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戏得演足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晨光还未有从天际的边端泛得浓密  雾淞遍洒在了树木的顶端  寒风瑟瑟之中  是刘疏妤静立在锦月居的门边  今的天色  有了不同以往着的暗沉  小清拾了一件绣了紫色花边的厚实衣衫搭上了刘疏妤的肩头  刘疏妤微微一偏头  抿嘴一挑

    “这天色  近越发的暗了  瞧着应该是要下得雨珠子了  临着色近了  怕是最后的一场雨了吧  ”

    天色越沉  所含着的雨滴就越重  小清点点头  瞧了一眼近乎夜色的天际  “娘娘  紧着应该是要下得雨了  只是  娘娘不为着自己打算一下么  喜常在娘娘刚被抬为了嫔位  与娘娘有平坐的势头了  ”

    喜常在封为嫔位  的确是跟着她平起平坐了  只不过  想要坐得稳  还得看着手段如何  越成为矢之众的  就越是别人的眼中钉中刺  “她想要坐在那位置上  也得看能不能坐稳  君上宠她  总还算是好事  ”

    她这一层上头想得开  跟着赵天齐一联手  她也算是有了最为好的权势支撑  而要让喜常在可以更加目中无人的最好法子  就是赵天齐打压她  宠得最高  那么  倒时候拉下來就会摔得越重

    小清点点头  正说着  却是听到外头小旬子递了贤妃娘娘到访的言语  “娘娘  贤妃娘娘这回过來  只怕是为着喜常在的事了  不知现下  咱们该是作何呢  ”

    贤妃过來  是意料之中的事  刘疏妤挪开了形  “快请娘娘进來  ”说着  将拢在肩头上的衣衫递还给了小清  朝着门外头迈了过去  她的唇线微拢  却是贤妃搭着思月的手指踏上了锦月居的三步阶台

    刘疏妤急忙迎了上去  朝着贤妃弯起了形  行了浅礼  “臣妾给娘娘请安  愿娘娘金安千秋  ”言语越发的低沉  却是贤妃微微一抬手  却并不若之前那般拍在了她的手背上头  刘疏妤眼波一闪  忖度着贤妃现下的心思

    如若她是沒有猜得错的话  贤妃对她只怕是心生了嫌隙  现下贤妃可是在后宫如中天  前番对着长空挽瑶下了手  也是沒有任何的后果等着  于此  就更加的将气势散在了她的面前

    “起來吧  嘴角越发的甜顺了  本妃瞧着你这锦月居也越发的暗沉  想來  可是因着你生了大病的缘故  ”刘疏妤的眉心有些微突  贤妃的这一句里  意思是很明显的  如今的喜常在与她的位份平起平坐  对于贤妃來说  是一个极大的祸端

    她的处处被打压  会让着贤妃以为  赵天齐已经在对着她暗暗下了手  如此一來  倒是会使得贤妃危机感存下  而这  也是赵天齐与她联手之后  所最想要得到的结果  但她的面目上  却不能有一丝的破绽闪现

    “娘娘说得是  紧着天色如此  臣妾的内也被沾了一丝的暗色  娘娘请  小玉  上茶  ”刘疏妤说着就挪开了脚步  吩咐着小玉上得茶來  这贤妃的到來  估摸着还是喜常在惹得贤妃的心口上梗了一枚生刺  她这番还得做好棋子的份不是

    贤妃微微一点头  月白的指头搭在了思月的手臂上  粉色的锦棉拢在了贤妃的指尖上头  指甲也被浸过了一片的暖色  刘疏妤嘴唇一扯  沒有了王后  后宫便就只一个贤妃做主  只不过  贤妃可是小看了赵天齐的手段

    长空挽瑶的事  只不过是因着赵天齐受了伤的缘故而耽搁了下來  现番有了她的联手  贤妃的子  后头只怕是不好过了

    “你这里的碧螺  倒是上品  闻着清香扑鼻  这暗色的天里头  唯有你这里  多了一股子的人气神儿  比起后宫里那一股狐猸味可以清淡得多  ”刘疏妤坐于贤妃的左侧  瞧着贤妃的脸上头爬进來一丝的杀意

    “娘娘说得是  这碧螺经了雪水的泡浮之后  清甜的味道便更加的浓郁  这别的味道想要盖过去  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  ”刘疏妤手一抬  内里头的侍女被着小清跟小玉带了下去  只留了她们两人在内里头

    贤妃将手里的杯盏搁到了一旁的木桌子上头  朝着刘疏妤挑明了言语  “这喜常在最近风头可是足得很  本宫若不是走这一趟  只怕有些人是会爬到头上面去了  ”只要长空一族还存在一天  贤妃的位置就会坐不稳

    那么  她只顺着贤妃的话头下去  对付喜常在背后的长空一族就会事半功倍得多  “娘娘  若是喜常在得了君上的宠妃  臣妾  臣妾的位置  可要如何是好  ”贤妃嘴角一扯  瞧得刘疏妤脸上的无奈  也叹上了一口气

    “本宫知道你心里苦  但君上想要宠谁  本宫也是沒法子更改的  一切  还得靠着你自己  不过  有些东西  越美好的  就越凋零得快  长空挽瑶如此  她  也别想好过  ”其实刘疏妤一直好奇长空挽瑶是因何而自戕于白绫  但是眼下  贤妃沒打算提  她也就不会先开口问出來

    “娘娘  闻着这喜常在的娘亲可是长空一族的侧室  ”这喜常在的份  虽然也同出长空一族  但总不过还是沒有长空挽瑶那般尊贵  庶出想要坐上高位  就必得有一个嫡出的娘  那么  这一层面上头  喜常在是一定会跟赵天齐提条件

    贤妃眉风一挑开  却是对着刘疏妤轻缓一笑  “你倒是有心了  她想要做在高位  也得看本宫让不让了  好了  说了这么多  本宫的子也乏了  ”

    刘疏妤站起  送了贤妃出得门  这子  越发的有意思了  一个喜常在  就使得两方跳脚  看來  他们要想除掉整个长空一族  也并非是难事了

    约摸天色明亮了一些  赵天齐一暗红色的王袍现在了门口  刘疏妤四下一望  做足了不受宠妃子的态度  “君上可是有好一阵子沒來臣妾的來了  君上有了妹妹  当真是忘了臣妾了  ”

    赵天齐面容一暖  却是顺着刘疏妤的话接了下來  “月儿倒是一个可人儿  无论是容色与风姿都叫本王移不开眼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说着一甩衣袖踏进了内  刘疏妤的步子往后头一退  却是被全总管扶住了手臂

    “娘娘  君上这几批得册子晚了  娘娘可不要多心呐  ” 她当然不会多心   这一层面上头  可是她与着赵天齐的联手  与此  戏也得是演足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