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紫玉指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十五年前的我,也刚及笄,跟许多千金小姐一样,过着衣食无忧天真浪漫的少女生活,但比她们幸运的是我又一个妻如命的好爹爹,一生只有我娘一位夫人,所以,我和哥哥便幸免了其他大家族那些手足暗算姐妹相欺的悲剧。”

    “那时的爹爹刚及中年,却已自请退出朝堂,决定陪着娘亲安度余生。”

    “那时的哥哥二十三岁,风华正茂,却已是名扬天下威震四海的护国大将军。那一次,哥哥平定边疆凯旋回朝,我便黏在他边让他教我行军打战,最终,他拗不过我的任,便勉强应了。”

    微凉的秋风在这一刻突然大了一点,抚乱了紫衣女子额前的碎发,恍惚中,为她罩上了一层迷离的哀伤。

    “就在一次随哥哥去城外练兵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像仙女一样美丽的女子。艳丽灵动,高雅清纯,纵然是为女子的我,都被深深震撼,我知道,只那一眼,哥哥便已深深上了她。”

    长长一声轻叹,只听她接着道:“你不知道当时的我有多么开心,看到哥哥终于找到心之人,看到他小心翼翼呵护那女子的模样,我心中唯一的愿望,就是让那个仙女般的女子成为我将来的嫂子。就为了这个心愿,我决定亲自去一趟终南国,因为我听说终南国独有的姻缘花,百年一开,就在那年天含苞待放。传说,有人若得到盛开的姻缘花,便可结得三生姻缘,生生相惜相,至死不渝。所以,我便留下一封信,独自去终南国寻那传说中的姻缘花,想将它送给那位女子,请她做我嫂嫂。”

    “只是,当我捧着那姻缘花重新踏进长安城时,这里的一切却已物是人非……”

    清灵注视着紫衣女子那远远落在长安城楼上的沉痛目光,心中不隐隐阵痛。

    “当我回到将军府时,再也没有见到她,没有见到哥哥,也没有再见到爹爹和娘亲。昔的家已是一片破败清冷,只有那四处杂乱的血迹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一刻,我真的体会到了从天堂坠入地狱最底层的痛苦与绝望,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无处可归的孤魂野鬼,任由双脚支配着四处飘,直到我在浑浑噩噩中看到了那张贴在城墙上的布告时,已经麻木不仁的我,在那一刻,体的每一个缝隙都叫嚣着两个字——仇恨……”

    悠远的嗓音带着无尽的恨意,纵然已过去十多年,纵然依然那些人血债血偿,可那又如何,十五年前的那场劫难是她一生都无法走出的梦魇。

    只见她冷笑着,嘟囔着,“勾结丞相谋反……多么冠冕堂皇的罪名啊!可怜我楚家三代满门忠烈世世为他风家为这天下鞍前马后血战沙场……”

    看着眼前那在微风中略显萧瑟的纤瘦紫色影,这一刻,清灵心中蓦地一痛,悲伤无尽蔓延开来,连她自己都不知,这种不自从何而来。

    她知道,这是事实,只是没想到,曾经享誉苍州大陆的楚家将竟是这种结局。

    狡兔死,走狗烹又如何?多少儿郎血洒疆场视死如归所坚守的信仰,终是抵不过功高盖主这一点过错,满门抄斩不过是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让你万民唾弃青史除名才是帝王真正的策略……

    这样的桥段,是历史上多不胜数的戏码,与她无关,便不发表言论,可为何此时,心中却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愤懑。

    “楚家?神风国百年将门?”看着静默不语的紫衣女子,轻声问道。

    紫衣女子眼神微顿,随即嘲讽一笑,“百年将门……是啊!就是神风国的百年将门,我哥哥就是曾经的护国大将军,而你手中那块玉佩,就是我楚家的家传之物,也是楚家历代当家主母的凭证。”

    端详着手中的玉佩,清灵心中微惊,随即“嗤”笑一声,道:“家传之物?就这等货色?阁下不觉的有些寒碜吗!”说着,随意捻搓着手中的玉佩。

    “寒碜?”紫衣女子眸光一冷,“那只能说你太不识货!”

    “哦?难道它还有暗藏的价值?”

    清灵的问话即刻便招来了紫衣女子冰寒刺骨的扫视,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许久,才道:“哥哥当年早已将她视为相伴一生的挚,这东西作为信物,想必是早已送给了她……”

    微顿,似是想到些什么,抬眼看着清灵,“她叫浅雪,也是西国人。”

    清灵手指一顿,略微沉思,淡淡道:“你怀疑我娘?”

    事发生在十五年前,西国圣兰汀也恰是十五年前失踪,海兰清灵尽管是时隔五年后被西国皇室寻回宫中,可当年那谨慎严密的验她还是有所印象,口那圣女生来特有的雪莲胎记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证明海兰清灵并不是西国帝为形势所迫而找来的冒牌货,记忆中这玉佩也的确是兰汀留给海兰清灵的东西,昨晚那一幕就足以证明。

    她不知眼前紫衣女子为何对玉佩的来历如此肯定,也猜不出她所暗示的价值就是昨晚那一异象还是另有玄机,但这所有疑问的关键点就在于那个叫浅雪的西国女子到底是不是圣女兰汀。

    此时的两人,都揣摩着对方的心计,想设法引出彼此掩藏的秘密。

    片刻,紫衣女子轻笑一声,注视着清灵的双眼道:“你是想问,我为何如此确定这玉佩就是楚家的那块,是吧?”

    不等清灵回答,又接着道:“这就是其中的秘密所在,而这个秘密,只有楚家人知道。”

    看着与自己近距离对视的那副高深莫测的眼神,清灵淡然沉默。

    柔和的轻风带了些许波动,紫衣女子轻笑回头,漫过远处城楼的目光中闪过几分赞赏,“看来这小子还行,有点本事!”说着,已从怀中摸出个精致的小玩意儿,朝着清灵抛去。

    就见清灵轻一抬手便接在指尖,淡淡的蓝色荧光包裹着那小巧的玉环。

    “呵!伸手不错嘛!这天赋倒是有几分像我楚家人!”看着清灵的眼里多了几分暖意,“竟连西国那群神棍都给蒙了,道行还真不浅,之前算是小看你了!”说着,扫了眼向城门方向,“他也不知道吧!呵呵!不错!看起来这小子还蛮紧张你的,不过……”

    回视着清灵,语气一扫之前的戏谑,隐隐有两分郑重,“最是无帝王家,这样心怀天下的男人,注定不会属于任何一个女人。”清冷的话语中带着些微叹息,似是提醒,又似是劝慰。

    “好了!他来了,我也该走了!”挑眉扫了眼被清灵捏在指尖的紫玉指环,道:“这是紫衣门的信物,后若有什么需要,或者,你想到了什么,带着它去华楼,会有人接待你。”话落,紫影闪过,已不见踪迹。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