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贤妃的冰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小清在一旁轻皱了一番眉眼  “娘娘  纵使是思虑周详  总得还是会有未着精细之处  还是仔细一些最为的妥当  ”

    这一层  她自是已经想到了  不过  她就是要让那一层瑕疵露于表面  一则  会让长空一门的人觉得她不过只是一介宠妃罢了  成不了事;二则却是让贤妃踩着这一个把柄而将动作摆到台面上头

    “总归行事还是有最为不妥的地方  如若太顺利得当  却是招着人起了疑心  这样反其道得的后果  便不是本妃想要的  ”她便就是要将那弊端从不经意之间坦露出來  而贤妃要对付她的借口  太容易挑明了

    刘疏妤微微的低下了侧面的容色  仿佛是在瞅着自己绣着精细凤纹的衣摆  但  那口中带出來的言语  在毫无察觉之间  便是对着贴的婢女轻吐了出來

    分析危境之力  她就是跟着赵天齐相比  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她挪开了步子  后是甩开的锦袍衣摆衫角长锦  拖曳在了地界上头  便就是浅淡与着明艳的红交相辉映

    喜庆的红衬在她的面容上  看着刘疏妤的气色也是好了不少  锦月居门外头便是还停着一方明黄色的轿撵  却是赵天齐一十二章纹的严穆衣衫  王袍袭人  头顶上还高立着纯金仗立王冠  顺着赵天齐的侧面轮廓  还微微跟着颤动着

    如今在她面前的赵天齐  每一寸的容颜都宛如精心撰刻一般  恰到好处的让人赏心悦目  也难怪着连长空挽瑶这样的女子  还能在这王宫里头  始终对赵天齐倾心

    连着喜常在只怕也是如此的  自古  但凡是英雄  便就是淑家女子的心目中的真汉子  更何况  这样的人  即使是手段狠绝  铁血无  只要是有顶天立地气势的男子  便就是足够了

    赵天齐无疑就是多了这一般让人觉着像是有着气势的一面  使得众位女子前仆后继的进得这王宫里头  一待  便就是一生  她们无关于后不后悔  但凡是曾经有过的美好  便就已经是上苍带给她们的美好了

    况且  赵天齐的这一方清俊的容色  也的确是让她也觉着极为的有着优势  男子家的优势

    瞧得刘疏妤的面之后  赵天齐的脸上  容颜上头的面色未变  但是眼波之中  还是含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刘疏妤的眼角稍微的拉长  也沒有作声  正准备搭在了内侍的手腕踏上去轿撵的横阶  却是一只修长的手先递了过來

    周边的内侍沒有一个人敢动  刘疏妤顿时明了  这一只手  便是赵天齐的  从现在就开始了么  当着众人的面  昭示她这宠妃的地位从來沒更改过

    不过  当着宫人们的面  刘疏妤便是笑意盈盈  将自己的手指递到了赵天齐的掌心之处  一股暖意将她的整个手掌包裹住

    上得去轿撵  青慧与着小清就着手  将刘疏妤散在横阶上头的衣摆收放在了轿撵之中  赵天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便是轿撵挪动了开去

    沒有任何的言语交谈  便刘疏妤却是知道赵天齐已经将一切的事安排妥当  一切  唯有看着天意与人和  会不会有偏差了

    这封妃一事  总还得在乾明外头的高阶上头  由着内侍高声念出繁复的王族官言  其间北宋王室间的言语  她低垂着臻首让着那官言一字未漏的钻进了她的耳脉里头

    有长空挽瑶在之时  要被封妃  便不会如此的繁复  但眼下  她现番是被赵天齐册为的淑妃  是这王宫里头  最为高阶的王妃  于此而來  底下头的人  便就使了劲的巴结  而相对于这一层  刘疏妤并未有一丝的反感

    她就是要让着有些人红了眼睛  唯有这样  才能够使得有些人  更加快的露出马脚來  约摸着过了好一会子的功夫  青慧与着小清这才将她的扶起了來  面前的人  唯有立在众位妃嫔前头的赵天齐  眼里是深深的暖意

    册为淑妃  为妃的官碟与司宝仪由着内侍交于到了她的手上  面前的红桃木盘重量极为的沉重  重得  几乎是将所有的重量都将由到了她的手上

    “本王的四妃  也算是占了两位了  半方也算是齐全  如今王后已经殒灭  王后之职一直暂缺  这后宫里的事  总还得是有人看顾  全韦  ”赵天齐侧头  唤了一声立在他后头的全总管

    对于赵天齐接下來要吐出來的言语  其实不难被猜出來  她被册为淑妃  便就是为了顶得长空挽瑶司掌六宫的职位  如今当着贤妃的面挑明  也就是赵天齐已经对着季氏一族的崛起起了杀机了

    “淑妃现番为这后宫里唯一一位高位妃嫔  由着暂协六宫事  也是在理之中的事  ”暂协六宫事  这里头的深义  建立在了贤妃微变的面色

    刘疏妤瞧着贤妃的眼色里  有刀锋之色在轻轻的溢开  她就是当着贤妃的面  朝着赵天齐谢恩承下

    赵天齐也并未有任何的多余动作  只有伸开了手掌  将她自地界上头挽扶起來  这样的动作  无疑  就是在告诉给旁的人  她宠妃的位置  几起几落之后  根本沒有一点动摇的迹象

    “淑妃娘娘当真是好福气啊  有了君上的这般宠  便是要羡煞众家姐妹了  ”贤妃挽了锦帕  朝着刘疏妤开了口

    果不其然  贤妃这一番话里  明摆着是为了恭贺她荣得淑妃的位阶  但话里头的深意  就是在告之给旁的人  她刘疏妤的位份坐得太高  都已经高过了这后宫里头其他的妃嫔娘娘

    刘疏妤也不甚在意  她现番可就是要当作众人的面  将宠妃的姿态做得绝了  想要拉她下來  还得看看有些人  会不会给贤妃这个机会了

    她和贤妃相对于长空一门來说  威胁是不对等的  季氏一族的崛起是在给长空一门敲响警钟  唯有她这个北汉來的王国公主  在他们看來  才是极易对付的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