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宛妃中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风轻硕一下朝就见到了和硕宫的安公公。

    一路风风火火的赶来,直到亲眼看见那抹让他牵肠挂肚的影,才在心底长出口气。

    虽然是去见自己的母妃,他还是总有些放不下心。

    毕竟,在他的记忆中,母妃并不和善。

    上次,不过是个偶然。

    “哇!二哥来了!”

    婉月一见风轻硕就激动了起来,蹦跳着挂在风轻硕肩上。

    风轻硕收回落在清灵上的视线,宠溺的笑着,摸摸婉月的头。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二哥说一声。”

    “昨天。就想着今去找二哥呢!我还要指望着二哥解救我呢!”

    婉月晃着风轻硕的胳膊,撒道。

    “解救?”

    风轻硕看一眼清灵。

    “解救你什么?”

    “哼!还问!二哥,竟然连你也不关心我!”

    婉月一甩头,撅嘴抱怨道,眼底瞬间泛红。

    风轻硕挑眉,望向清灵,似是在询问。

    清灵耸耸肩,摇头。

    看着小丫头气鼓鼓的委屈模样,风轻硕大概猜到了方向。

    “还在生父皇的气?”试探着问道。

    “哼!你们都是骗子!连父皇也是骗子!”

    婉月带着哭腔瘪嘴说着。

    “说好了要让我自己做主的,可到头来还是连问都不问我的意见,就替我做了主。二哥...我不想嫁给那个男人,你帮帮我好不好,帮我求求父皇,不要让我嫁给那个男人...好不好......”

    豆大的眼泪珠子顺着脸颊滑下,砸在了风轻硕的锦缎衣袖上。

    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让清灵都不心头一酸。

    “婉月,别哭,乖,二哥给你想想办法,会没事儿的,听话,别哭了。”

    风轻硕心疼极了妹妹掉眼泪的模样,抬手揽着婉月,轻声安慰着。

    那亲切温柔的神,让清灵不由又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会有办法吗?”

    婉月抬起泪迹斑斑的小脸,抽泣着问。

    “会的!二哥一定会说服父皇的!”

    风轻硕坚定的保证。

    瞬间,就见婉月的脸上扬起了甜甜的笑意。

    “二哥你真好!你比我哥都好!”

    “是吗?!我这个亲哥当得可真失败!连亲妹妹都嫌弃我了呢!”

    如风般和煦的嗓音传来,一个俊美如玉,淡雅如风的男子搀着一位气若幽兰的中年女子缓缓走来。

    这两位,清灵认得,钰王风轻钰,宛妃安静婉。

    “哥?母妃?”

    婉月放开风轻硕的胳膊,迎上前去。

    “儿臣给母妃请安。”

    风轻钰也对着风轻硕和清灵淡笑点头。

    “二哥,二嫂。”

    “起来吧婉月,母妃就知道你又来胡搅蛮缠你二哥了。”

    宛妃淡淡开口,语气中有几分嗔怪。

    抬头看向风轻硕和清灵,眼中有些歉意。

    “见过宛妃娘娘。”

    “清灵见过宛妃娘娘。”

    两人也上前,稍稍行礼。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是婉月这孩子不懂事,老是给硕儿找麻烦。”

    宛妃说着,打量着清灵,眼中笑意慈祥。

    “哼!既然母妃和哥哥都不管我,我只能找二哥帮我了。”

    婉月撅嘴嘟囔着,声音里满是委屈。

    “哎!你这孩子!你怎么就不理解你父皇的苦心呢!咳咳咳...”

    “母妃!你别急,有话慢慢说。”风轻钰轻抚着宛妃的背,为她顺着气,神色有些淡淡的担忧。

    婉月也一惊,急忙握住母妃的手,搀扶着。

    “宛妃娘娘,感觉怎么样?你这好像不是受了风寒的症状。”

    清灵略带关心的问着,伸手搭在了宛妃的腕上。

    若是换了其他人,她今未必管这个闲事。

    但这几个人,她看着是打心眼儿里觉得喜欢,甚至,宛妃给她的感觉,比静贵妃都要亲切。

    几人看着清灵的举动均是一愣。

    风轻硕已经见识过她给肖锋解毒的本事,还算淡定,风轻钰却眸光微闪,看着清灵的眼中瞬间又多了几分异样的色彩。

    “二嫂,你还会看病?”

    婉月瞪大着眼睛,有些崇拜的看着清灵。

    要知道,在苍州大陆,从事医者行业的并不多见,原因无他,就是在这个比较尚武的世界,人们都更愿随大流,把大多的时间花在斗气晋级上,而不愿从事这种出人头地更加渺茫的行当。

    所以,医者少,称得上妙手回的医者更是凤毛麟角。

    这也是为何在见识了清灵的医术后,花仞千紫立马对她敬重三分的原因。

    清灵也不多言,点点头,“懂些皮毛。”

    婉月眨眨眼,伸了伸舌头,她再单纯也听得明白,二嫂这是在谦虚呢!

    清灵测探着宛妃的脉象,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清冷,微皱眉心,淡淡问:“宛妃娘娘可是曾服用过离心花?”

