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狠手不过如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长生抚了抚自己的额头,那一顿板子可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君上的手段铁血,他可是沒那么多条命去砍的。

    “姐姐说得是。”说完规规矩矩的守在了门槛边,连头首都未曾再敢抬起來。小清细细的打量着刘长生,原本打趣的心思被他扰得全无,只得跟着守在了门边。

    青慧对面前的两人无言,缓缓的摇摇头。说到容色,刘疏妤不算是最为出众的,但,从她这个角度去瞧,那面容上头浮起來的傲然之姿,就连在君上的面前都未曾将之隐藏。她是刘疏妤,也只是刘疏妤。

    不管是不是(身shēn)为了高阶淑妃,刘疏妤都从來未曾变过。在这深浮的王宫之内,未曾变过的人,何其少,包括青慧自己,都多多少少的心思起了变化。

    回头,锦月居内(殿diàn)的门槛紧紧的闭合着,暗黑色的门沿边,一丝的言语都未有透出來。君上铁血无(情qíng),就连上得战场之前,都敢斩杀群臣。而这样一位原本薄(情qíng)的君上,如今却是对着他国的和亲公主动了(情qíng)。

    无论是她,还是小清,到现下才真正的明白。在沒有遇到最对的那个人之前,其他的人,不过是多余的过客罢了,而刘疏妤,却是君上遇到的,最对的那一个人。

    长空挽瑶,贤妃,江婉雪,喜常在,哪一个不是容色倾城。但容色再倾城又怎样,都是美人之下,这些容姿还有什么可看的地方呢?

    而刘疏妤不同,虽则她的容姿也算是上层,但沒有任何一个人,在君上的面前,都摆着傲然之色,就是这样,才会让君上的心思侧动。

    刘疏妤瞧得赵天齐步进了(殿diàn)内,(身shēn)后刘姓内侍将门顺手覆了上,(身shēn)着黑底墨袍的赵天齐朝着她的方向奔了两步,暖意袅袅,还掺杂了一些沉香的味道,清新如木,十分的静人心。

    “金丝明线的用处,倒是还有这样一种用处。本王却是沒有想到,(爱ài)妃对这金线还了如指掌。”(爱ài)妃。虽则说被赵天齐常唤作了(爱ài)妃,但每每听在了她的耳朵里,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打着颤抖。

    她立在(殿diàn)内中央,手指拢在了锦衫厚袖里,暖意在指尖上头弥漫,她轻然一笑,“金丝明线是我在书史上瞧着的,原想着也是寻不着,沒想到,黑市上头倒是畅销得很。墨戟,这一层,虽则说我是用來陷贤妃于井,但那总是于胎不利的东西。”

    眼余的皮子边沿,是赵天齐拇指间的玉扳指,“有时候,你的思绪真真是有些让我无法理解。”未称之为本王,又冠上我了。女子家的心思,男子原本就有一些不懂,更何况还是一介高位君王。

    “我便只是我罢了。來于北汉,归于北宋。”薄唇轻抿,从那一(日rì)知晓真相之(日rì)起,她与赵天齐之间的关联就有了微末的变化。

    从敌对到相濡以沫,往初她对赵天齐的恨意,就是赵天齐将所有的责难都加注在了她的(身shēn)上,但当她得知,赵天齐为的,不过是自己父王的被斩杀,才会让对方也跟着受此苦痛,北汉欠北宋的,早就已经是还不清了。

    如若是换成了她,不也是如此的么,得知全北汉被诛杀之时,她为的,不也是将赵天齐的整个江山就此颠覆么。

    两相同样(性xìng)子的人,心里所在意的,不过是心底下头,那微不足道的丝丝暖意罢了。寒风飒飒,他们,也只有这样相互取暖,才不会被那寒冽之意冰封。

    “罢了罢了,你口齿从來都是这般伶俐。金丝明线的事(情qíng)告一段落,本王便是强制下令,哪一家胆敢再生产此等物品,通通处于连坐之刑。”连坐之刑,同族之人都会跟着遭殃,只怕也唯有赵天齐这般铁血的手段,才会使得那些贪利小人收一些手。

    刘疏妤抿唇一笑,却是仔细的开了口,“我自知手段并不干净,但即使是如此,我的眼里瞧不进沙子,总归那是胎儿啊,他们还未有睁开眼瞧瞧这天色,就已经被人扭曲了(性xìng)命。”赵天齐细细的打量了刘疏妤的面色。

    手指抬起,落到了刘疏妤的肩上,“妤儿,我知道,我都知道。若不狠心一些,殒灭的人,便就是自己。”她埋首在了赵天齐的肩侧,微微闭了眼风。

    赵天齐能够坐上北宋的君王位,全靠着手段铁血,但谁又曾会知道,这高位风光的背后,便就是一片的冷凉。他所想要的,不过是母妃的那丝丝疼(爱ài)罢了。若不是母妃的偏(爱ài),他又何苦会亲手取掉自己亲生弟弟的(性xìng)命呢。

    无论如何,那都是同他血脉相同的亲兄弟啊。一切,现翻都尘埃落定,多想再无益处,不过多添了些烦事于心头。

    送了赵天齐出门,刘疏妤的肩头便就被覆上來一件绒毛披肩,毛头是用了雪狐狐毛织成,拢在了(身shēn)上格外的暖和。

    “娘娘,外头风大,可得仔细着(身shēn)子。”言语清明入耳。刘疏妤转头望向了(身shēn)侧的小清,眉清目秀,(套tào)了淡绿的宫装,显得(娇jiāo)俏玲珑。

    “风大,是啊,(春chūn)分总得有些风大的。小清,你同着本妃去瞧一瞧贤妃,有些事(情qíng)还得本妃亲口朝她言明。” 刘疏妤的唇角一勾,贤妃等的就是她上门,她又怎么不去成全呢。

    青慧刚一踏进门便就是听到刘疏妤言说着要去瞅瞅贤妃的面,“娘娘,是非之地,多去恐是有害无益的,还是我陪娘娘去吧,也是有个照应。”

    好意她心领了,但她就得要单独去瞅瞅贤妃,青慧在,便是少了些她想要的东西存下來,至于是非之地,青慧就更不用担心了,无论如何,在贤妃眼里,她才是是非。

    “青慧,你的好意本妃心知,你受伤未愈,还是多休息为好。” 刘疏妤的这一翻话,却是让着青慧点了点头,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刘疏妤是不会去冒险,既然如此说,也是会有万全之策了。

    但,即使有万全之策,还是小心为上。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