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挑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的心头  有浪花辗转轻扬  这便是赵天齐头一回的将这一番话吐出唇线外头  换作是之前  她是绝计不会想到有这样的一刻  温暖袭人  柔卷绕

    “所以  你会这般的恨极我的父王  便就是因着  你父王与你的疼吧  ”她开口出声  将赵天齐话里头的意思挑明了开去  她与赵天齐的恨意  其实也是等同的  相对于父王來说  她之前  的确是对着父王心存忿然的

    而这一份的忿然  便就是因着无法得到父王的疼吧  那漫着无边冰冷的冷宫门  每一都是母妃静立的形  每一寸的背影  都在了她的墨色的眼瞳里  让她再也无法抚掉  也因此  她才会对着父王生了恨意

    父王可以疼前五位皇姐  便偏偏就是对着她之时  森冷若雪  凭什么  凭什么她就只能够忍受着父王这般的对她呢  而与着去北宋和亲  父王也并未有任何的阻拦  也因此  在面对全北汉的百姓送行之时  她才赌着气的去得了北宋

    赵天齐松开了刘疏妤的肩膀  将手指抚过了她的面容  容颜清淡却是多了一丝浅粉色的光晕  但现番不是这般的温的时候  “疏妤  此番扯住了长空一门的根基  只怕你的处境要比之前难为得多了  ”

    处境  的确是如此的  前番有贤妃与着长空挽瑶对峙  她的处境  便就是要好过得多  但是眼前  无论是她还是赵天齐  在面对两方失衡的况下  对于事的掌握度  就也跟着失去了平衡之力

    “我原本是想着让良才人一人被诛杀  这样一來  喜常在便就是会与着贤妃互相暗中相较  此番三族被灭  赵天齐  朝堂之上的腥雨  只怕也将要被掀开了  ”刘疏妤的话头还未有说完  便就是赵天齐冷冷的哼了一声

    “眼下看來这腥雨已经掀开了  长空无忌当着全朝堂的面已经跟着季为明吵得个不可开交  这王宫的军侍卫长  本王想着  也是该将实权下放了  ”赵天齐的口气不善  看來  朝堂上头的战事已经拉开了序幕

    实权的下放  便就是赵天齐想要给长空无忌一个交待了  但这样的交待  其实相对于赵天齐來讲  沒有实质的损失  但这样一來  做得最好的一个结局  就是季氏一族真正的要与着长空一族交战了

    “你这般的将权力下放  季氏一族在对付长空一族的时辰里  便就是对你最大的威胁了  ”朝堂上头的事  赵天齐提及的时辰极少  如若不是现番要与着她联手  便就是在现下  也不会对她这般的说明

    赵天齐挪开了步子  稍微的小迈了两步  暗红底衫的王袍过了刘疏妤的手指  将滑润的感觉从她的皮子边沿挪开  “威胁  本王从來不受人威胁  季氏一族若不是本王给的脸  你以为他们能够在那位置上头坐得稳了  ”

    为君上  对于权势的把握度便就是明君与昏君的最大区别  平衡力度的掌控  就全在赵天齐手里权力的下放了

    “但是  贤妃相于此事  只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经过了她这一闹  虽则说是将长空一门与季氏一族的恩怨摆上了台面  但贤妃的心思缜密  多番一联想下來  便就是会想到是她刘疏妤的手段

    贤妃相于她  手段都是极其狠绝的  一旦扯住了弱点之处  便就一击出手  将对手踩在了脚下  不容许有任何的翻  但是贤妃与着她的子是最像的  所以  现番要对付与自己相似的人  就需得要第三方的插手了

    “贤妃极为的聪慧  单单就是一介的女流  就使得整个长空一门哑口吃了黄莲  但一声的苦都沒有办法喊出來  如今这一层上头的事  只怕想得清楚之后  便就会对你多方的施压了  ”

    赵天齐的分析让刘疏妤点了点头  沒错  以得贤妃的手段  要将她给压制住  是易如反掌的事  如今的份  便就是最好打压她的手段之一  她为嫔位  虽则说在这宫里的份也是一人之下了  但嫔就是嫔  不可能比妃位还要高阶

    “贤妃的手段  从來都是不会放过任何的可趁时机  在尚书内  我言明了贤妃的短处  但现番下來之后  只怕是那短处都无法制衡贤妃了  长空挽瑶已经往生  也由了良才人的替罪  便就是平息了  但江婉雪的事  扯过时辰过长了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  只怕贤妃便不会让那短处再一次显出來了  ”

    而随之而來的  就是贤妃要除掉她了  一旦她存在贤妃眼前  都是一根毒刺梗在了心头处  毒刺可是人人除之而后快的  贤妃的兄长  现番还是王宫的军侍卫长  想要除掉她  简直是易如反掌

    赵天齐的手指在木头桌子上头轻轻击打了一番  “本王想着  因着这一次事件  便就是晋你的妃位了  要与着贤妃对立  便就不能是现番嫔的位份  四妃的空位尚缺三位  德淑贤敬  淑之若妤  便正正的合了你的位份  ”

    淑妃么  也好  晋了妃位  才会使得在事处理上头更加容易一些  包括贤妃  她的位份如今要比贤妃的还高上一阶  挑衅之力便就此坐下了  而这  也正是她要将贤妃得出手  一旦贤妃先行动手  就一定会有短处现出來

    那么  就是她跟赵天齐一击出手的时候了  而要晋得妃位  就得是要三礼九聘  锦衣粉妆立于天阶上头  为妃  便是三礼  为贵妃  便就是三三六礼  为王后之位  却是要九礼十八聘的抬上了位份

    所以  相比于妃位來说  王后的宝座才是最让人心头有所期待的  也正是因着那位置  才会使得人的心头  涌上更加的狠绝手段  哪怕手上沾了同胞姐妹的鲜血  也绝对是不会放弃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