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风欲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赵天齐叹着气息  将刘疏妤轻轻的拢在了怀里头  只有这样才会觉得温暖沒有远离他而去  “疏妤  这几天  外头便是会有一场血雨了  我已经寻到了良才人的未婚夫婿  本王这一回  要彻底來个釜底抽薪  ”

    刘疏妤轻轻动了动头首  看來  良才人的这一层上头  赵天齐已经明了她所要做的事  而他  却是先一步将良才人推上了风口浪尖上  她原就对着良才人沒有好感  一因着被封着才人之位后的傲慢  就使人提不上好口气对她

    倒不是她刘疏妤看不起良才人的世  这世道  沒有任何人是想要有着卑世  但这种靠着打压别人而迅速上位的人  她却是真正的放不上來的那般的好脸色

    天际的发白  是赵天齐的离去  一时之间  她周边的温暖也一并被赵天齐带走了去  看來这一层的足  便就是赵天齐给她最好的保护吧

    她披上了衣衫  下得沿  风起  而树也不止  就算是赵天齐不动手  她已经煽过了贤妃  毕竟贤妃如今如中天的地位  是最不容下看到有另一位四妃之一來跟她掐上架  再说了  喜常在的姓氏  可是唤作的长空

    长空一族  从來都是贤妃的眼中钉  中刺  贤妃是绝对不会让这一层事散出來  看來有些时候  氏族大家的地位  却成了丧命最强有力的支撑  刘疏妤挑了挑烛台上头的烛芯子  使得光亮被升上了一些

    门被人轻轻扣响  声响很明脆  刘疏妤却是眼底带着笑意  外头的形  她不可能不会知道的  因着  她的眼线可也是不少的

    她扶着衣衫去将门打开  一暗色斗蓬的女子显在了门前的阶上头  刘疏妤左右细看了一下  沒有任何人  这才放了女子进得

    “娘娘  ”青慧的眼里还带着寒霜之色  轻轻唤了刘疏妤一  将拢在了发际上头的斗营蓬子取了下來

    刘疏妤点了点头  递了还有些乎的茶水上去  “青慧  外头的形如何  ”形如何  还得听得青慧的言语出來  她在外头能够自由的出入  自是会知道外头的事  她现在得要知道  贤妃是个什么态度

    “娘娘  果然不出你的所料  贤妃已经在喜常在上下手了  不过这一回  却不是对付良才人那般用了男子  而是  用了女子  ”

    青慧的眉梢轻轻的挑了起來  最后四个字  用了极重的语气  刘疏妤唔了一声  用了女子  这一层  她倒是有些好奇为何贤妃是这般的行事  对付良才人倒是在她的掌握之中  但  现番的用得女子  的确是让她的有些奇怪了

    “哦  用了女子  如果本妃沒有猜错的话  那么  这名女子  可是会被送上长空无俊的府上  ”传闻  长空无俊长相俊美  但为人  有一个最大的弊端  太过于沉迷于美色之中  但凡是美的物事  都会送收藏在府内

    刘疏妤看着青慧的眼中挑起來赞赏的色彩  “娘娘的心思缜密  的确是如此  这名女子  是被贤妃娘娘送得去长空无俊的府上  而这名女子的份  娘娘能够猜得出來是何人么  ”青慧将话语挑了起來

    女子的份  以她的想法  总归还得是有一些重要的  否则  青慧不会这般的询问她是何人  如果是要被送进长空无俊的府内  容色肯定是要倾城的  那么  这一个人  最好的人选  就是良才人的亲生妹妹  尚清婉

    “这一个人  看來只怕是与着良才人有关的吧  本妃倒是沒有想到  贤妃的触手已经遍布在了朝堂之上  就算是有了血脉相融  也是抵上了人的弱点  哼  尚清婉这一回  总是会成了喜常在的痛处  这一回子  可是闹了  ”

    青慧轻轻的一笑  “娘娘说的是  尚清婉的把柄被贤妃捏在了手心里头  她不敢不照着吩咐办事  而那一枚把柄  还是贤妃的娘娘递过去的  王爷已经与着君上密密的交谈了一番  详细的过程他们已经知道了  君上的意思是  坐山观虎斗  ”

    坐山观虎斗  刘疏妤轻轻的一笑  “这倒是一个好决策  你小心些  我内的小玉  子单纯  但却是贤妃的人  仔细着不要被她知晓你的行踪  ”她的手指在木桌子上头轻轻的扣敲  总归还是在小玉的面前要与着贤妃联手才是

    “我知道了  不过娘娘  王爷让我转告娘娘  小清可用  她是君上的人  用起來  会得心应手得多  ”青慧点点头  却是刘疏妤轻微的挑了挑眉沿  小清她自是知道是赵天齐的人  只不过  现在还不是要用的时候

    刘疏妤指了指天色  意是对着青慧言明  天色亮了  而要用着小清这一层还不能这般的急  总还得是要有时辰來回转

    青慧将头顶上头的斗蓬拢上了发际  朝着她行了一礼  迅速的离开了锦月居的门  他们不会知道  青慧可是会有着武艺的  而这一点  还是她在青慧的手指上瞅到的硬茧子  她之前有意的在青慧的手指上拍了一番  却是发现了这一层

    看來  赵天羽用人  也是极其精准的  刘疏妤却是沒有想到  良才人那一方  却是窝里反了  贤妃的行事  果真还是心思缜密得紧  而且就冲着这一层上头  这个对手  就够她用上力量

    如果她的旁沒有了赵天羽跟赵天齐在  只怕也是不能对着时事掌握得这般的明朗  而且  虽则说她之前与着贤妃联手  但总还有风险存在的  贤妃对于棋子的拿捏可是极为的清明的  她沒用的下场  就会跟着长空挽瑶一样

    三方之下的力量  总归不是她这个和亲的公主可以相抗衡的  就算是她的心思再缜密  总会有百疏一漏的时候  那么  现下就等着风起下头的暴风雨來临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