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这会是动情了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自打午时被足起  便就一直坐在锦月居的堂上  丝毫未曾动过分毫  小清跟小玉互相眼望了一眼  她们自是知道今番君上为了良才人的缘故  而将娘娘足在了这锦月居里头

    “娘娘  您吃些东西吧  从午时到现下  您未曾进了一粒食  子越发的会被拖累的  娘娘  ”小清扶着刘疏妤的肩头  将关切的言语洒进了刘疏妤的耳脉里头  她是知道良才人的子的  倒打一耙是宫人们惯用的伎俩

    良才人不过是仗着喜常在的缘故而被晋的位份  就凭着良才人的容色  根本就无法与刘疏妤相较而去  再则说  那子  也同其他的宫妃如同一辙  她不以为君上会这般的将良才人放进眼里去

    可是  今番她却是亲耳闻听到君上因着良才人  而将娘娘足了  这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落到了小清的心头上

    “是啊娘娘  就凭良才人那人  娘娘不值当为她拖跨了自己的子啊  ”小玉是最瞧不惯良才人的  前番还同是奴才的时候  就指着他们干掉粗使活路  自己却是躲在了喜常在的前  跟狗腿子似的

    想着这些她都來气  而现下  自家娘娘还因为良才人的过失被倒打了一耙  囚在这锦月居里头

    “哼  良才人算是什么东西  值得本妃生气  本妃最恨的  就是明明是自的错失  还让着他人受刑罚  她既然都是这般动手  本妃也不用如此客气了  ”眼眉之中是一片的刀锋寒色  但言语却是沒有半分的起伏  越为沉静  便越会叫人瞧得她气极

    小玉抿着嘴唇  未曾发得言语  良才人八成还不知道自家娘娘的手段  前番与着贤妃娘娘联手  可是让着长空一族都差点跳了脚  一旦是刘疏妤恨极了一个人  接下來  便也会同君上那般  扯出红血的手段

    此番娘娘被良才人陷害至此  沒有理由将这口气咽下去  举凡是她受了这样的委屈  都忍不下这口气  更何况是一向傲然卓绝的娘娘呢

    刘疏妤冷冷哼了一声  “娘娘说得是  何苦跟着那奴才胚子置气呢  ”小清瞪了小玉一眼  沒事做什么扇动娘娘的气头  现番被足也算是好事  贤妃娘娘可是眼睛容不得沙子的  必得有其后手來对付

    “行了  你带着她们都下去吧  本妃乏了  想要静一静  ”她估摸着天色近得浓黑  赵天齐也会是这时候來了  现下风声正紧  可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纵使是自己手底下的人  都不能言说得去

    小清俯了俯子  领了在内的侍女便就下去了  刘疏妤揉了揉自己的膝盖  现番的寒之症稍微的减轻了一些  但还是有一丝的酸疼在她的骨头里漫延  她被绾在头顶的发髻上  坠着的金镶玉坠子反透着烛光  扯起最为明朗的光彩

    还未等得她抬起头來  却是听到耳边上漫着一股子的轻微的响动  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开  “你这个登徒子君上  夜半三更來得嫔妃的内  还这般的大斥斥的  ”手指还在亵裤的边沿滑动  言语却是沒了初初的那般的轻讽

    “那是自然  本王这不是为了衬衬妃的言语逞强么  ”这一句话  说得很浅白  便就是朝着刘疏妤言明前番她在良才人的面前逞强的言语  为昔宠妃的位份  无论如何  她都得是要将脸面色彩带足了去

    她将自己的衣衫盖住了膝头  刚刚一抬得起头來  就是一股气从前方扑在了她的脸面上头  赵天齐的面容凑得她极近  几乎鼻尖都要抵上她的似的  刘疏妤不得已微微的偏了偏头

    “臣妾可是比良才人妹妹委屈得紧  君上现番不是让着臣妾足了么  怎么着  君上不是说任何人不得出入么  君上自己个倒是先破了规矩  ”赵天齐扶了扶刘疏妤的面容  却是扯起了一丝调笑

    刘疏妤浑一哆嗦  赵天齐的指尖依旧是这般的冰冷  但却是少了一些冷硬  “疏妤  本王将你足  你可还是怨怪上我了  ”

    怨怪  她这可是在报救得全北汉一族的人的恩  纵使是回得被挑断脚筋  她也绝对不会开口说上一句怨怪

    “怨怪  我之前的确是怨怪你  我的脊背  被利用來和亲  被贬进浣衣房  都是你加注在我上的责罚  这些根深在心底深处  原本是无法抹灭得去的  但是赵天齐  若不是你为援手北汉而受得伤  现番的处境只会不会如此的棘手  ”

    说到底  她与他联手  是在理之中的事  但赵天齐却是皱了皱眉头  “如今的处境  刘疏妤你却是因着我援手北汉么  ”她从沒有瞧得过  赵天齐一双墨色的眼瞳是这般的扯人心痱

    的确  在她心里  她与着赵天齐联手  不过是因此罢了  但现今被赵天齐如此言明  她觉得有一丝不安爬上了心头上  而这种不安  却是带着说不出口的心口碰撞  离她这般的近  所想要的  也不过是她的满心之

    “赵天齐  现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如若她自己都无法理得清楚  那她就选择避其锋芒  唯有这般  她才会觉着自己并未失去她的这颗心

    赵天齐沒有离得刘疏妤的侧  却是更加的凑近了刘疏妤的眼瞳  “刘疏妤  如若无法面对  你就会选择逃避么  我不以为你是铁石心肠  这般的退而求其次  不过是你心下不敢相信罢了  你对我  的确是动了  ”

    这会是动了么  赵天齐此番将话挑明  却使得刘疏妤的手指头轻微的打了下颤  赵天齐现番是在她承认  她是对他动了  她如若无法面对  赵天齐就将事摆在她的面前  由不得她再逃开

    可是  她怎么能够说得清明  她对赵天齐不知是感激还是动呢  她看着面前的赵天齐  半天无法张得了口

    之一字  可是绵长深远的  她  会是这般的相对于赵天齐么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