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恨极之源,便就是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父王  刘疏妤在心头喃喃的开了口  这是父王对于她下的一场赌注  要不是因着母妃的关系  她早就三寸白绫悬了脖子  哪还忍得下赵天齐对她这般的责难  她即使是红血满  也绝对不会受此屈辱

    可是母妃是了解她的  一旦是牵扯到了她的子上头  她便就是会不顾一切的由着自己的子來  也正着如此  母妃才会最后一口气落下的时机  对着她言明  要好好的活下去  替得母妃好好活下去的言语來

    赵天齐感觉到刘疏妤的手指颤动越发的轻快  却是由手指将她的手掌死死捏在了掌心间  力量的递于  却是让着刘疏妤感受到了一股子的柔软爬在了心口处  她摇着头  任额间的发际跟着一块

    母妃华色白发  却是临到最终的一刻都不曾后悔  却原來  真正不明白的人  是她刘疏妤  自以为的聪慧过人  却是最为的愚蠢至极  恨意漫着眼睑  便是什么也瞧不清楚了  局当中  无法跳出掌控  只能将无限的冰冷束缚心头  再无法驳离开

    刘疏妤的眼中  再次升腾起的雾色  涤掉了她对父王的不满之意  也是直到现下  她才知道  母妃才是对的  而这一切的真相  却是从赵天齐的口里吐了出來  世事无常  果真是有几分道理存在的

    “赵天齐  她不后悔啊  她从來不曾后悔过  ”她的声线极为的迫切  每一个字仿佛都是沁漫着一股子的鲜血  如若不是因着赵天齐的缘故  她可能到死的时候  对父王都是生了无限的恨意

    赵天齐的眉头一端往着里头收拢  很浅明  刘疏妤口中所说的她  指的是谁  为舞姬  却是让着一朝的王上到死都念念不忘  也许  在浅花飞转的色里  美好的一幕  注定了要用永生的不后悔來描写吧

    他的眼线落在了刘疏妤惨白的容颜上  透明的水痕转在了其间之中  让着赵天齐的手里沁进了一片的寒霜之色  清泪滴落  却是手指颤抖得无法自抑

    “疏妤  你的父王在最终之际  却是说了一句话  ”赵天齐的思绪开始辗转开去  将记忆带回到援手北汉的那一场战事上头  刘继元的侧已经斩杀了无数的南晋兵士  他來迟的最后一步  只能看到刘继元杵着长剑大口的喘着粗气

    当时的他  瞧着这一幕之时  报复的快感顿时消失无影  却是看到一位只为着自己女儿着想的父亲  那一句话  他永生难忘

    “他说  这一辈子  在此时  不再留有遗憾了  ”赵天齐说完这一席话  使得刘疏妤带泪的脸面上头挪开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不再留在遗憾了  在命即将殒灭之际  说出來的言语  才是最为的真切吧  往些年  被打入冷宫之时  父王从未有來看过她一眼  连碰上面瞧着的  只是一片的森冷  现番她终于才明白过來

    要给予的最好保护  便就是不去看  不去关心  也不去表现喜怒哀色  唯有这样处境才不会那么的为难  只是呵  这所有的一切  都断送在了她的手里  红血弥漫之下  却是亲人因此而殒灭

    “不会有遗憾了  不会有遗憾了  可是我的遗憾呢  我拿什么去弥补  母妃啊  真真的是好傻  傻得即使是在最后一刻都未有见着父王一面  却是心下不曾后悔过  赵天齐  错了  是我错了  全错了啊  ”

    如果不是赵天齐扯住刘疏妤的手指  她绝对会将拳头锤上自己的膛  让自己知道  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遗憾  赵天齐站起了形  上的暗色王袍盖住了流金绣龙鸾靴  他缓缓的将刘疏妤的子拢在了自己的

    墨色的发际轻轻挨上了锦布衣料上头  滑润的金线扫过了刘疏妤的面容  “疏妤  错的人  又何尝只有你呢  若是知道了真相  你便要好好的活着  我前番之所以不告之你南晋灭之北汉的真相  便就是为了让你有活下去的支撑  只有你恨我越深  才不会行走偏端  ”

    行走偏端  是啊  如果不是因着对赵天齐的恨意  以她的子  只怕也就此颓败了下去  再也不会是在尚书内  以着手段狠绝的模样除掉所有的拦路者

    为人夫君  做到如此地步的人  也只有赵天齐了吧  “赵天齐  全北汉  我刘疏妤  欠你的恩  便是还不清了  ”

    为了让她能够活下去  赵天齐便要让她恨他  为了让她能够活下去  即使她要颠覆整个北宋江山  他也沒有吭上一句言语  她欠他的  又何止是恩了呢

    刘疏妤的肩膀上轻轻的拢开了温色的暖意  却是赵天齐亘古的承诺  “本王从未曾对哪位女子动过心  不是不会  只是未有遇上对的人罢了  妤儿  本王还记得你在浣衣房的一幕  你搭开了紫色的衣衫边沿  那般的容色  绝美得仿佛是灵动的仙子  ”

    浣衣房的一幕么  她原以为只有刃炎守在了那里  却是未有想到过  赵天齐也现在了那个地方  将她的一切都看得清楚明白  而他  现番唤作她为妤儿  天地之间  除了她的母妃  连父王都未曾唤过她一声妤儿

    “本王的确是对北汉生了极浓的恨意  但  恨得至极之时  便就免不了的时常注意你的一举一动  连你每一刻所做的事  都有人前來回报我  许是人便就是如此的吧  恨得越深的最初本意  不过是因着吧  ”

    他因对父王的  对刘继元恨之入骨  也因恨  便就是对刘疏妤到了骨髓深处  仿如每一刻都有她的灵魂蜷绕  再无法解得开去

    恨极之时  赵天齐说得再明白不过  所以  现番她对着赵天齐的恨意  也是因着每一刻的想起吧

    沧桑变化  也终是敌不过落于她心头深处的那一番绪挑动吧  便是山火勾动  宿命轮转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