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他的袒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沒  沒有人指使小民  小民的确是容嫔娘娘的未婚夫婿  ”陈小虎的话头  让刘疏妤只觉着很无言  她眨了眨眼睛  朝着陈小虎开了口

    “才人妹妹  此番将这人挑出來言明是本妃的未婚夫婿  是有何意义  证明本妃与他有苟且之事  还是说妹妹只是想将他找出來罢了  ”刘疏妤将手指搁在了一旁的木扶手上头  果真是愚蠢啊  单凭着这一点就想要拉她下來  太天真了

    一旁的贤妃因着此事眼波连闪  却是沒有再打算开口的意思  有些火  燃着自然好  但却不要将火烧到自己的上來

    刘疏妤了然的看了当下的妃嫔  沒有任何人再开口  沒有了贤妃一旁的辅助挑头  良才人与喜常在便沒有了其他的手段  她只觉得很好笑  找了这一个人來  究竟是意何为  她沒有跟陈小虎有任何的相交之路  更何况  她望了一眼赵天齐

    有沒有苟且之事  赵天齐是最清楚不过的  她的脸上爬上了一缕无以言明而说得去的红晕  红霞轻飞  辗转在清白的容颜上头

    而  这一层  有了最高位人的信任  行起事來  倒就更加的容易得多  这三方皆皆要置她于死地  她现在所能够靠的  也只有赵天齐了  相恨之余  也是于血海之中的相濡以沫   她与赵天齐之前  残存的  除了极致的恨意之外  所留下來的  还有赵天齐于她的保护

    “姐姐  你还是沒能想得清楚么  若不是最为亲近之人  怎么可能会有那一方贴衣物  那么  姐姐前來和亲  未能禀明  便就是欺君罔上  ”喜常在抿了抿嘴唇  将刘疏妤的目光尽数吸及了过去

    这一层上头  她不知要做何解释  赵天齐头一回因着恨意來得了锦居月  却是未有在内务府内存下牌子  如果赵天齐将此事挑明  危机倒是能解下去  但这样一來  要想将长空一族一网打尽  只怕又得是功亏于篑了

    赵天齐的眉头一收  扫了一眼刘疏妤  他是知晓她是想的什么  但就算是会使这一次毁之殒尽  他也一定要护得她周全

    “本王指点名讳让刘疏妤前來和亲  便就细细的查探过  怎么  妃们便是对着本王也生了疑心了  ”赵天齐言语坦然  还里头所带起來的森森冷意  使得在场的人全都噤若寒蝉  不敢再多开一句口

    刘疏妤看着赵天齐从高位上头起  背着双手立在了陈小虎的面前  “看來  你是不会说实话了  不过沒关系  本王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至于这帖衣物  良才人只怕也是有东西落在了他人的手心里了吧  连着众人瞒着本王  真是好得很  ”

    现番贤妃沒再插上一手  刘疏妤想要出手解决良才人  也是衬手得多  “君上  臣妾以为  喜常在妹妹只怕也是知的  否则  这下子怎么单单是拿了本妃往的衣衫过來呢  如若是本妃  便早早的就让手底下头的人  带了人去得了堂里头取了证物了  ”

    换成了刘疏妤  她也绝对不会让手底下头的人自去取了证物  这太过于风险  就算是她再心思缜密  也是会留下蛛丝马迹  依着她來  便会假借着他人的手  來将这一层事付诸行动

    她扫了一眼坐于对面的喜常在跟良才人  还是涉世太浅  如若是长空挽瑶  是绝对不会这般的轻举妄动  前番贤妃将话头挑着出來  总归是心中有数  但刘疏妤却是知道贤妃的  倘若涉及到季氏一族  那她便不会再轻举妄动

    江婉雪跟长空挽瑶的两条人命  足以使得季氏一族掀起了风波  那么  贤妃不会冒险  刘疏妤将目光落到了贤妃的上  只见得贤妃的左眼角轻轻的往着上头收拢  那一枚尾端的刀锋之色  想要刮上她的血

    贤妃的子  刘疏妤摸得一清二楚  手段狠绝  心思极度的缜密  但有一致命的弱点  一旦有丝风吹草动  而这又是贤妃所不能掌控的  那么  便就不会再轻举妄动  刘疏妤轻轻的一笑  而这弱点  就是她要狠狠踩上去的软肋之处

    现番被一条绣边的花纹络印牵扯得沒有办法动弹  便是刘疏妤早早的下的  而良才人  既然她送上了门來  她刘疏妤也是不打算再放过了

    “來人  本王听闻着乱棍之下总是有勇夫的  红血所见  也不知你能不能受得住  区区口中言语  一方已经久久遗落的贴衣物  本王想要听听  妃们可是还有何话说  ”赵天齐抬手招了外头的兵士进得了尚书里头

    陈小虎抖着子  瞧得那兵士过來一边一个拉得他的手臂  顿时  他再沒有了起先的那般直言不讳  张口就喊着饶命  “君上饶命啊  小民  小民只是送得宫菜的小贩子  前番被良才人娘娘召了过來的  娘娘  娘娘  你可是要救我啊  ”

    赵天齐的眼中生开了冷色  他之所以会让刘疏妤从锦月居里头挪出來  就是要让她自己将这一切事所解释清楚  他就算是想要直面的袒护她  也得要先将她的安危摆在了最上头  极致的相恨之余  便就是时时的想到  只要想到  就会是脸面现在了他的面前

    从來  从來在他的心里头  沒有人是这般的进得他的心痱之处  其实  之所以会在意刘疏妤  不过是因着她的子与着母妃最为的相似吧  一样的淡然如水  一样的傲然顶天  也一样的冷凉如冰

    而他却是知道的  他对刘疏妤的保护  却不是因为母妃  在刘疏妤那里  他却是看到了最为明朗的光彩  即使是面对多重的险境  也面不改色  这一层  却是母妃所沒有的  母妃只会手段绝绝  也绝对不会带上一丝的温暖

    “才人妹妹  可还有何话说  ”刘疏妤面不改色的将言语吐了出來  良才人总归还是一介的奴才  而奴才就是奴才  即使是为了主子的份  也绝对不可能会考虑得这般周全  只怕那物证  也只是贤妃或少的透露了一些  真正的物证还在贤妃的手里

    良才人与喜常在  再番是被着贤妃摆了一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