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不会动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赵天羽有些话  你怕是说得早些了吧  我绝对不可能会对他动心  他加注在我上的红血之伤  不就是因着与着北汉的宿仇么  他大可以直接取掉整个北汉  现番对我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  赵天齐就好对付女子这一口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人扯住一般  刘疏妤连番的言语中几近是带了恨意

    衣衫的轻轻拂开  却是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白的酸涩  赵天羽沒有放下手臂  只是朝着她的面迈开了两步  流金黑靴踩在了湿的天牢地上头  “你说得沒错  他大可以直接将整个北汉王族颠覆  不让世人言说王兄的铁血无只是其中一则缘由  而另一则  却不是表面上能够瞧得明白的  ”

    她之前的确是想到的第一层  赵天齐的手上沾了太多人的鲜血  以至于要想要统治整个天下  还要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否则  即使是他坐上了高位  也必得是被有心人推翻了去的

    但对于第二层  她是沒有想得明白的  刘疏妤对着赵天羽冷冷一笑  笑意杀机四溢  “你不必替他说好话  他做出來的事  总还是有一个说法的  无论如何  他的手上  的确是沾了无数人的鲜血  ”

    赵天羽眼波一挑  墨色的眼眸里头带起了一丝好笑的意味  他是知道刘疏妤极为的聪明  对于事能够看得通透  但如若是事放在了自己的上  看來  还是会当局者迷  他这个帝边者  也是时候起上一些作用了

    其实第二层缘由  却是在一场生命的代价之后  他才明白的  那个代价太大了  若不是南晋这一回动下了手  他也是不可能会知道  原來王兄对刘疏妤......罢了罢了  有些事还是得告之当事人知晓才是

    “刘疏妤  你比我  还有王兄的心都更狠  你只是看到你的自由被收  整个北汉王族被灭  但你可曾是看到过  有些人其实是在给你最好的保护呢  ”赵天羽的言语与着赵天齐是不相上下  都是极有让她心生退缩的想法

    但  即便是如此  见证乱棍的悲哀  被打断脊背  让她成为风口浪尖的仇怨  他是永远无法抹灭的  “就是在这里  赵天羽  他朝着我言说  要取掉整个北汉  我刘疏妤上的红血之仇  脊背被打断之伤  通通辗转在这里  又岂是你区区言语能够带得尽的  ”

    赵天羽的嘴角边缘扯起來最为明显的讽刺  刘疏妤的子太过于孤傲  对于事的把握度  都只是从着自己的眼睛里看到的为真实  却是瞧不清  也许那一切的背后  却是旁人的不由已呢

    “如若不是那一场最大的代价  我也不会明白  为何王兄要这样的对你了  可是刘疏妤  他给了你最好的宠  这是在北宋沒有人能够得到的  颠覆整个长空一族之后  如非不是王兄一意孤行  力保你下來  只怕你这北汉的最后一丝血脉也将会被你断送  他已经为你失掉了一个亲生孩子  难道有些事你还是要一意孤行么  ”

    亲生孩子  是啊  江婉雪可是还有三个月的孕呵  赵天齐为了她  硬生生的赐了江婉雪五马分尸的责罚  也是以至  她迅速上位  成了赵天齐的宠妃  以至于这后宫之中的人  沒人能够对她轻看了去

    可是沒有任何一场的代价有这红血之仇这么的巨大  刘疏妤的眉波一闪  赵天羽可是对着长空挽瑶动了的  这一层上头  她可是沒有忘记  于长空挽瑶來说  赵天羽是完全有理由给她重重的一击

    “赵天羽  多说无益  我就问一句  北汉是不是赵天齐下的手  ”她的手指在颤抖  赵天羽越说得多  她的心就愈加的慌乱  赵天齐的面容已经在近一步的浮在她眼前  她是对赵天齐有恨意的  但那恨意  似乎有一丝变了色彩

    “我由始至终都说得明白  王兄这一次远征  不是对北汉下手  而是  要去回师援手  你明不明白  真正取掉整个北汉的  是南晋  ”南晋  赵天羽的最后两个字不断的转在她的思绪里头

    一道道闪亮的光线砸在了刘疏妤的眼波里头  为何  为何赵天齐不对她说明白  以他冷子  大可以对她说明白的啊  这样让她心生不安可还是故意为之呢  “不会的  不会是真的  ”

    她的脊背撞在了后的木槛子上头  疼意在背心的中央不断扩散  可是  那疼意压不下刘疏妤手指间的颤抖  赵天羽叹了一口气  他这一句  无疑是在给刘疏妤一个极大的打击  但是  这并不代表他有把握能够说服刘疏妤

    虽然之前对着刘疏妤施以各种的重压之下的缘由  让他也忍不住叹息  但是  这是在刘疏妤的心上留下了难以抹掉的伤口  “刘疏妤  挑你來和亲的人  不是你父王  而是王兄  我话说到这里  便就是止住了  多说亦会变成假  那还不如你自己去求证要容易一些  ”

    赵天羽落下最后一句话  长夜漫漫  他也是终于可以松下一口气了  这样的担忧之  也是会到头了  他回进得牢门里头  倒头就栖在了木草榻子上  其实他的苦涩  刘疏妤也不会明白的吧

    她以为他是对着挽瑶动了心  她哪里会明白呢  有些人  越离得近  就越无法触手可及  况且  有人比他还要更一些呢  哪怕是成为北宋的千古罪人  他绝对不会松手的吧  刘疏妤  这世间上头的男子  又有谁会有王兄那样的着呢

    他沉默了  刃炎也是沉默了  否则刃炎也不会避出江湖  甚至远赴边关沙场  也是不想要再见上她一面  不是不了  只是因着  多看她两眼  便就是一种最大的残忍  明明离得最近  却已经是咫尺天涯

    若是不能给她最好的保护  那还不如放手  放手  才是会得自在的呢  如今他将话递了出去  才算是真正的安了心

    而且  刘疏妤的确是对着王兄动了心  恨得越深  便就能时时的想起  一旦想起  就像是饮了毒酒  以至最后往生之际  也不会再放得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