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成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清灵所在的雅间  正在风轻硕的斜对面  中间  只隔了个墙角  所以  风轻硕能听到的  清灵也听得一字不差

    此刻  耳闻着街上哭爹喊娘凄厉的动静  清灵可以想象  那个场面该是有多么凄惨  这  就是从口而出的祸  沒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的同  本就少得可怜

    只是  脑子里不由又回响起刚才的疑问

    又是一个十五年前

    不过  却也提醒了她  十五年前  丞相宫  将军造反  这样震惊宫闱的大事  皇帝  就是这一切变动的核心  又怎能置事外

    想到此  神风帝那张尊贵祥和的面孔不由浮现在清灵眼前  她自然不信  一个手握皇权的封建帝王  真如他面上的那样亲和易处  但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让她实在无法也不愿将他定为一个得天下便诛功臣  狠辣险的帝王

    思衬着刚才那人暴露的言论  听他的话  算是宫里的老人了  大大小小的事  就算沒亲眼见过  但听过的  也肯定不少  所谓无风不起浪  帝王的秘辛  他既然敢那么说  必定就不是空來风

    想想  神风帝倒是的确子嗣不繁  一个太子  四位王爷  唯一的女儿  就是最小的婉月公主  刚好十五岁  如此算來  这十五年來  的确是再沒有子嗣出生  不过  这倒也说得过去  毕竟这深宫大院  无处不是暗藏杀机  许多时候  后宫嫔妃  怀上容易  生下來却难

    只是  这十五年來不招秀女  不纳新妃  又是什么

    皇帝的后宫  说白了  就是皇帝的半壁江山  那些个能在宫中有一席之地稳立脚跟的女人  哪个背后沒有强硬的权势撑着    哪个不是世族阀门的代表

    对皇帝而言  纳妃  于公  是他进一步笼络集中权力的手段  于私  在这个年代  也算是作为一个男人  尽享齐人之福的荣耀

    十五年前的神风帝  不过二十七八岁  正值壮年  在公在私  都沒有拒绝纳妃的理由  况且  据她了解  在那次宫变之前的神风帝  可是个想要江山美人兼得的主儿  不算是昏君  却也是个风流好色人品一通毛病的明君  难道  一次政变  就让他觉醒得这么彻底  以至于连子也转了

    想到转  清灵不由联想到自己上  记得风轻硕给她讲过的  那个由神风帝提出的类似科举的制度  让她心头不由一跳  难道  这皇帝也恰好在十五年前被借尸还魂了

    亲经历了一次曾经认为不可思议的生死轮回  不免让清灵如今思考问題的逻辑也变得有些天马行空

    只是  想归想  最终还是果断的摇了摇头  毕竟穿越这样的稀奇事儿  可不是谁都那么有德  能够遇得上

    那样相似的政策  也许只是顺应时代的发展  人家突发奇想地就提出了  只是跟她的到來赶巧了而已

    再说  在这个时空这么些子  她也并沒有遇到任何有现代迹象的东西  也许  真的是她想多了

    一阵突如其來的欢呼拉回了清灵的思绪  起  推开窗  入眼便是漫天花雨中美人轻纱罗裙仙子下凡般轻盈降落的唯美出场

    空灵悠扬的琴音萦绕在醉楼这奢华阁宇的每一个角落  美人衣袂飘飘  踏歌起舞  柔软似弱柳扶风的纤细腰肢如入水的美人鱼般妖娆轻转  每一个看似俏含羞的如水眼波  实则却是勾人心魄的媚魇毒咒  动着那些痴狂的男人们最后一根颤抖的心弦  引着他们道貌岸然的表皮下所包藏着的最原始的丑陋蠢蠢动......

    清灵敛眸  视线淡淡划过那些已经被蛊惑得心神癫狂的文人客  眼底划过一抹轻嘲

    隔壁的雅间  花仞听着下属的耳语  淡淡点头  之后  看着风轻硕道:“就在我们左手边  ”

    风轻硕神色不动  隔着依然紧闭的窗户瞥了眼左边的方向  刚刚  他已经听到了隔壁开窗的声音

    “打开  ”

    冷冷两个字  站在一旁的肖锋已经利落的推开了窗户  霎时  大厅中灼的气氛迎面扑來

    像是商量好了般  几乎同时  三楼其他还闭着的窗户也一并  应声而开

    清灵承接着那几道不加丝毫掩饰向她直而來的锐利目光  淡淡抬眼  回视上对面那双满含威压的幽深俊眸  不避不闪

    这个人  清灵自然认识  太子风轻扬

    风轻扬注视着清灵波澜不惊的绝美容颜  心中惊诧与欣喜共存  那是一种王者的较量  也是一种英雄的惺惺相惜

    他猜不出这个美得不似真人的男子究竟是何份  但也不得不承认  他的容颜  让人留神  他的霸气  却让人不住留心  他那一内敛的锋芒  绝不输于他这一袭皇家的贵气  甚至于  他那份灼灼外放超脱  是久居高位的他永远所不能练就的

    清灵无视风轻扬眼中那求贤若渴的神色  对他回以淡然一笑  眸光轻转  扫一圈同层楼上此刻大开的窗口  视线经过风轻硕的脸上  略微一顿  才漫不经心的收回

    此刻的清灵算是有些明白  今这比试  花魁是只饵  钓的  就是那些有志之士  只是  尽管如此  风轻硕的表现还是让她心头有种按耐不住的烦躁

    呵  她记得  梦晓晓  可就是这儿走出去的呢

    暗瞧着风轻硕此刻那副两眼发直  恨不得直接栽个跟头掉下去贴那女人上的德行  清灵暗咒  果然是个衣冠禽兽  平在府上装出那副一本正经  见到莺莺燕燕就心烦的模样  敢就只是做给她一个人看得

    清灵心中冷笑

    至于么    他这种对女人宁折不弯的男人  肯这样委屈自己  该是在她上埋下了多深的算计

    暗暗长吸口气  忽视掉口那抹隐隐的闷疼

    无所谓......

    无所谓......

    他们本就是讲好了条约的名义夫妻  本就是相互利用的合作伙伴  他做什么  都与她无关  这里不是现代  男人光明正大找小三是天经地义的事  她  沒什么可丢脸的

    不必计较......

    更不必放在心上......

    清灵在心底默默明确她的态度  坚定她的原则

    眼角的余光却不由自主的留意着风轻硕的

    他  想要女人是么

    好  看在他这段时间为了迷惑她  就算是演戏也能演得那么能屈能伸的份儿上  她  就成全他一回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