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她也会铁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娘娘说得极是  就连本妃都还得是受尽了红血之罚才能坐得这嫔位  妹妹当真是好福气啊  ”刘疏妤的一句话里头  红血两个字咬得极其的重  要坐上高位  就必须要受一番红雨的浸染  就如同她那样

    此番下來  就得是她要铁血的时辰了  喜常在的眉头越收越紧  她前番前去瞧长空挽瑶  的确是有些心下有愧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长空挽瑶的往生就是贤妃下的手  但为了她母亲主位的份  她却推波了一把

    虽然事过后风平浪静得很  可她从來不敢放松警惕  君上不是不发作  只不过是顾忌着朝堂的风波罢了  再加之君上那几闭不见臣  就更加使得她不敢轻举妄动  好容易闻着风声稍平息了一阵子

    她便就是想起小时候与着长空挽瑶分饼吃的景  那时候母亲跟大姨娘还是相好的姐妹  但直到长空挽瑶被送进宫内成了长空王后那一起  一切  便就是变了  而她  也因此见到了传闻中铁血无的君上

    喜常在的眼波望向了高位上头的赵天齐  只瞧得赵天齐的眼皮未抬  坐于高位上头  一片的冷寂  这样子将冷冽的气息尽洒出來的模样  让着她的心下打起了雷鼓  刘疏妤的每一个字莫不是带尽了铁血之意

    这也是能够说得通的  无论是她还是旁的人  对于跟着自己个有着相似子的人  总会沒來由的生了好感  而刘疏妤能够成为宠妃  也只怕是因着子跟君上极为的相似吧  同样的铁血  同样的冷

    “容嫔娘娘说这话  臣妾可就是不懂了  难不成但凡是进得了明霞内的人  都是与着谋害长空王后有关系的么  那容嫔娘娘虽则说是带了君上的手谕  此番踏进去了明霞  是否也有着关联  ”

    喜良才眨了眨眼波  对着刘疏妤话里的曲折主动出击  无论如何  她也不能将着自己也置于危险的境地

    刘疏妤的的唇角轻轻的往后拉扯了一番  这言语倒真是纰漏得很  以为这一番话就使她也束手束脚了么  太天真了  这王宫里头的女子  哪一位不是心思缜密  只有刚刚才进得來宫内的妃嫔  才会这般的只顾了前头  顾不了后头

    纵使是长空一门的侯府之女  怎么能够跟着她这从小生长在北汉王宫相提并论  刘疏妤缓然一笑  “妹妹这句  可是对着君上也生了疑心  ”事发当天  她可是生了重病缠绵在锦榻上头  就算是她有心  只怕也是无用了

    喜常在的脸色微微的变了  但刘疏妤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  逮住了机会就会一股子的吐出言语來  “况且  妹妹可不是先去得了明霞  又怎么会知道本妃前去做什么呢  妹妹可真是贴心的很呢  ”

    贴心得都知晓她去明霞究竟做什么了  刘疏妤的眉头轻轻的展开  瞧得对座的喜常在端正了坐姿  散在木头椅子上的衫衣因着动作一缕一缕的搭了下來  但凡是心中有曲折的人  是必会在动作上有所晃动的

    就如同这喜常在一样  面色的坦然还不够炉火纯青  比起长空挽瑶  差得太远了  至少  长空挽瑶在面对她挑出來的话头之时  还能够对着她清明的回还之意  于此  要对付喜常在就更加的容易了一些

    但她所要做的  却不仅仅是只针对喜常在一个人  贤妃的根基太深  唯有赵天齐在前头动手了  至于长空一门  因着贤妃的关系  才使得元气大伤  只要她将一切的事都对喜常在挑之明了  长空一门才会转手对会贤妃

    到时候  那才是他们坐山观虎斗的最佳时机  但在那之前  她就必须要挑高那其间所带出來的曲折才行  只要扯得人疼了  人才会有最直接的反应

    而要疼的最佳办法  就是贤妃做她手里的刀锋  但是  要让一位心思缜密  比她手段还要狠绝的高位妃子做刀锋  是极不容易的一件事

    不过  沒有关系  贤妃的子  沒有人比她更为的了解  她的手上是掌着贤妃的把柄  就只要等着贤妃朝她动手  那么  就是一切最佳的机会  眼下她之所以迫使贤妃不对她动手  便就是这个缘由

    长空一门还未有被扯疼根脉  无论如何  现在都不是最佳的时机  长空一门的女子多则上百  但为嫡庶的  也就不过四五名罢了  除开了喜常在跟长空挽瑶之外  其他的女子唯有第三女的年纪够上

    但  这第三女却是被下嫁给了赵天齐手底下头的参谋将军  韩曲  这韩将军她是见过一回的  就是那一她端了毒药前去瞧得赵天齐  所见到的那名韩将军  只要借着贤妃的手除掉了喜常在

    长空一门  就会真正的跳脚  要等后头的庶女长上來  还需要有几个年头  这年头是他们最等不起的东西  这里头的变数太大了  他们不敢冒这一个风险  那么  这疼的感觉  便就是长空一门要下狠手了

    相较于朝堂之外  刘疏妤所能够占得的势力太少  贤氏一族的势力  在宫外头可也是极为的强硬的  原本贤妃就是对着长空一族恨进了骨头  只需要再添上一把火  这火焰  便就是会更加的燃得大多了

    刘疏妤看向了贤妃  良才人可是喜常在的心腹  只要良才人被扯下來  喜常在对付着  就是事半功倍了  她的唇线再一次的挑开  两番的言语相交  可就是她要与贤妃下得子了  “不知道  贤妃娘娘是不是这般的以为呢  ”

    贤妃的眉头轻轻的一收  看着刘疏妤时  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容嫔娘娘说这话  自是十分的在理  本妃那几可是未出得内一步  相较于此事  也只怕是有心无力了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刘疏妤打的什么主意  但是  就算是她知道  也沒有办法脱了  只是因着那一切的事  皆皆有她参与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