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寒冰沁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的眼里头是赵天齐紧紧锁住的眉头  “也是以  为了你的仇恨  我便要受尽红血之责  赵天齐  为一朝君王  便就连一丝的仇恨都要铭记如此之久  ”言语中的唇线之风如刀一般的转在了她与着赵天齐之间

    她说这一席话  不过是想着要让赵天齐说清楚实话  相对于赵天齐  但凡是会软下來的言语  他却是不会在意而去  所以  只能这般的踩着赵天齐底线边缘的缝隙将言语带出來  也只有这样  赵天齐才能将话头补全了

    “你处在北汉的王宫之内  自是知道有些地方是温暖所不能企及  现番能够坐于北宋的君王之位  其中所踏过的暗黑  每一道都是那般的寒冷若骨  冬冰寒  又怎么及得上落于骨头之上的寒色呢  ”

    难得的  刘疏妤沒有冷冷的哼一声  赵天齐说得很对  如若不是从王宫长起來的  心里总还会留有一丝的温暖  唯有见惯了无数的冰冷手段  才会在面临着相压自的时辰里头  手下绝对不留

    沉默从她的眼角之边弥漫了开去  她伸手将冒着袅袅气的茶递向了赵天齐  原本冰冷的瓷盏边沿  因着量的染开  让她的手指都扯上了几股子的暖意  赵天齐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棕瓷盏杯

    “我前番便是猜得你与着我父王之间  只怕还有着深深的仇恨  可是赵天齐  我不明白  为何你现番还能够如此与着我交说一些  骨头之上的寒色之言  ”刘疏妤百思不得其解  只得询问赵天齐是为何缘由

    赵天齐的形朝着另一方微微侧动了下  将墨色的眼瞳落到了锦月居的外头  夜色弥弥  万里的寒冬之姿  稍稍的有一些缓轻的势头

    “你所说的自是不错  原想着等着些子告之于你的  但须臾前的那一场纷争  如若你我之前还有缝隙不联  只怕这后果  连我都沒法子担下來  罢了罢了  有些事总是要告之的  早与晚  也不过是时辰的问題了  ”

    的确是如此  如若她跟赵天齐因着仇恨的缘故被挑高  根本不可能会在那一场命殒灭之际  联手得几乎无懈可击

    看來  任何的事都是有自的缘故存下來的  她拢着自己的袖口  看向了赵天齐搭在了锦布方枕上头的龙纹绣图  只得着赵天齐挑开唇线  将事的真相娓娓道來

    “早些年  本王还未是太子的时候  母妃因着王弟的关系  便对本王极为的不上心  就连着宫人  瞧得本王之时  也不过是另眼着看罢了  那一段子  王后娘娘的亲生儿子是为着太子的份  ”

    这一层关系  她也是有一些了解的  为北汉的六公主下  上头的五位皇姐  便个个都不是好善于的人  大皇姐出嫁得早  并未有任何相接触的子  而二皇姐与三皇姐素來勾心斗角惯了  四皇姐闭门不出  唯有五皇姐  是出了名的狠绝毒辣

    于此  她的处境  便有一些的艰难了  换作了赵天齐王子的份  只怕比她更要难过得多  “母妃的默然相对  王后的不断施压  诸位王兄的争位手段  多重相交之下  我唯一的一途  便只有建立赫赫战功了  ”

    刘疏妤的手指死死的被攥在一起  赵天齐所处的地位  只能建立在红血之上  这便是王子与公主的最大区别  公主无法牵扯到王位之争  便是要安全得多  “所以  被冠以铁血君王之称  便就是因此而來的吧  ”

    她瞧着赵天齐直直的唇线轻轻的扯动了下  尾端的弧度在一侧勾动而起  “生存的路子是何等的举步维艰  虽则说离得王宫更加的失了上位的机会  但这也是一条生路  而上得战场  便就是跟着父王一起  唯有父王  怀雄才大略  将我的处境分析得十分通透  ”

    有颤动从刘疏妤的指尖透出來  看來  这北宋前君上在赵天齐的心里  重量不会很轻  很可以说  他便是赵天齐的指路明灯  抑或者是赵天齐的最大支撑  一旦这支撑倒下去  赵天齐的处境便会再一次的被颠覆吧

    众所倾倒  不过是时辰的关系  但是  她心下一惊  有惨白卷着冰冷爬上了她的面色  “难道说  你父王的往生  是因着  我父王......”这一个真相  无疑是从天边打过來的闷雷  每一道都直从着她的脑门上头袭來

    赵天齐正面回答刘疏妤的言语  只是将唇线往后拉了几下  “与着父王征战的那些年  涤掉了为王子的奢华份  繁华的背后  不过是黄沙飞扬起的战场罢了  成王败寇  若是天意  我自是不必说什么  也正因着此  我才能够被父王提上了太子之位  ”

    之所以能够登上太子之位  只怕也是赵天齐的父王多翻的思索之下  才做出的决策  赵天齐现下能够做上君上的位置  便就是因此而來的吧  “为了父王的托付  即使是要沾尽同族王兄的鲜血  我也毫不在乎  ”

    所以  铁血的称号  便就是坐下了吧  刘疏妤却是看得十分的明白的  要想坐稳王位  难以上青天  于此  所有的恨意  便更加的深厚了吧

    “赵天齐  全北汉上下  都欠了你一份恩  ”刘疏妤的语气有一些急促  所以  前些次她受尽责难也能够说得通了  赵天齐的恨意十分的深远  所以让着她來这里和亲  就是想要父王也知道  有些恨意  即使是相隔了些许子  也必得是要报的

    “疏妤  就算是你父王沒提起过你  我也是知道  你却是你父王最疼的女儿  他之所以将你与你母妃贬去冷宫  便就因着想要给你最好的保护  所以  让你來和亲  的确是因着我也要让你父王尝尝  什么才叫做疼意  ”赵天齐的手指搭在了刘疏妤的手背上头  将手心里的温暖递了过去

    刘疏妤看向了赵天齐  仇恨  原來一切都是因为仇恨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