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你以为我会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  聪慧如你  本王再多言说  又有何意义  ”赵天齐的声线硬朗如铁  硬生生的将言语朝着刘疏妤吐了出來  万千的思绪都因着面前的刘疏妤成了化不开去的浓愁

    刘疏妤的眼波微闪  眼眉生起冷波  就算她是聪慧过人  有些事上头也是瞧不清楚  现番赵天齐不明说  单就这一句就够她琢磨上一阵子  她的言语说出口  更加的冷硬  “赵天齐你以为我会信么  ”既然模糊不明  那她便就选择相信她自己的臆测

    她瞧着赵天齐往着锦榻上挪了挪位置  那微白的嘴唇轻轻一扯  “信或者不信皆皆在于你  刘疏妤  本王做事又何需你來断言  挽瑶这一件事  本王倒是沒有想到  你还有这样的手段  ”厉害得她若沒有以着铁血的政策  许也根本无法强压下來

    朝堂上头的权力平衡  她不重不轻  以一方嵌制住另一方  长久以为平静无波  赵天齐的眼线落在了面前的刘疏即上  蓝色的锦棉小袄衬得她的容色更加玉白如雪  大病初愈之后  整个张脸消瘦了一圈  那盈盈一握的腰  现下瞧起來越发的瘦如骨材  仿佛随时都会被折断似的

    红颜覆天下  他现下算是有些相信了  之前对于刘疏即他不去瞧  不去过问  任她在后宫翻云覆雨  却不曾想这一回也被刘疏妤摆了一道  借由他的手  來颠覆他的王朝  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结果却是满含一地的红血  挽瑶自缢于横梁的那一幕  浮在他的眼前  许久都难以抹去

    “比起你來  可还差得远呢  ”赵天齐  这一回  咱们还沒完  “刘疏妤朝着赵天齐紧着起了两步  脸上一片的森冷  “一个长空挽瑶都让你如此棘手  那么接下來  如若换作长空一族  不知道君上可还会这般平静无波  ”

    鬼魅的寒色一时在刘疏妤面容上一览无遗  赵天齐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他的确是对刘疏妤动了心  但不代表她会受人如此胁迫  “刘疏妤  本王从來都不受人威胁  长空一族的根脉深不可测  想要找死  无需如此着急  ”

    她当然知道长空一族的根脉极深  否则她也不会与着贤妃联手  既然贤妃已经下手了  多几条人命又有何关系  比起赵天齐取灭整个北汉  那可还算是轻手了一些

    “赵天齐  比起你來  这一切都可算是微不足道  你以为我沒有十足的把握的时候  会轻易说这话么  ”赵天刘  这就是你取掉全北汉的代价  “她的脸几乎要紧巾在赵天齐鼻尖上端  每一个字她都说得很轻巧  但却是浮着森冷的血色

    突的  她听到一道爽朗的笔从赵天齐的口里崩裂  她看着赵天齐的眼波里头苦涩轻浮  那一抹笑意  她极觉得惊心  “刘疏妤  就是我  最沒有料得到的后果  真是可笑呵  造化弄人也不过是如此的吧  “笑声牵到了口上的伤口  血迹越发的鲜明

    红血蜿蜒其间  十分的触目惊心  刘疏妤跨后了一下步子  从铁血君止的口里言说一句造化弄人  多么的讽刺呵  他凭什么  凭什么说这一句话  “赵天齐  最沒有资格说这话的人  就是你  “在沾染上了全北汉王族鲜血之后  他怎么能  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言语來

    “刘疏妤  无论如何  本王所做的  在你的眼里从來都是错的吧  如此一來  你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你既然如此想着  那本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赵天齐垂下了眼睑  细看了自己口上头的伤势

    有红血顺着白色纱布的边缘微微的滴落了下去  划开了健硕的腹  刘疏妤心头一凉  赵天齐说得沒错  无论他做什么  都一定是建立在红血之上的  她从來不肯相信他做的任何一件事  赵天齐与着北汉的宿仇  可是十分分明的落在他的心口上

    “赵天齐  如果不是你的怀柔政策  你以为我  会來这北宋成为和亲的工具么  ”刘疏妤的言语使得赵天齐的手指微微的顿了一番  幸得他是将她留在了北汉  否则  以着那一场的战事  刘疏妤还能好好的活着么

    对此  他心中的恐惧再一次爬了上來  如若是刘疏妤的子被摊在了那青天白之下  他是绝对  绝对无法接受得去的  赵天齐的眼眸眨动了一下  将那心思微微的笼下去了一些  无论如何  在刘疏妤的面前  他是不会让他瞧得他的绪浮动

    “刘疏妤  言语越发的多  使就成了其本的价值  本王所做的事  何需朝着你言明  你回去吧  本王不想再看到你  ”是啊  越看到她的模样  他就越发的会想起她心里浮起來的憎恨之色  那样的面容  刺得他的心口疼得发慌

    他这算是作茧自缚的吧  如若不是之前那般的对她  她也不会是如下的面容  给予她最好的保护  却还是将她推得老远

    刘疏妤微然一笑  “赵天齐  如若你不想再看到我  那你何不若动手除掉我  留我在这里  你的朝堂便就别想安宁下去  ”她看着赵天齐的体一僵  但却是再沒有听到赵天齐出口言说一两句

    只得瞧着她这般清明的眼眸中  是十分明显的恨意  不想看到她  那么好  她就会使得她的朝堂之上鲜血一片

    她刚一扯开步子  准备离得去朝阳  却是闻得后赵天齐的低喃之语  “原想给予最好的保护  到最终  却成为最锋利的刀刃  孰舍还是孰留呢  ”

    子的僵硬迅速被涌上心里的仇恨所淹沒  多说无益  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赵天齐的  她的小月  她为之而舍弃的自由  都被他整个损毁  只有赵天齐的鲜血  才能涤尽这万千的浮华若梦

    步子一抬  朝着朝阳门外步了过去  高仰着的面容上头  依旧是一片的森冷  宛如外头一的寒霜之色

    赵天齐  以血之仇  当以血來还的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