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刀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沒有回答一句赵天齐  唯有((荡dàng)dàng)在了她唇角的笑容  就是给予了赵天齐最好的回答  北宋君王  铁血无(情qíng)  却是化成了绕指柔吐了这一般的言语出來

    贤妃立在了刘疏妤的背后  面容上头并未有一丝的变幻  只有那一方卷着的白纱锦帕起了折绉  好得很  原本是控制在棋盘上头的棋子  如今也有了自己的思想  这便是启用这类棋子最大的弊端  若不是沒有衬手的人  她又何必用刘疏妤

    扶着她手臂的思月感受到自家主子的愤然  却是有些感同(身shēn)受  娘娘从季府出阁之前  几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因着长空一门  娘娘入得宫内  得居贤妃之位  就是对着长空挽瑶  都未曾这般的屈辱过

    君上为了这一个北汉來的公主(殿diàn)下  不惜对着娘娘翻脸  之前对着娘娘吐出來的言语  便就是给予娘娘不以对外人道的耻辱

    (身shēn)为宫妃  被人这般的相待  娘娘忍得下去  她可忍不下去了  像是知道思月的想法似的  贤妃却是拍了一拍思月的手指  余光的尾端  就是刀锋的意味  既然刘疏妤处处可以化解言语上头的危机  那么  她就想要知道  面对(性xìng)命受威胁之时  还会不会这般的坦然

    前番长空挽瑶谴了刺客行刺刘疏妤  是刚好碰上君上回得宫來  再加之有绝顶的高手守在了暗处  才使得长空挽瑶并未有得手  但是眼下  贤妃的目光突地柔和了起來  瞧得刘疏妤(身shēn)上的那一袭妃袍  只觉得如鲜血一般的(娇jiāo)艳

    用死士除掉刘疏妤  这一层  她前番有想着用过  但是眼前  她却是有了更好的方式行进

    有冰冷的气息转在了她的脊背边沿  透过了厚重的妃袍衣襟  将她的皮子都带起來一股的寒意  这样的寒意让着刘疏妤的眼波微微的朝后头滑动了过去  贤妃  恨意便就如此的深厚  而这  也是她所要的最终结果

    她的眼波轻轻的挑开了一些  便就是赵天齐的手指搭上了她的手背  刘疏妤这才侧头过去望向了赵天齐  只见着赵天齐的唇角挂着笑意  将目光落到了阶台下头的臣工上头

    刘疏妤顺着赵天齐的眼波望了过去  只见着下头立在一旁的赵天羽唇角带着笑意  原來  赵天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所以  赵天齐才会在这时  将所有的心思皆皆放了下去

    只不过  即使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但万中的那一失  总归是最致命的  贤妃的手段  不过是女人家才有的心(性xìng)  赵天齐(身shēn)为男子  纵使是一朝的帝王  也绝对不可能会思虑得那般全面

    那么  她这新上任的淑妃  就得是撑起这一层了  如今的封妃大典  盛极一时  连着她的位份都比贤妃要高上一阶  无论如何  她要是贤妃  也绝对不可能会放过比自己还要高阶的女人

    沒有人愿意让自己的权力旁落他处  贤妃已经居于高位惯了  连着长空挽瑶  贤妃都未有放进眼里过  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

    那么  既然是如此  她这不还得是成全贤妃么  长空一门也不会放过贤妃  她又何苦去掺上几脚呢  贤妃与她之间  还横尘了一个长空一族  长空挽瑶的被诛灭  喜常在的(禁jìn)足  还有良才人的白绫赐死  无一不是让着长空一门跳脚

    只不过  她倒是有一些好奇长空一门怎么对付贤妃  只是  眼下  她这一个宠妃  还得是要做足了戏

    她由着赵天齐的抬手  将她扶下了阶台  封妃之礼  不若是册后大典那般的隆重  素斋淡饭  三礼叩拜之后  这才便是她真正(身shēn)为了淑妃的(身shēn)份

    对着铜镜  刘疏妤看着自己的眼尾之内  还坠着的是染金绣色  眼眉上头炭墨色纹络轻轻的绽开着  (身shēn)为宠妃  便就是要有着这般的奢迷浓黛  只不过  其实她所想要的  只是一丝丝纯澈的(情qíng)义罢了

    青慧的(身shēn)影印在了铜镜子上头  刘疏妤并未有回头去瞧她  只是将言语淡淡的吐了出來  仿若是在对着自己言说那般

    “外头可有什么动静  ”越为平静之下  便就是越要仔细一些  刘疏妤是相信青慧的能力  有她在暗处行事  也算是极好的

    (身shēn)为青衣侍女服的青慧挑开了唇线  “贤妃娘娘回去了宫内  便是未有任何的动作  奴婢让着小清去留意长空一族了  现下小清也该是要回來了  ”

    未有任何的动作  这的确是贤妃的(性xìng)子  越到了紧要的关头  贤妃便就是未有任何动作的显现  她可是对着贤妃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的  但是  那并不是最为完整的贤妃  能够对着敌人展现笑意  这便就是连她刘疏妤都沒有办法做下來的

    正说着  小清披了一(身shēn)的寒色踏进了锦月居來  原本赵天齐是下了旨意让她住进了翠明(殿diàn)  但于她來说  这个锦月居  才是最好的地方  (殿diàn)外景致自不必说  单单就是一层的雅静  便就是让她钟意得紧

    (殿diàn)内的炭火烧得霹雳帕拉的响着  火光的温暖冲散了小清带进來的寒波  刘疏妤搁下了从头饰上头取摘下來的鸾钗  侧(身shēn)望向了小清

    但是小清取下了头顶上头的披风帽沿  “娘娘  果然  长空一门现番恨毒了贤妃  不过  他们好似想要搜集了许多弹劾季大人的(情qíng)报  约摸着是想要动手了  ”小清的话刚一说完  便就是青慧递了言语到了刘疏妤的耳迈里头

    “从根源入手  从來都是长空一门的惯用伎俩可是要小心了  ”刘疏妤的唇角轻轻的勾勒了漂亮的狐影  绯色的妃袍还未有取得下來  便是衬得刘疏妤的面容多了一层的明艳光彩  这一层  她在之前就已经领教过

    长空挽瑶对她  不就是如此的么  长空挽瑶从赵天齐的话头听出了一丝  她是宠妃的意味  便就是于此  种下了长空挽瑶相于她的恨意  纵使只是言语上头的安迹罢了  长空挽瑶都不会留下祸源  更何况是她(身shēn)后的长空一门

    “本妃自是知道他们的手段  贤妃在这宫内的年月  远比本妃要长得多  再加之  贤妃的手段高明  也是会知道这一层來  那么  咱们就静等着看  好戏的上演  必要之时  敲下鼓瑟助兴  自是有一番的风雅了  ”

    刘疏妤的眉风之间是舒展的笑意  但是言语之中的刀锋之影  似要刮下人的皮(肉ròu)似的  森冷如雪  绵长久远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