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温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沉默的气息顺着刘疏纡的思绪飞而漫开  原本就静溢的夜色  透了缕愫的味道  赵天齐垂在肩头的墨发  轻飘飘的拂过刘疏妤的秀脸  “赵天齐  这算是动么  在极恨之后  这样的暖意  便是这层的意思么  ”

    赵天齐的指腹轻轻的落在了刘疏妤的肩头  他能够知晓刘疏妤内心里头的挣扎  一面的恩  一面的恨极  处这两方的境地叠合之下  无论如何  都是会让刘疏妤极为的两难  但他  想要让她明白  他之前对她这般  是因着他知道  在北汉的后宫之内  最不受宠的公主  其实是刘继元最疼的女儿

    他开口索要刘疏妤前來北汉和亲  不过是要让刘继元好好看着  他最疼的女儿  是怎么的被他辗碎在掌心  之前天羽  虽则说同得他上得战场  却终是不会明白  他之前并不是对刘疏妤劝  只是因着  她被刘继元重重的保护

    “疏妤  举凡是最不想要你面对的  便就是给你最好的保护  这一点上  你自会看得清楚么  动只在于你如何的动得心思  而不在于物事的界定  ”赵天齐黑色的夜行衣微微的起了涟漪  红尘执  一旦踏进  便再也不由已了

    他永久的记得  那在浣衣房内  刘疏妤手指挑开刚刚洗净的浅紫色披肩之中  透明的水珠子从她的脸面上头轻柔的挑开  每一珠都落进他的眼里  和着刘疏妤傲然卓绝的面容  著成一副美妙的丹青画卷

    心思一动  赵天齐的唇线落在了刘疏妤的唇角  却是让刘疏妤轻微的一震颤  昔前在天牢前头  赵天齐过來瞧她  也是有着这样的动作  但带起來温度  却沒有现在的这般暖和人心

    刘疏妤的眼眸被赵天齐的手指覆了上來  却是使得她的眼角湿润  珠泪扬扬洒洒的飘在赵天齐指缝里头  十七载的人生  她从來都沒有觉着心下温暖  由着母妃的被打入冷宫  她所眼见的  只有森冷的手段  以及最残忍的红血

    赵天齐的这一番话  落在她的心上  带起來一股酸涩味道  铁血冷  不过是赵天齐想要站稳脚跟的手段  她与他  从來都是极其相似  两厢皆皆是悲凉的人在一起  所求的  不过是那丝丝的暖意

    处一个位阶  从來都是无可奈何  如果无法面对  就必得承受  而一旦承受不起  就是要见到自己首异处的无限悲哀

    她的子被赵天齐轻轻的拢进了怀里  细软的衣衫滑着她的脸面  赵天齐将她的眼睛捂得紧  她只能从赵天齐的动作之中  分辨他要做什么  她的耳线被赵天齐轻轻的含在了唇线上  柔软的唇瓣在上方不断的辗转

    为着最为深刻的义  也为着两厢所无法朝人言语下的悲伤  她的上暖意斐然  不断游动的舌尖她的脖劲  脸面上头不断的游移  这一场红血之下的交锋  谁胜谁败已经不再重要了

    刘疏妤只觉得全沒有來由的软绵  她的衣衫正备一点一点的褪下  她是应该要挣扎的  但  细细的动作  却让她只能静立于内  半天沒有一丝的动弹  之前赵天齐可不是这样的轻柔对她

    此前  此景  夜色蒙蒙之下  赵天齐仅剩下了明媚的暖意  这样的暖意  使得刘疏妤的全都是滚烫灼  谁被谁救赎  谁又是温暖了义  她无法分辨  只能躲在榻上头  由着赵天齐将她上的最后一件衣衫子扔出了幔之外

    她现番于赵天齐來说  是相互取暖的同伴  是在对于后宫前朝的血雨下联手的盟友  若宿命不顾怜残花的入泥  那花便就自我的傲然绽放  她的手慢慢的袭上了赵天齐光的背沿  触到的  不过是一方已然结痂了的伤口

    伤口疼人心  虽然结了痂  但却是永远的存在  一旦被撕裂  就是疼彻心痱  赵天齐的浑一震  俊朗的面容上浮上的浅笑  让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从儿时起  他就是亲眼看着母妃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将王弟捧上了天际

    而他  却只能在母妃都想将她揽下帝位下头之时  对着母妃恭敬的唤着圣安的言语  他不是石头  也渴望母妃对待王弟那样  将他捧上了掌心  可是最后他所得到的  就是母妃冷冷的嘲他言语  她  不是他的母妃

    多么残忍呵  赵天齐的眼眸泛起丝丝的忧伤  他紧紧的拥着刘疏妤的子  渴望从她那里得到一丝的温存  就算是他与她已经血脉交融  躯体这般的相近  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子的寒意转在心头  无法

    刘疏妤只觉得上方的赵天齐轻微的在叹息  她现在瞧不到他的脸  但却是知道  赵天齐现下  只怕是极为的伤心吧  这样的温存  带着浅伤的辗转在他与她的之间  她的唇线轻轻的挑开  “赵天齐  有些事  如若无法改变  就只能承受吧  ”

    这一句话  是她多年前就体会到的  如果连自己都沒有办法看得开  这世道  还有什么是美好的呢

    是啊  如若无法改变  就只能承受  赵天齐松开了覆在刘疏妤眼眸上头的手指  她于他來说  也是不好过的  现番却是來安慰他  在刘疏妤的傲然风骨下头  也是因着宿命的责难  她其实与他  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所以  你才会傲视宿命  立于天地之间  疏妤  若你我都不是处这等份  兴许结局就会不一样了吧  ”赵天齐不断进的动作有一丝的停顿  这般的渴望温暖下  都是无以言明的浅伤  如若忘不掉  那便从头再忘吧

    总会有那一天  将所有的怨怪都忘得干干净净  彻彻底底  而那一天  赵天齐也是想要  刘疏妤静立在他的边  赋予时辰最为美好的华色

    那样  所有的悲伤  都随风而逝  再不会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