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狠的一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等等  ”刘疏妤抬了手指示意青慧停下言语  “青慧你是说的江湖第一高手  ”像是要确认是否是事实  刘疏妤便是重复了一番青慧的一句

    青慧端着雪白的面色朝着刘疏妤点点头  “回娘娘的话  确是江湖第一高手高别鹤无疑  奴婢与他一交手  便就觉得此人的武艺远在奴婢之上  ”

    可是武艺稍浅倒也是罢了  但那人的武艺却是远在青慧之上  青慧是赵天羽送进宫來的  (身shēn)手自也是十分了得  那人  是江湖第一高手无疑了  刘疏妤唔了一声  “高别鹤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江湖客  ”

    她现下要询问清楚  他  到底是何种(性xìng)子  旁处查探不到  还得是她自己去验证一切  若不是青慧提及  她便是已经忘记了这一层

    “高别鹤为人极为的冷淡  买家付钱  他拿命换银子  便是江湖中人惯用的伎俩  而这高别鹤算是有些同他名讳那般  他取的人命还得看那背景家事  若是一般的贫农  便是连手指都懒得抬  ”

    高别鹤  倒是有一些鹤立鸡群的味道  动手取人(性xìng)命  还得瞅看人是否是家底充实  只不过  这样的人  却是來除掉她  让她有些不明所以  按道理说  长空一门是想要除掉她跟贤妃两人

    比起贤妃來  她显然有一些微末  在这北宋王朝  谁都知道  她不过是前來和亲的公主  而国土也早就被南晋覆灭  虽则说赵天齐已经将北汉的版图纳进了掌心  但是  相比于家底厚实一层  贤妃都比她更对高别鹤的口

    若是要诛杀两人  那么第一高手还出现在她的(殿diàn)院外  这其间只有一个可能  长空一门的确是遣了杀手进來  只不过  他们的目标是奔着贤妃的  而她这里的这个高手  就是贤妃着手安排的了

    这也就能够说得通了  江湖第一高手并沒有改变自己(性xìng)子  改变的就是买家了  而这一位买家  出的价钱公道  这才有了一出她的院落里头高手的出沒了

    好一个一石二鸟的计谋  就算是高别鹤将她诛灭了  赵天齐所怪罪的  只有长空一门  贤妃是受得罪的一方  长空一门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苦(肉ròu)计行得可真真是好啊  只怕那些蒙面的人  都是受了贤妃的指引才会轻车熟路的踏进了锦月居里头

    看來  贤妃躲在暗处的势力  正一点一点的浮出了水面  不过  刘疏妤的唇线一扯  以为有了一个高别鹤就已经胜券在握  她这回  就要以这胜券彻底清除贤妃的实力

    “不愧是贤妃  好一出苦(肉ròu)之计  ”刘疏妤手掌在锦布铺陈的圆木桌子上头击出了声响  低沉的言语使得青慧与小清互看了一眼  有些不明所以  怎的一个高别鹤就使得刘疏妤言明是贤妃的苦(肉ròu)之计

    “娘娘  何出此言  ”青慧眨了眨眼皮子  惨白的面容上头  是挑起來的疑惑  刘疏妤朝着青慧点着臻首  墨色的发际上头便就是因着她动作不断晃动的玉坠子

    这一层  还得多亏了青慧  “青慧  高别鹤杀人还得瞅着那方的家底厚实  本妃虽则现番是君上的宠妃  但  论在北宋的地位  远远不及贤妃那般  而那(日rì)  守在锦月居外头的人  却是高别鹤  ”

    青慧的思绪一闪  便是猛的站起了(身shēn)來  但因着用力的缘故  使得她(身shēn)形开始剧烈晃动  “娘娘  贤妃  贤妃娘娘竟然  竟然利用了江湖第一高手  高别鹤留在院落外头  只怕是为了避其锋芒  一旦是到了  到了不得已的时候  娘娘......”

    有冷汗从青慧的额头间冒了出來  她的脊背忽的有一道寒风刮上來  但被小清扶稳了(身shēn)形  刘疏妤招着手让青慧坐下了(身shēn)來  “长空一门原本动这一次手  我想着他们也是会一同动着本妃  却是沒有想到  他们只想要动的  是贤妃  ”

    被贤妃混了水  却是刘疏妤才将之想得通透  “这伤口的后头  倒是还有深藏的一层  若不是青慧  只怕本妃到最后闭眼之时  都可能被瞒到鼓里  ”

    “娘娘  贤妃这一手  果真是行得狠绝  ”小清立在了刘疏妤的(身shēn)侧  只觉着贤妃比她想像中的更加的深沉  那手段行起來  真是好狠

    刘疏妤朝着小清望过去  却是轻轻的一笑  “(身shēn)为贤妃  她的确是应有着那一番手段  虽则说我口里言明见不得脏东西  但  若是牵扯到自(身shēn)之后  也是会行这一手  贤妃(身shēn)为宫妃  还牵扯到了季氏一门  无论如何都会更加的狠绝  ”

    青慧的手指一僵  却是开始有一些的颤抖  “娘娘  这一次贤妃未有得手  只怕接下來的招术更加的谨慎了  ”

    谨慎  哼  贤妃想要谨慎  也得看她会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她已经做下了第一次  你以为本妃还会给她第二次的机会么  ”

    青慧与小清对看了一眼  便是回望向刘疏妤上了胭脂的容颜  倾世绝颜怎么抵得过面前抬首间的傲然之姿  眼波泛彩之间  还有对着前头事(情qíng)的掌控  “娘娘的意思是......”

    刘疏妤笑而不言  倒是眼睛望向了锦月(殿diàn)的长空  长空一门  这一回  却是算是帮了她一回  赵天齐未有再番动季氏一族  只不过是因着贤妃行事谨慎  找不出一丝的蛛丝

    (春chūn)分细雨  长长的栏道间被内侍阻了送进(殿diàn)内的锦布车辆  盘查间  竟然发现了藏在了锦布车辆里头的金丝明线  金丝明线是用着镶金的蚕线绣成  而这类蚕线有一个最大的弊端  便就是那蚕线(套tào)在有孕的女子(身shēn)上  长年久远  便就是会滑胎

    不过别的  因着那养起來的金蚕  便是在(阴yīn)沟间长成的  桑叶生根  但这蚕  可是后來的毒蛾前生

    北宋明文之令  不得着私自产出金丝明线  如今天被内侍查出了金丝明线  便是通报了北宋君上赵天齐  扣押了那辆锦布绣车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