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娘娘  用这岚衣锦衫是何意思  ”小清细细的翻看了薄绿色的底衫锦衣  布料是用了冰绡为底布  经由了清白的线路绣制而成  而这一件衣衫  便是只有在江常在那里瞅见过一回  如今被收在了锦月居里头  小清有些不明白刘疏妤现下究竟是何用意

    刘疏妤自小清的手里接过了那一些岚衣锦衫  柔软的料子便是最为的上层  她翻开了那领口的地方  只瞧得原本应该是清白的纹路  却是掺杂了一丝的暗红

    小清的眼波一闪  便是朝着刘疏妤惊呼着开了口  “这是  这是红花  娘娘  ”红花的色泽原本就同那红丝线有极大的区别  红丝线经过了水色的侵染  过一段时(日rì)便就会变得浅白  而只有泡过了红花的丝路  才会呈现暗红

    这一层红花的联想  却是在她刚入进宫來  君上吩咐了绣房的人在长空挽瑶的衣衫上  就是用了红花泡染过的丝路  而那丝路的色彩  却是经过了她的手才兑染而成  所以  她对此便是一眼就能瞧出來

    “你识得这是何物  ”刘疏妤的眼波挑开了一些  看着面前的小清  这红花可不是一般人就能一眼瞧出來的  就连她  都是去翻得医书  再加之青慧去寻了些红花的粉末  她这才知道这便就是红花

    而小清却能一眼就能看出是红花的颜色  这一层  不能不叫她诧异  小清对着刘疏妤点了点头  “奴婢识得的  往些年  为了防得长空一门得势  长空挽瑶的衣衫与饮食之中  都少量的掺杂了红花的踪迹  ”

    长空挽瑶  赵天齐行那一介手段  倒是在(情qíng)理之中的  借着长空一门的势头登得君王的位份  再扶得长空挽瑶上得王后之位  无论如何  长空一门尊贵的地位是毋庸置疑了  而这  单单就是最为让赵天齐忌惮的

    不能完全根除  那就以另一方加以抬高制衡  以此达到平稳的局面  所以  赵天齐才会暗自对着长空挽瑶下红花

    只不过  沒有利用之后  便就是这样的下场吧  刘疏妤叹息了一声  长空挽瑶明媚的面容还晃在了她的思绪里头  容色浮华褪尽了之后  却只有残存在风烛里头的红花  残忍果绝  永生难忘

    而以一介女子(身shēn)子受损來拉得另一拔的下马  刘疏妤只觉得一片的寒冰饶在她在心口  无法再回还

    “红血之证  便是不容抵赖的  长空挽瑶从來不会想到  昔(日rì)她拿來牵制江婉雪的红花  今(日rì)会成了自己家族的强有力手腕  ”于此  刘疏妤心下的愧疚稍许的减轻了一些  江婉雪肚里的孩子  于后头也是生不下來的吧

    红花毒染进骨血  便是最为柔软的(性xìng)命都不会放过  而这样的毒  在生产之时  连着母胎也会风险极致  长空挽瑶不会留下这样的弊端  所以  江婉雪被毒杀  是迟早的事(情qíng)

    而赵天齐  她的眼波里头漫进了一丝的水波  他宁愿让江婉雪恨他  以为是他亲手除掉了自己的孩子  也好过面对骨血早已被人生生扼杀痛苦來得轻上一些吧  至少  江婉雪在面对死生之时  还是无怨无悔的

    小清点点头  接过刘疏妤抬过來的手臂  将刘疏妤扶起了(身shēn)  还未有开口  却是刘疏妤拍了拍她的手背  “小清  王宫(阴yīn)寒  便只有你还陪在本妃的(身shēn)边了  小玉的事(情qíng)  总归还是本妃手段狠了一些  若不是她一意孤行  本妃倒是有心保下她的(性xìng)命  ”

    只是可惜啊  小玉有着小月的(性xìng)子  一旦是认定了的事(情qíng)  便不会轻易的回头  刘疏妤淡淡的口气  还掺杂了一些的浅伤  无论如何  小玉的命是殒灭在了她的手上  这一点  沒能被更改

    “娘娘  那是小玉自己的命数  这宫内里头原本就是暗不见天(日rì)  一心想要获得的东西  从來都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  娘娘  若非不是娘娘的手段凛冽  只怕眼下被殒灭的 人  便就是娘娘了吧  ”

    刘疏妤微微抿了抿薄唇  是啊  正如那被利用完就丢掉的司连琴一般  棋子的所用之处沒有残存  剩下來的就是后半生的残缺有憾  她不是司连琴  所以  只能以旁观者清的立场将所有一切看清明

    可是搁到了她自己的(身shēn)上  她还会看得清么  如今她又成了北宋王朝的第一宠妃  想要再独善其(身shēn)  便是极难了吧

    正如初次來得这北宋王宫之时  要在这里不被踩下去  不就是要踩着旁人的鲜血一步一步的前行么  即使是赵天齐加注在她(身shēn)上无边的恨意  她也是沒有吭上一声

    “总归还得是要往着前头看的  小清  你扶着本妃  君上现下只怕是下得早朝了  长空一门的势头也算是该尽了  现下  季氏一族还不敢轻举妄动  贤妃比本妃更加清楚  一门的倒下  跟着的就是她季氏一族  ”

    而眼下  最重要的  就是北宋的第一大家  长空氏  除掉根基最为深远的一门之后  其他的  还有何顾虑了

    赵天齐的手上还有三军的兵权  即使是长空一门占据了朝中重臣的位份  他也是沒有后顾之忧的  而且  为了防止皇城的兵变  (禁jìn)军的侍卫长季无明已经被赵天齐收押天牢  沒有了统领  便就是(禁jìn)军直接听命于赵天齐

    她的手里紧紧捏着那一件岚衣锦衫  血雨腥风的掀起  怕是时辰的问題了  她从锦月居的(殿diàn)门望出去  天色一片的暗沉  如同堆彻在了心头的重压似的  无论如何都沒有办法将之撤开而去

    去得朝阳(殿diàn)  (殿diàn)门口立着的不是全总管  却是新换了一位的内侍  自唤着的是刘  刘疏妤的眼波一闪  全韦被赵天齐换下來了  看來  赵天齐已经从(身shēn)旁的人氏开始着手大洗  贤妃的眼线  也正被赵天齐一层一层的剔除

    宫内尚且如此  只怕那朝堂之上  (身shēn)居重位的长空门人  季氏族人  也正被一步一步的替换了下來

    赵天齐完全有这个必要行这一次手  无论是长空还是季氏  都沒有一点可以跟赵天齐讨价还价的筹码  这宫内软(禁jìn)的  可还有他们自家一门的女儿  (身shēn)居了自家门人希望的女儿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