椅子上  利落的动起手來

    清灵浅笑  眼底有一丝无奈的宠溺

    这丫头  难道还怕她再次把自己扎到不成    她怎么说也是个练家子  有那么笨么

    某人自负的想着着  完全忘了  几天前  就是她这个练家子  连别个簪子  都将自己的脑袋上扎出个小口子來

    竹园

    清爽的晨风拂动着翠绿密集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满园都是淡雅的竹香  放眼望去  开阔的园中  假山流水青竹  再沒有一丝多余的颜色  素净  明朗  却丝毫不显刻板

    这里  就是风轻硕就寝的地方  是整个硕王府除了书房  第二个素雅严谨的地方

    园子很大  园中的人却不多  除了有数那两个伺候风轻硕起居的小丫鬟  其他出入的影  都是男人

    就在昨晚风轻硕的况完全稳定的时候  花仞千紫就将他带回了竹园  竟是常住的地方  伺候起來也更方便些

    “感觉怎么样  有沒有恢复一点  ”千紫看着躺在上的风轻硕已经渐渐收起气息  站起  关切的问

    “好多了  这次虽然很痛  但时间却比以往都要短得多  要不然  只怕真剩半口气了  ”风轻硕低低的说着  沉沉的嗓音还带着明显的虚弱

    “是啊  我也沒想到这次会这么快过去  本來昨晚  我们都已经束手无策了......”千紫叹息着说  想想昨晚的景  还都觉得心悸

    风轻硕轻闭着眼  咽了咽嗓子  沒有说话

    千紫坐在前的椅子上  抬手揉捏着眉心  脸上是浓浓的疲惫与担忧:“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这回的况真的不是前几次可以相比的  不敢想象  下次......”

    “这次的痛苦好像与以前都有所不同.”风轻硕闭着眼  轻声说着

    “怎么不同  ”千紫立马抬眸盯上风轻硕有些苍白的俊脸

    “这次  我感觉那痛苦是移动的  就像活的一样  在体各处乱窜  它所到之处  就像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咆哮撕咬  痛得人直想把体的那一部分立马狠狠撕裂出去......”风轻硕描述着  疲惫的眉心轻跳  似是又感受到了那无法言喻的痛苦

    “怪不得你昨晚痛得满地打滚  原來  不仅仅是以前  那样只有心口疼了  ”花仞思衬着  喃喃说道

    “连师父都不能确定的东西  这天下  又还有几个人能除得了呢......”风轻硕似是在叹息  叹息中带着些绝望的意味

    “不  硕  肯定有办法的  这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  既然有这东西存在  必然也就有治得了它的东西  只是这东西很稀罕  师父暂且还沒找到而已  放心  都十多年了  相信再用不了多久的  ”千紫心里早已担忧的喘不过气來  嘴上  却还是乐观的劝说着风轻硕

    风轻硕轻笑出声:“千紫  我又不是女人  会绝望得哭哭啼啼去等死  不用这么安慰我  给我宽心  你知道的  我是什么样的人  只要有一丝希望  我都会坚持到最后  ”

    千紫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罗嗦  略显宽慰的一笑:“是我多想了  也是  我怎么就忘了  你向來都是绝处逢生的命  ”

    风轻硕不语  平静苍白的脸上神色渐渐变得清冷  漠然

    这种心平气和的温馨模样  也就只有他们这几个多少年來生死相随的兄弟间  偶尔才有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來  一个清冷淡漠的嗓音已经在门口缓缓响起:“谁说女人绝望就得哭哭啼啼的等死    ”

    千紫转头  一抹雪白清亮的倩丽影已经站在屋内  映入他们的瞳仁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