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足以对外人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本妃即是从北汉过來的  受得君上的厚  便就会担起淑妃的责任  还望各位妹妹往后都能各自安守本份  为免使得君上  为后宫之事有一丝的烦忧  ”刘疏妤的语气十分的凛冽  转在了众位妃嫔与着臣工的耳里  便就是一股的刀锋之气刮开

    这一层  她自是已经想得透白的  长空一门眼下就在她的眼波里头  她既要使得长空一门对她放下心  又是要使得贤妃挑开动作

    言语上的作用  便就是真正的起到了挑动风波的效果  之所以会这般说得很直白  就是在长空一门的耳朵里头  她不过是刚刚坐于宫妃的位置上的寻常女子罢了

    这样将宠挑于口头上的  便就是她在良才人那里学到的  现学现卖  也得是要对着时事掌握得很精准才是  刘疏妤于此  倒是对着良才人生了一丝满意的光色  良才人是由着侍女坐上的主子  所以子上头  总归还是有一些市井小民的势头

    而她  便就是要利用这一点  让长空一门皆皆安下心去  相对于贤妃的话  她这一番话  自是会让贤妃讽刺的笑开  她是怎么样的人  贤妃也同样的了解  她就是为了刺激得贤妃对她不满更甚

    她的位份  眼下可是比着贤妃高上一阶的  就是换作着她自己  处在了后宫里头这么的久  长空挽瑶已经被处置而去  自己的位份就是最高的  却是在关键的时辰出了岔子  无论如何  贤妃想要除掉她的心思就越发的强有力

    就如同她在北汉王宫之时  原本她六公主的份  便可以出得宫去  有自己的广阔天际  却是在最后一刻  被一朝的王谕  让她去得北宋和亲  那样的恨意  便就是在初见赵天齐之时  就是越发的深远

    贤妃沒有作声  却是嘴唇边的笑意朝着刘疏妤勾动了一番  即使面前贤妃如刀的笑意  她也依旧沒有退缩的意味  这眼里的傲然之气  一如往初

    面对赵天齐之时  她都未曾有过退缩的想法  更何况是面对贤妃  一个与着她自己相似的人  她就更未有惧怕的意味  她的背后已经沒有了任何的顾忌  有的  只有对着赵天齐援手北汉的感激之

    所以  于此  架立于北汉之下  她就更加的要让根深在北宋的两根毒草  拔出地界之外  眼波里头的含笑意味  与着贤妃交相辉映  便就是如同两柄相交之下的长枪  就看谁的枪头比较锋利了

    赵天齐背过了双手  朝着刘疏妤的方位走了几步  立在了她的边  他的眼前  是跪了一地的百姓臣工  两袭暗红色的衣衫在高位上头不断的卷开  他伸开了手指  递于了刘疏妤的面前

    这是在最为两相责难的境地里头  递过來的股股力量  这样的力量  停在了她的面前  将掌心的纹络在她的眼前绽放着  她知道  这不过是赵天齐想要给贤妃一个不足以对外道的耻辱

    一如之前赵天齐加注在她上的一样  只不过  眼前的贤妃却是要面对自己的季氏一族会不会被赵天齐给覆灭的担忧

    贤妃不是她  她面对这一切的时候  北汉可是远在千里之外的  即使是赵天齐想要动手除掉北汉  可还得费上一番的功夫  但贤妃不一样  季氏一族可就是在赵天齐的眼皮底下  一旦赵天齐想要动手  她就是拦  都拦不住

    即使季氏一族在北宋的地位是士族大家  贤妃的兄长还是镇守京畿的军侍卫长  但是  这北宋王朝里  唯有赵氏王族  才是最为高位的那一方  任何的一族想要越过雷池  便就是要面对鲜血染地的命运

    刘疏妤缓然一笑  这一番戏还得是要演足了  前头是长空一门  后头是季氏一族  无论是哪一方  她跟赵天齐都要把握得当  否则的话  一旦是效果为反  那么  后头被牵制的  就是他们的处境了

    玉白的手指头拢了明红色的袖口  搭在了赵天齐的掌心  寒风透过了刘疏妤的指缝  随之一來的  便就是赵天齐将她的手指紧紧握住的温暖

    这样最不适宜的形之下  赵天齐却是在她的侧  微微的吐了一句言语出來  “本王所能给你的  也就只有这一方封妃的尊严了  疏妤  这万里的江山  也敌不过你这被掀起來的火红妃袍  明艳绝伦  亘古不忘  ”

    亘古不忘  亘古不忘  足矣了吧  刘疏妤的眼里透出來了透明的水痕  她原本是不想要再踏进红墙高阁之中一步的  却是宿命给她开了一句天大的玩笑话  良人如山  却是一朝的帝王

    这  便就是她的造化么  万里的江山  都及不上她的火红妃袍  这是赵天齐给予她最为沉重的承诺  而这一番的承诺  却是让着她  眼里开了酸涩的微笑

    以往最为恨之入骨的人  却是在处境最为危难之际  与她相濡以沫  给了她最为美好的大婚之礼

    不想踏入王族之境  不就是因着想要一段尘埃落尽  繁花凋落之时的纯净义么  如今这一方义  却是由王族的君王给予

    父王  这便是你最想要见到的结局吧  母妃的遗憾  却是让着她來弥补了吧  父王未有给予父王的  就是这一方最为纯净的义吧

    他宁愿给她最为宽厚的保护  也不想要让她  因着那一方的义而受尽磨难  事隔了这么些久  落于她心口处的疼意  微微的减轻了一些  好似让着她都松开了一口气  母妃应该是会瞑目了吧

    父王由始至终  都沒有忘记了母妃  也许  那一袭流光飞天舞  除了带着父王满眼的欣赏  还有那一颗帝王从來不会轻动的真心吧

    真心难解  唯有最为纯净的保护  才是给予的最好的

    亘古难忘  即使不能同时往生  父王也是会微笑的吧  因为  那最为纯粹的  留在了他的心底  再不牵上一丝的杂色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