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点朱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坐于红木圆桌旁的刘疏妤眼睛直望着挡在面前的一圈刺客  并未有大声呼喊  只是一脸冰冷的瞅着危机显现

    长剑冰冷  却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情qíng)  刘疏妤的心绪其实已经提到了嗓门眼  面对银光瑟瑟的长剑  说不惧怕  那是假话  但是  现番唯有她面不改色  才能有最好的作用

    “本妃的宫内  倒是好生的(热rè)闹  诸位远道而來  只怕是还脚都还沒有停歇  如今本妃的命数  值得花这么大的力气  也不知是否该有荣幸  ”手指头拢在了绣有翠钿花瓣的袖口里  却是她拇指的力量全跌进了掌心之中

    唯有疼意  才会使得她全(身shēn)涌上來的惊惧  全部都停在了这里  那一圈的刺客面面相觑了一番  有些沒有缓过來神

    以得他们往(日rì)动手取人(性xìng)命之时  (身shēn)为女子便沒有一个像面前这位  面对森冷的刀锋竟然沒有一点的惧怕  反倒有一种已然看透的风范

    一时之间  便是沒有一个人动开了刀锋  刘疏妤心头的慌乱并未有一丝一毫的减少  她可不想在事(情qíng)未做成之时  就被人乱刀砍死  瞧着面前的黑衣人沒有动手  她的唇线勾勒了稍显轻松的弧度

    “各位刀口之上  营生便是以命相抵  本妃约摸想着  长空一门花的银线  便是不少的吧  ”她的口气很稳当  听不出一点的起伏  她可是知道长空一门的势力  不找自(身shēn)府里的  便就只有江湖上的刺客了

    而这些人  真心为之卖命的  不是长空一门  而是那白花花的银线  一旦是有高的价位  便会随时倒戈  这类人又与着那第一高手又不同  但凡是第一高手认定的人  倒竖不会随便更改

    “我兄弟几人  拿人钱财  自会替人消灾  动这一次手也是迫不得已  娘娘(身shēn)处此时  面不改色我兄弟几人也是心生佩服  于此  倒是会给娘娘一个痛快  也算是全了这一番佩服之意  ”那为首的黑衣人剑朝下  对着刘疏妤抱了抱拳头

    这言外之意  就是他们要动手了  只不过  最佳动手的时机已经过了  刘疏妤是绝计不会让自己再一次处于危机之中  上一回有刃炎在  赵天齐來得及时  她并未有一丝的损伤  但这一回  还得她自己周旋了

    “要动手  如果是本妃  便不会在这宫内里头动手  ”她顿了顿言语  却是瞅了一眼面前的黑衣人  一旁的小清瞪圆了眼睛  即使是她见惯了鲜血淋漓场面  也无法面对这一干要取她(性xìng)命的黑衣人

    森冷的剑锋  不经意之间  便就是要(身shēn)首异处  而现在  刘疏妤的这一番话  让她万分不解  这可是在告之给这些黑衣人下手的时机啊  娘娘到底想的是什么

    唇角一勾  却是将那一句话补全了  刘疏妤清楚的知道  现在的处境是如何  沒有人能够救她  就算是赵天齐知道消息  也得是半个时辰之后  他的眼线遍布各个的宫里  除了  她刘疏妤的锦月居

    这是赵天齐交附给她的信任  也是她给赵天齐提的唯一的条件  不为别的  要让另一方露出马脚  就必须要放松警惕  唯有这样  才会使得他们能够快速的掌握主动权

    “这宫里头  如果沒有内线人接应  各位想要进这王宫之内  只怕是极难的  而在这宫内动手  动静使得就会各处知道  只要一点小小的声线  各位想要就此走脱只怕是难了  ”她这可是给他们提的一个醒  想要以命换命的杀她  可是有点不值当了

    以着银线的代价來换以(性xìng)命  她不以为他们会如此的傻  瞧着黑衣人之中就有人先行开了口  “大哥  她说得很有道理  君王可是以着铁血的手腕闻名天下  咱们进这宫里头  本头就是图的最后的一笔买卖  要是咱们因此而殒灭  可就真的是划不來的  ”

    动摇军心  就是她的最好利用之处  “至于各位想要将本妃掳去宫外所杀  只怕也是枉然  想必各位也是明白  本妃是君上的宠妃  自是(日rì)(日rì)要见得君上的面  如若突的一(日rì)  本妃于宫内失去踪迹  那么  便就是各位较以往更为困难的逃亡  ”

    交手之下  武艺的比拼她可是一点都不会  但如若是换作了言语上的交锋  便不能只瞧得表面了

    她在等  等时辰的拖长  只有这样  远在他处的赵天齐  才能够有回手布控的时辰  贤妃那里  只怕是有重重的保护  自是不会担心  唯有她这里  唯一的一个高手  刚刚好去打探消息  还未曾归

    “少废话  别听她瞎说  咱们能够进得來  自然是能够出得去  除掉了她  往后的(日rì)子便就是荣华富贵了  ”说着纷纷挑开了剑锋  朝着她的面就袭了过來

    刘疏妤迅速的起(身shēn)  往着后头退出去  难道她所说的  便就是沒有人信的么  她一把将面前的小清揽在了(身shēn)后  抬着手指  五指张开的举在了半空之中

    “等等  ”言语卷在了刷刷应声而起的剑锋圈子里头  钻进了那些人的耳朵里  但是为首的黑衣人沒有停下來  连带着他(身shēn)后的黑衣人也沒有停下來

    银白色的剑锋猛的划在了她的手臂边沿  (身shēn)上淡粉色的衣袍子被挑出了血色的痕迹  如涂抹在了眉梢尾端的朱砂  红艳明亮  美妙绝伦  她吃痛了一声  一把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鲜血顺着她的指缝染满了整个手掌中心

    黑衣人一见着鲜血  挥动刀锋的力道就越发的凛冽  她皱着了眉头被小清扶着往后退去  不过  退了沒有两步  她的腰间便是抵在了她(身shēn)后的木头桌沿  坚硬的木桌硌得腰沿十分的生疼

    这些人  真是顽固的得很  刘疏妤的眼中是寒光的((逼bī)bī)近  他们是轻敌了吧  看她这样一个女子  手无缚鸡之力  便沒有全部围攻上來  只有为首的跟他旁边的两个一起迎了上來

    刘疏妤吞了吞口水  也顾不得手上的疼意  猛的将小清推到了一边  她喘息着  手间碰到的物事  也不管着是什么  朝着那两人就扔了过去  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不断的在她的耳间绽放

    无论如何  她都不能死在这里  尤其是不能死在这些江湖亡命之徒的手上  她的(身shēn)上可是还背负着恩(情qíng)  说什么  她都不能失败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