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也是一种解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赵天齐的话头一落下來  门里头便就是扯起各色的悲鸣之声  女子的声线嘶哑中透着悲色  转在了在场的女子耳里头  使得个个唯恐被殃及池鱼

    居于高位上头的三位宫妃  唯有刘疏妤跟贤妃的面色并沒有一丝的变化  要论面对生与死的场面  沒人比刘疏妤所见过的要多  就连她自己的上都牵扯出了红血的光彩  她看着良才人与小玉被拖出了外头  那被扯在地上面头的衫衣衣摆  划破了她眼里所仅剩下來的暖意

    还记得烟雨茫茫  房帘子下头闪进來的人儿  淡色如竹的碧青  让着寒冬的暗沉中多了景的光彩  而如今那一方景  只有红血将之浸染  再也无回援的余地  一想到小玉  小月的脸容便就再一次的浮上了她的眼前

    若不是那些南蛮子的进袭  小月会好好的活着的吧  她是知道战场之上女子是什么样的下场  她的思想往那上头一想  心就隐隐的开始发疼  眼波里头有朦胧的水雾在慢慢的升起  安息吧  尘凡已经如此寒冷  再待下去  连着心都只能被寒意包裹了吧

    叫喊的声线从近而远的了开去  三尺白绫下头是素颜的残妆  生死两茫茫  不过是手段交锋之下的牺牲品罢了  刘疏妤头一遭的沒有开得口  事处到了这一步田地  她已经沒有办法再后退一步了

    唯有踩着红血  才能够将她所想要掌握的一切摆上了台面  否则  这伤痕的恩  便是无法还清了吧

    喜常在呆坐在了木头椅子上头  有东西在碎掉的声音  她看了一眼高位上头的赵天齐  面容还是那么俊朗丰毅  连着每一寸的皮都是十分的清楚  但  那手段下头的无限铁血  还是让她的心有一丝的冰冷

    无论是不是他的宠妃  一旦是与着他的江山权势有威胁的人  绝对是毫不留  可笑的是  她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无疑  刘疏妤看事远比她看得要通透得多  之前刘疏妤摆着傲然的面容之时  她还对此哧呲以鼻过

    可是  就是那一种傲然的面容  竟然是最为明白事曲折的人  她紧紧的将手里的锦帕子捏住  丝缎将她的手指勒出了好几道的红痕  刘疏妤与贤妃  沒有一个是容易对付的角色  这一层  还是她跟良才人沒有看得清楚

    与虎谋皮之下  果然还是要付出红血的代价  她看着旁位的木椅子上头沒有了影  只留着刚刚还卷绕在鼻息间的淡香  寒色森然  空寥寂寞

    刘疏妤的心思还沒有完全的隐下去  便就是赵天齐淡薄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來  “全韦  传本王的手谕晓喻天下  良才人谋害王后  三族尽数陪葬  ”诛灭三族  可就是好几百人被牵连  喜常在原本立得笔直的脊背一下子被打弯了一些发

    这一层面  刘疏妤才发觉  她与着赵天齐之间的手段狠绝还稍欠一些  她顶多是让着喜常在与着贤妃因此事而互相争斗  而这一层  只不过是以着良才人的殒灭而告终  可是赵天齐  索就让那恨更深一些

    她顺着言语中的寒风望向了高位上头的赵天齐  无谓是谁  赵天齐都不可能手下留  但是  她看向赵天齐之时  赵天齐回望的眼风里头  明明还带着淡淡的暖意  仅仅只是那一丝  便就是极为的难得了

    闹剧的散场  却是在最终人命的殒灭之下终结  她由着小清的扶着迈开了步子  当脚步一踏出尚书之时  沒來由的  她的膝头引申出來一股子的酸软  若不是小清扶着  只怕她就势会被摔倒在地上

    “娘娘  ”小清的手指挽了素色衣袖搭在了刘疏妤的手臂上头  给予她支撑力  一如那一夜小玉扶着她那般  刘疏妤着了粉色光彩的鞋面从光洁的石板上头挪开  來北宋  不过几月的光景  但这几月  过得却是这般的苦涩难忍

    迈开了阶台的轮廓  刘疏妤凉凉地开了口  “小清  其实相于我來说  最不想要索要的  便是红血了  鲜血淋漓的场景  太过于冷冽  若不是处了这个份  我又何苦会如此行事呢  造化弄人  也不过是如此的吧  ”

    声音之中  自嘲的意味颇为的浓重  小清点着  将温暖的言语洒向了刘疏妤  “娘娘  有时候  命数便就是这般  越为的不想要做的  就有人着如此做下去  那是小玉的命数  娘娘已然给了她一次机会  是她太过于愚忠罢了  ”

    刘疏妤淡淡的一笑  笑里苦涩若莲  “小清  此番三人前去  唯有咱们两人回去了  若不是良才人的这一手  本妃又怎么可能会将旁的这么早的就舍出去呢  小玉与着小月的子最为的相像  却是需要时辰的交心  可是眼下头  本妃最缺的  便就是时辰了  ”

    贤妃沒有给她缓解的机会  步步的紧  迫使她不得不出手接下她们的招数  刘疏妤吐了一口浊气  任白色的光晕洒在她的眼风里头  是啊  命数  总归还是命数使然  连她都无法逃脱  更何况是小玉呢

    “娘娘  您还得放宽心些才是  尘凡如此的冰冷  其实有时候  早离去  也是一种解脱吧  ”小清淡淡的开了口  她与着小玉是截然不同的子  但凡是与着自己有利的一方  她才会依势而附  所以  她才能为君上的得力之人

    这王宫里头  同或者是怜悯  通通都是空口白话  谁的手上不曾沾有着鲜血  口头上的言语  不过是为了缓解自的悲伤  如此而已  她懂  刘疏妤更加的懂

    “若非不是为了全北汉  我也会寻找那一份解脱  ”她的声线极淡  吐在寒风里头  便就顺势被打碎  根本沒有被人察觉得去  “走吧  眼下里头  不是触景伤的时辰  咱们  还有战役需要打  ”

    说着  浑上下的悲伤然于无存  只留有了最淡的语调  她就着小清的扶着  回得去了锦月居  这一层面  赵天齐的手段就是给她的讯息  连根拔起长空一门的根基  就不会太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