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赵天羽的言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是  娘娘  ”小清原想着还多说一些话  她留在这里  也是为了陪着刘疏妤一些时辰  这连着几刘疏妤的脸色都极为的不好  虽然被施了粉黛  但好说她也是大病初愈  就连子都跟着孱弱了好些

    但眼下她闻听着刘疏妤的言语  终还是将话留在了唇线边缘  静一静  但凡是在最为劳累之时  才会有着这番的想法  她叹了一口气  紧着跨出了门  临着还不忘将门拉上  隔绝寒风卷入

    刘疏妤的眼睑下垂  其间的流光溢转  还带着一丝不易发觉的森冷  结果与否  就在于现下的一番言语了  赵天羽沒有理由不说实话  长空一族的事  还得由着她來解决  她与他的互相利用  从來都是这般谁也不肯言弱

    那么  她的手指一动  站起了來  取了搭在架子上头的雪白锦披  拉好了帽檐  但却是沒有听到内有一丝的响动  刃炎  沒在

    她的眉锋微微的轻皱  刃炎自打上追去死士之后  便再也沒有见着他回得这内  难道说刃炎被赵天齐抽走了么  赵天齐完全有理由将刃炎抽走  一则  刃炎是赵天齐的暗卫  二则  赵天齐现下是受刀伤

    这两者选其一  都是在理之中的事  她整好思绪  眼下不是去在意这些的时候  她得去夜探天牢一遭不可

    她刚一踏开了门  走了几步  手指轻轻的敲击  一浅绿色衣衫的青慧便就闪了出來  脸色青白  但素却是一脸的沉静  要去瞧得赵天羽  还得先让他安下心一些  而这一层  还得是不能让人瞧得见去的

    青慧朝着刘疏妤轻柔的一笑  紧着过來扶着她的手臂  前番可是她救下的青慧  别的不说  单就是这风声  也是紧着不会漏出去的

    刘疏妤点点头  随即与着青慧踏开了脚步  夜色茫茫中是寒风的轻声悲鸣  刘疏妤雪白的帽檐边  白色的皮毛被寒挑开  轻柔的了开來  这天牢一行  是必得而去的  赵天齐到底有沒有取过北汉  这一点上头  她需要问得清楚

    天牢于來讲  太熟不过  现下  这天牢倒是大之物了  先后关过她这位妃嫔  接连后头还关上了亲王  这一层面  刘疏妤只觉得这天牢越发的稀缺了

    她的脚尖踩在了天牢的阶台下头  她低垂着头  任着青慧去将天牢的守卫打发了  她眨着眼皮  银线的作用在任何的地方都是巨大的

    还沒有等着步进天牢  熟悉的冷气息就从里头透了出來  刘疏妤朝着青慧使了使眼风  青慧自然是懂得  遂朝着刘疏妤行了行浅礼  转就守在了天牢的门口  刘疏妤抖开了帽檐  将自己的容色露了出來

    她缓缓的步了进去  赵天齐还沒有给他定罪  所以  他现下的份可还是亲王  这天牢的狱卒自然都不敢轻怠了去  她刚迈开了两步  还沒有瞧着赵天羽的面  却是耳闻到了赵天羽的声音

    “这天牢倒是门了  之前是关你  现番又换作了本王  ”语气里沒有丝毫的埋怨  调侃的意味倒是十足  刘疏妤沒有言说  她不是赵天羽  她这样大声的喧嚣  倒是会给自带來不少的麻烦  遂脚步连着走了几步

    刘疏妤的形显在了赵天羽的面前  她瞧得一锦衣华服的赵天羽坐在天牢的木榻子上头  朝刘疏妤抬了微笑的眉风  “王爷倒是在这天牢里头  过得自在的  ”她遂也带上了轻松的口吻

    赵天羽眼风一抬  面色凝重了一些  “天色稍微的晚了一些  这可不是容嫔娘娘该來的地方  若是被旁的人知晓而去  只怕又会扯上一些无故的责难  ”

    她自是晓得这地方不是她该來的  但有些事她得弄明白  刘疏妤靠近了两步  隔着木头的门槛对着赵天羽开口出声  “我自是知晓这一层的含义  但是如若有些事沒有弄明白  我当是得走这趟  ”

    “如此说來  本王倒对你刮目相看了  也罢  有些事总是要说得明白的  王兄一心护着  却在到头來伤人伤已  既然你已经來了  想问什么尽管提吧  ”赵天羽的眼波里头挑开了赞赏的色彩  看來  刘疏妤的确是有资格一傲气的

    赵天齐一心护着  他说这话的意思  究竟是什么  刘疏妤皱着眉头将疑惑也顺势带了出來  “赵天羽  我只问你一件事  这事有关于我的血海深仇  还请王爷不要有所隐瞒才是  ”

    她只需要求证这一件事也就是了  旁的  不重要了  赵天齐轻轻的笑了出來  雪白的牙齿卷着粉色的唇线  使得即使是在天牢之中  也沒有毁掉他上的王族气势  “刘疏妤聪慧如你  本王前番说出來的言语  你仔细一想  便就能够通透  ”

    她就是想不通透才來寻着他证明  现番他这般的说出口來  只使得她的眉头皱得更加的深了一些  还沒有等她开口  赵天羽便接着开了口  “至于你能不能想得通透  便就只能是你愿不愿意想明白  我知晓  王兄之前对你诸般的责难  才使得你更加的不相信  但是刘疏妤  对于这一点上头  我王兄的确是动了心的  ”

    刘疏妤的体打了个颤抖  她瞧着赵天羽站了起來  步到了牢门边  手指一抬  一股大力就将牢门扯了开來  沒有阻隔之下  便得刘疏妤退了两步  “赵天齐加注在我上的伤口  我从來沒有忘记  而动心  我可以相信天上下红雨  但绝不会相信赵天齐这一点  ”

    赵天羽挽了手臂  交叠在自己的前  挑高了唇线  “刘疏妤  既然如此  你前來向本王求证的又是什么  你别忘了  本王  可是君上的同族兄弟  这一点就不足以让你整个相信  现番你过來  就是证明  你  对王兄也动心了  ”

    刘疏妤的手指微微一动  赵天羽的言语如一柄刀锋直插在了她的心头上  扯出來一片的鲜血  不会的  她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对赵天齐动心  赵天齐可是她的仇人  可是她的仇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