    宛妃微微愣神,随即点头,“服过,那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几年前?”清灵问,表已经变得严肃。

    宛妃眉心微跳,似是还不太适应清灵的神色。

    风轻钰早就注意到了清灵眼中的那抹凝重,对她此时的态度也已不甚在意,只想快点知道母妃的病,轻拍了拍宛妃的肩膀,“母妃,你尽管如实告诉二嫂,说不定会有办法将这病给根治了呢!”

    “是啊!母妃,你就放心说吧!二嫂人可好了呢!”

    婉月也加入安抚的行列,嘴巴甜甜的劝说道。

    “十五年前。”

    清灵只觉心头咚的一跳,清楚的感受到,紧挨着她后的风轻硕呼吸也是明显一乱。

    真是个敏感的时间啊!

    这些子,她都快被这个数字搅和得魔怔了!

    暗吸口气,很快理了理自己的绪。

    “那个时候,正怀着婉月公主,是吗?”

    宛妃看着清灵,眼神平静,点了点头。

    清灵拉过婉月的手腕,摸了摸,淡漠的脸上让人看不出什么绪。

    “为何要用离心花?”

    宛妃眼神一怔,柔的脸上终于露出些淡然意外的神色,抿了抿唇,垂敛着双眸,有些闪躲的意味。

    清灵眸光淡淡,似是心中早已明白其中的缘由,转头看向风轻硕,“王爷,你跟钰王爷先去那边等一会儿。”

    清冷的话语,没有一丝恭维,更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风轻硕脸色一僵,不等他反应完全,清灵已经转头再次投入在了为宛妃的诊断中。

    斜睨着如此不给他面子的女人,风轻硕顿时青黑了俊脸,嘴角抽搐着,暗暗磨牙,可最终,还是战胜了他那骄傲自尊的心魔,冷冷转向着一边走去。

    风轻钰看着自己冷血霸道的二哥这罕见憋屈模样,强忍着隐隐的笑意,跟着走到一边。

    婉月大睁杏眼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樱桃小嘴早已张成了o型,心中又惊又喜,对清灵的崇拜立马又更上一层。

    “宛妃娘娘,这会儿说吧。”

    清灵开口,拉回了眼前二人被惊到半空的神志。

    此时的宛妃看着清灵,眼神已经坦然了不少。

    “那时候本宫刚刚怀孕,可是,却一直荣宠不衰,本宫向来就体不好,御医也说了,孕期不该侍寝。可偏偏,那些子皇上却都来碧霄宫,都要留宿。本宫借口子不适推拒过几次,可又怕推拒久了会惹皇上不悦,最后,便也就应了。”

    “哪知,皇上似乎一点也不体谅本宫有孕在的辛苦,每次总是......”

    说着,话语中带着些心酸。

    “本宫既要照顾好腹中的胎儿,又要尽心服侍好皇上,时不久,就实在坚持不住了。可皇上,却没有丝毫改观,总是如狼似虎......”

    “当时的皇后待本宫还算不错,也给本宫找了许多补品调养子,可效果却并不明显,后来,有御医说离心花可以大补,尤其是房事亏空,效果比任何其他补药都要好。”

    “不出几,皇后就找来了离心花给本宫......”

    皇后?这事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清灵暗叹着。

    “那在后来生产的时候,娘娘可有出过什么意外?”

    宛妃眼神微眯,思绪有些飘远。

    “意外......本宫在生产的时候,发生了血崩,幸亏当时的静贵妃拿出了龙血梗,才救了本宫这一命,只是这病根儿,却是落到了现在......”

    “母妃......”婉月杏眼红红,伸手抱紧了宛妃的胳膊。

    “二嫂,你可有根治好母妃的办法么?”

    眼巴巴望着清灵,满脸期许。

    清灵淡淡点头。

    “治好倒是没问题,就是需要的时间,可能很长,毕竟,这毒已在体内十五年了。”

    “什么?毒?”

    宛妃看似也大吃一惊,连嘴唇都有些颤抖,望向的清灵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婉月也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等着清灵的答复。

    不远处的风轻钰一直都留意着这边的动静,似是看清了几人的神,此时,更是一溜烟就闪到了跟前。

    “二嫂,你说什么?什么毒?”

    满眼担忧,紧张的盯着清灵问道。

    “宛妃娘娘这不是病,是中毒。”

    “中毒......”

    风轻钰嘴里喃喃着,似是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什么毒?”

    宛妃毕竟是上了年岁的人,也许是见惯了这宫廷中的厮杀绝斗,倒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离心草的毒。”

    几人都眼眉一跳,显然不明白清灵的逻辑。

    “离心草是上好的补药没错,但是,若搭配上一味再普通不过的青田花,那可就是孕妇致命的毒药了。结局只有一个,血崩。”

    看着宛妃越发苍白的脸色,清灵并没有停下口中的解说。

    “龙血梗是唯一可以救治血崩的奇药,但是,若这血崩是离心花所致,在救治时,两者药一旦相溶,生成的,就是另一种慢剧毒......”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