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暗黑的天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多想未果  刘疏妤现在的子极为的沉重  但眼皮却是生生的落不下去  有太多的疑问笼在了她的思绪里头  无论如何都沒有办法解开

    这一切的事  难道中间真是有什么她并未曾知晓的东西么  小清之前冲着她言明赵天齐在她的榻边一直未曾离去  这样的赵天齐  倒是出乎了刘疏妤的认知范围  于來她讲  所有的事仿佛像是一张网似的  而她  在此其中  还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但多想无益  赵天齐的手上已经沾了同她相同的血脉  这一点上头  倒是沒有办法抹掉的  两者不可混为一块來言语  仇是仇  她非报不可

    因着重病  她这几倒是极为的好眠  瞧着天色  灰暗了一片  看來又得要下起雨來了  膝头上的寒之症也稍微的减轻了一些  不若以往那般疼彻心痱  刘疏妤合眸一笑  虽则天色暗淡  可好歹色也是将着临近了

    小玉打了温水过來  挽了帕子递给刘疏妤  刘疏妤的余光之中  是小清缓缓踏开的粉面水色的绣花鞋子  帕拂在手指上  使得刘疏妤的唇线拉了一些出來  “小玉  这一回  贤妃娘娘可是给你家送了不少的银线过去吧  ”

    “是  啊不是  娘娘  你说什么  ”刘疏妤闻听着小玉这翻忐忑的言语  也不气恼  朝着小玉静静静的开了口

    小玉的子  可是与着小清差得远  但凡她如此一加言语带动  便就是能够知得其一二  她这样突然的一句言语  可是会让人措手不急的

    “想着  你家兄长的媳妇也是取到了吧  说是哪一家的千金小姐吧  小玉啊  这一回  你可是得替着本妃送上一份厚礼过去  ”小玉的背景  太平淡了  她让着赵天羽一打听  便什么都可以想得完全了

    “娘娘  奴婢奴婢.....”小玉说着刷的就跪了下去  手上还沾着并未有干去的水珠子  她的子抖得厉害

    刘疏妤掀开了被子  下得來  立在了小玉的前头  “你这是做什么  本妃还得由着你给收拾衣衫呢  ”说完  错开了步子就朝着那一面的铜镜子迈去

    她现在不会打草惊蛇  只有将话说一半  贤妃才不会轻举妄动  看來  知晓了太多秘密的人  迟早便是要被灭口的

    但她明白  贤妃的子几乎同她一样  但凡是沒有十足的把握  便不会动手  就比如现下长空挽瑶事  查來查去  未果  只得匆匆的报了赵天齐是王后自尽  可她想着  以着赵天齐的子  是绝对不会就此草草了事  必得是要彻查了番

    可是现下  却是沒有一丝的风声  这后宫里头  平静得太过于诡异了  连风声听着都是那样的平淡如常  太让人觉得惊奇了

    “娘娘  你瞧着这一支珠花可是漂亮得紧  ”小清挪到了刘疏妤的边  从手饰盒里头取了一枚钳着纯色珠子的银坠子递于了刘疏妤的眼前

    刘疏妤点点头  “成色十足  果真是有些出挑  那银蛤补参汤可是已经备下來  ”左右打量了一下银坠子  刘疏妤轻轻的开了口  她生得重病的这几  未曾离得宫去  现下  也得是要出去走走了

    “回娘娘的话  前院的小厨房一早就将补参汤给备下了  小旬子已经领了参汤在外头侯着了  ”刘疏妤微微一笑  赞赏的挑了挑眉头

    “让小旬子进來吧  对了  前些几君上送了一些金玉环扣过來  你去取上一些  分发了下去  也是本妃的一些心事  ”小清行了行浅礼  带着小玉恭敬的就步了出去  去唤了小旬子进來

    她现下可是专门的支走了小清跟着小玉两人  这一碗补参汤  与着刀伤的人可是极为的大补  送去给了赵天齐  也是在理之中的事  只不过  这参汤嘛

    小旬子取了参碗搁在了木头桌子上面  汤汁里头还散着轻微的参香  但刘疏妤却是眼风一冽  朝着小旬子就开了口  “这参汁可是照着那药方子给熬成的  ”刘疏妤的眼波沒有线毫的晃动

    但这一句说出來  却是让她自己都觉得心中一凉  她送去的药方里头  含了天南星这一剂药草  用药的医者都明了  这天南星可是镇痛的良药  赵天齐的刀伤  只怕是已经涂过了金创药  而金创药的成份里头  可是含了马钱子

    而天南星与着马钱子强强相合之下  却是一种剧毒珠产生  “回娘娘的话  都是依着娘娘的吩咐制成的  已经经了好些人的手  总归是让着奴才们知晓了娘娘对着君上的一番心意了  ”

    心意  这还真是她的心意  罕肠毒药经过了这些多人的手  想要再查到她的头上  只怕可不算是易事了

    “如此最好  本妃紧着也是得去瞧瞧君上了  ”刘疏妤站起子  粉蓝色的小袄上头搭上暖手的手袋  她的脚上踩了厚底子的布鞋  随即就踏得门外头  现下已经过了辰时  赵天齐想是应该下得朝了

    依着赵天齐铁血的子  不可能会在这节骨眼上头因着刀伤而不去上早朝  这长空挽瑶可是在后宫里头自尽的  而自尽的缘由  却是根本彻查不到  如此一來  只怕是赵天齐都得思绪一团的乱麻

    朝堂  后宫  她要让他处处都不得安宁  她的眼眸望向了长空之上  天色暗黑  仿佛笼在了天的那一头  久久都沒有办法落得下來一片的动彩  晨风一卷  却使得人的心头无比的冷凉如冰

    小旬子小心的跟在刘疏妤的后  今她沒有带着小清或是小玉一块去得朝阳  前去送得剧毒的汤药  还是得人少在最为好  而赵天齐  她现下就是过去  瞧上一瞧他那暗沉到郁的面色

    刚一拐了明霞宫的宫墙  刘疏妤就瞧得明霞宫现下是一片的死寂  偶尔还能瞧着一两名死气沉沉的侍女在那外头打扫着尘灰  一阶王后被拖下马  连带着宫院都成了门庭清冷  她其实很好奇  贤妃究竟是做了什么  竟然让长空挽瑶自我了断的

    这一点  无论她怎么想  都是沒有想得明白  长空挽瑶  如若不是赵天齐  也不会走到如此的下场吧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