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这绝对不是真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來人  ”赵天齐低垂着眼睑  厉声喊了出來  门从外头被迅速的打开來  就看到全总管领了一干的人踏进了堂里头來

    “把豫南王拖下去  即时起打进天牢  则发落  ”全韦有些发愣了  要将王爷拖下去  他自问可是沒有那个胆子的  但是君上说出來的言语  他也不敢违背  一时全总管有些为难的看向了刘疏妤

    “君上这是做什么  难不成真是有什么事瞒着不成  ”刘疏妤迈了两步  她岂不会知道全韦的心思  一边是赵天齐  一边是赵天羽  两人都是至尊的人  得罪任何一个人他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下场

    但她现下可是沒打算理会全韦  有些事她还沒有得到证实  刚刚赵天羽抛出來的那些话说足以使得她震惊了  相对于她來说  绝对不是真的  她不相信赵天齐会那样做  而且于他來说  帮助北汉  太多的不利

    “你们沒有听见本王的话么  还是一个个的都想陪着去天牢  ”赵天齐的眼眉里头一片的寒霜  朝着全韦就甩了过去  接受到这片寒霜的人  莫不是全有些发颤

    赵天羽吐了一口气  打进天牢他又有何惧  但是  他还是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出來  现下贤妃虽则说沒有落井下石  碰刘疏妤一下子  挽瑶的先例在前  他们不得不防上这一手才是

    “王兄  以着她的想法  根本不可能会看得明白这一些  王兄还要瞒着她么  这伤口还是救她父王的时候……”赵天羽的话还沒有说完  赵天齐就一掌拍在了鸾椅的木椅手之上头  木屑四散  扶手应声而落

    在场的沒人敢吭上两句了  那扶手落在地板上头的声音十分的明晰  那一声都是十分的清脆  刘疏妤的脚尖边沿  刚刚好挨着那被拍裂下來的木头扶手  她沒有动  赵天齐为何会打断赵天羽说出來的话

    如果她沒有想错的话  刚刚赵天羽是想要说明  赵天齐上伤口的由來  却是因为他是要救她的父王  这绝对不会是真的  她不相信

    可是  她的眼睛看着那碎裂的扶手  这样的力道  只怕赵天齐附的武艺沒有那么浅明  这样一联想起來  便就能够说得清了  沒有人敢伤到赵天齐  除非是有一丝的意外发生  否则  赵天齐上的那道长刀口根本不可能会显明

    “还愣着做什么  想让本王将你们通通杀了  你们心里才舒坦是吧  给我把赵天羽拖出去  ”言语一毕  赵天齐捂着自己的口大把的喘着气  从刘疏妤的眼波望过去  星星的血迹已经从那纱布包裹的地方透了出來

    “不用你们拉  本王会走  ”赵天羽深深的叹息了一翻  终还是跟着全韦一道迈出了门外头  只将一方的地界留给了刘疏妤和赵天齐

    刘疏妤沒有动  赵天齐也沒有开口  他们两人的心下都是含了太多的心事  如若是其中的一方不开口  便无从知晓

    这一场鲜血的较量  刘疏妤不知道到底应该要如何进行下去  她看着面前的赵天齐  如刀锋般的气势中  竟然还掺杂了她无以言明的柔软  柔软  沒错  就是柔软  可是  这一切要让她如何相信

    赵天羽的一面之辞让她相信不了  而且  赵天齐的一味掩饰  让刘疏妤觉得自己被深深的笼在了困惑之中  让她无法将一切的事想得明白  “他  说的  不会是真的吧  赵天齐  即使是再恨  你也沒有亲手取掉北汉的是么  ”

    良久  刘疏妤掉开了唇线  将漫在内的静谥气息打碎  她现在需要向赵天齐求证  她要听到赵天齐亲口说得明白  这一切  究竟是真的  还是假的

    赵天齐捂着自己的口  真的假的  还算是重要的么  他其实并不打算告诉她  一旦告诉了刘疏妤  她不知道她还会有何疯狂的心思  单单就是将她留在北宋的后宫里头  她都有本事搅得他的朝堂满含血雨腥风

    长空一族的势头一直都是不简单的  况且  现下还是一朝的王后自戕  说什么他们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且  赵天色的眼瞳微微的眨了一下  有些将心思掩下去的念头  刘疏妤的心思太缜密了

    如若不是他亲手将长空挽瑶足在明霞宫内里头  一切的事许是不会发生  但他一想到长空挽瑶派得杀手死士要取掉刘疏妤命的时候  所有的理智被一股脑的甩在了后头  她极有让他心绪不宁的本事

    以至于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  刘疏妤所要的  不单单是长空挽瑶的命  还有要颠覆这整个北宋王朝的朝堂  她要让他看着  以着她的方式同样能够掀起满城风雨  他太小看刘疏妤了

    “赵天齐  你是不打算言明的吧  纵使是这一碗参汤会与你体上的药效相融  结成最为剧烈的毒药  你也不会开口的是吧  ”刘疏妤就是得赵天齐开口说实话  之前的那一碗参汤的药她一说  赵天齐也是会想得明白曲折的

    她饮下会沒事  但一旦那参汤与赵天齐上沁开的金创药的药效一融合  便就是一味最剧烈的毒药

    赵天齐的眉头一皱  有一丝苦笑在漫延  “刘疏妤  我从來都是小瞧了你的本事  无论我说不说  你都是有办法让我开口的  是吧  ”

    刘疏妤心下一片的坦然  她自己做出來的事  她自是会承认下去  如若是赵天齐真的是为救得父王受得伤  那么她这一下手取掉赵天齐的命  就是为天理所不容忍  她觉着有些话必须要说得明白  “赵天齐  我不想欠你的恩  但凡是真相  那我便一命还你一命  ”

    仿佛她说出來的话极为的好笑一般  赵天齐长笑了出來  一命还一命  他从來要的  都不是等同的东西  对于他这个君王來说  做同等的买卖那是一般商贾亏本的事  他从來不做亏本的买卖  包括现下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