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刘氏表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搭拢在(身shēn)后的衣摆挪动了些(身shēn)形  刘姓内侍便急急的迎了上來  这王宫里头  淑妃的名头便早人人皆知  他不敢怠慢  (身shēn)为君上的宠妃  左不能是他得罪得起的  约摸着一瞅着刘疏妤的面容  他便挂了绵长的笑意在面容上头

    “娘娘  须臾前唐大人才刚刚离得去  瞧那面色  仿佛还沾了些光彩  ”那内侍凑上來  离得近了  那染得了白晕的容色透了些淡青色  刘疏妤闻听得这内侍的言语  眼瞳便拢上了他的面

    倒是十分懂得眼色  唐其是军机处的司事  手掌全北宋王朝的机密之事  前些功夫被长空一门压制着未有一丝的动作  听这内侍的口气  唐其面色沾了光彩  便是他们逮着了长空一门的短处

    只不过  她有些不甚了解赵天齐的举动  对待长空一门行事果断  但相对于季氏一族  却是沒有半点的动静  难道说  他想以着长空一门的事(情qíng)作敲山震虎的效用  刘疏妤的眼波有溢光在晃动  这不是赵天齐惯用的手段  只怕  留得最后的  才是下手最狠的

    她上下打量了那内侍一眼  这才挑开了细细的唇线  “瞧着你眼生  公公以前不知在哪里支事  ”口气很淡  未有一点的看轻人的势头

    那内侍往着后头微退了一些  俯下的(身shēn)形越发地低垂下去  瞧那架势几近是要埋到膝盖上去了  “娘娘明眼  奴才是从着八王爷的府内过來  君上前几次去见得王爷  觉着奴才伶俐  这才让内侍中的管事遣了奴才进得宫來  因着奴才本姓着刘  才被君上收在了朝阳(殿diàn)  ”

    刘氏  这一方姓氏  还是与着她有些关联之处  她的唇角稍微的被拉开了一些  声线跟枝头上开着的梅花  清雅淡然  “公公与着本妃也算是本家了  如若是按着位份來  本妃还得唤上公公一声表亲了  ”

    那刘公公朝着刘疏妤猛得摆着手  “娘娘  奴才万不敢与着娘娘相较  ”口言之中皆皆是谦卑的言辞

    “起來吧  本妃來此处也不过几月的光景  公公便是不要如此客气了  (殿diàn)内可还有其他人在  ”刘疏妤望了一眼暗沉的(殿diàn)脊  便是将言语拐了个方向

    刘公公点了头  “娘娘  君上眼下正在朝阳(殿diàn)里头批阅折子  未有人陪侍在里头  君上吩咐了奴才在此侯着娘娘  ”她点点头  便是客客气气的跟刘公公道了谢意  这才搭了小清的手指朝着朝阳(殿diàn)踏了进去

    “娘娘  君上这一回  便是沒有打算放过长空一门的任何一人了  但就是不知君上对着季氏一族如何打算了  ”小清吐出來的每一个字迹不断转在了刘疏妤的耳风里  便是刘疏妤摇着臻首

    “怕只怕  越不为动的  便就是要直接连根拔起了  刀锋见血  才是君上的手段  接下來  就需得本妃将那阶台递向贤妃娘娘了  ”她的口气仿如利刃出鞘  虽则那言语平缓  但其间所蕴藏的手段  就非是表皮之上那般淡如水了

    厚实的镶金槛门被守在门口的内侍从外向里打开  由了烛台的点缀  金色的(殿diàn)堂衬在了刘疏妤霓裳衣襟边沿  更显得四周华丽金灿  奚奚琐琐的衣衫拂过了暗色的地板  赵天齐埋首在墨玉砌成的方桌前  高绾的发际间是鸾金王顶

    刘疏妤沒有出声  却是赵天齐闷闷的声线从前头透了过來  “來了  刘长生已经给你讲说了一些缘由了吧  ”

    小清识得刘疏妤的眼波  朝着赵天齐的方位俯了俯(身shēn)形  便埋首退出了(殿diàn)堂里头  刘疏妤耳闻着(殿diàn)门被覆上  这才踏开了脚尖  立在了赵天齐的(身shēn)侧  她瞧着赵天齐手握的毛毫在砚台上头轻卷了一圈  红艳的朱砂墨汁在毛毫尖端起舞

    她拿起砚台上抵搁着的研石  在砚台上头慢慢的滑动着  “瞧着外头的内侍眼生  询问了几句  赵天羽府里头的人  倒是不着时的送进來啊  ”打趣的意味十分的浅明  刘疏妤便是瞧得赵天齐停了手里头毛毫  抬起头來瞅向她

    “你与着天羽倒是亲近  往些年也幸得有他跟着本王一头  若是不然  本王的太子之位也不容得是落入本王的手里了  刘长生眼生  便是本王让着贤妃知道  本王沒有给的东西  就由不得她來插手  ”

    刘疏妤看得映在了折子间头的朱砂印子稍微的干了一些  赵天齐修长的手段将那折子覆上了  碧玉的扳指反衬着金边的折子  染上一圈华色的光晕

    “只不过  贤妃行事  倒是比喜赏在要隐晦得多  要动季氏一族  还得催动一些火石  ”她便是在拐着弯地问着赵天齐  可是会动季氏一族

    有笑意从赵天齐的面容上头挑开  “你这弯儿拐得倒是有些生硬  要知道对季氏一族如何  你大可以直接问本王  本王对你说过  你我之间不需得如同其他的人  本王动长空一门  除了是撼动他们的根基之外  还是跟季氏一族提个醒  ”

    她点头  赵天齐的(性xìng)子原本就是铁血无(情qíng)的  进得他的心里  只是因着她不顺意他的心  更是以红血來柔化了他的心思  贤妃一门虽则与着长空一门同等尊贵  季无明还(身shēn)居京畿要职  但这一切都是赵天齐给的

    (身shēn)为君王  有伸有缩  行事果断铁血  总会算是一介明君了  “我原就是想着  长空一门被诛灭  下一个便就是季氏一族  从内往外的大洗  贤妃也是坐不安稳  虽则(殿diàn)外风平浪静  但我瞧得她的门庭里头倒是有宫人不时的出入  ”

    “长空挽瑶与贤妃  两者都不是好相与的人  现番长空挽瑶被她动手除去  本王又并未有深有追究  再加之顶罪之人的伏法  她便就更加的肆无忌惮  但本王就是要让她瞧得  留得最后的  不是本王不动  而是要彻底掐灭她所有的心思  ”

    赵天齐立起了(身shēn)來  绕了墨玉桌子  站到了刘疏妤的侧(身shēn)  将她的手指捏在了自己的掌心  “妤儿  以后行事需得更加仔细一些了  ”担忧之色很明朗  反(射shè)在了赵天齐的面容上  让刘疏妤心下漫进了一股的温暖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