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有些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这几  本妃可是患了重病  可不能出去着了风  ”刘疏妤的眼眉一闪  惨白的脸色上头  爬起來一丝凛冽的面色  那个地方可不是她现在可以沾的地方  贤妃要行事  她得无限的避嫌才是

    否则  这宫里的人可都是知道贤妃是常來她这锦月居  明眼的人  都是知晓贤妃与着长空挽瑶心下不和  而现在  长空挽瑶已经往生  沒有人敢跟贤妃叫板  一旦有人倒下  宫内的人都善于见风使舵  人倒众人踩  这一点上  她可是明白的很

    小清自是知道刘疏妤说这一句话的意思  那明霞宫中的王后娘娘如今已经自戕  现在刘疏妤过去就是给自己的上沾污水

    现下全后宫的人可都是知道刘疏妤生了重病  前几的昏迷不醒  正好给了刘疏妤避开的契机  如此一來  抽是最为好之不过了

    “你们且去歇着吧  本妃子乏了  ”刘疏妤动了动子  朝着小清与小玉摆了摆手  她现在得尽量不去触碰明霞宫内的事  一旦她碰了  贤妃只怕下一个要对付  就是她刘疏妤了

    她可是知道贤妃是为了护得家族的人  兄长的脸面就要动之取掉了长空挽瑶的命  现下她生了重病  要对付她的话  就更加的易如反掌了

    小清看了刘疏妤的面色  弯了弯子  将刘疏妤后的锦枕取了出來  跟着小玉一起扶着刘疏妤就躺在了棉榻上头  暖意四溢在了刘疏妤的周  她现在要避开小清的眼目  有些东西  还得真正的询问清楚才是

    而这一个人  她从來不曾告诉过别人是谁  耳线边透进了沉静的气息  门沿轻轻的被磕了  正在这里  窗沿边闪了一个黑色的影子进了來  立在了屏风的外头  只留了暗色的影线在屏风面上

    刘疏妤沒有转过头  只是淡淡的挑了挑唇线  “王爷倒是有一些守时啊  ”沒错  进來的人  正是赵天齐的王弟  赵天羽

    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  就是那她让赵天羽去帮她调查贤刀的势力的  赵天羽沒有理由拒绝  因为她告诉他  贤妃的兄长之前  可是被着长空一族拂去了脸面  而赵天羽  她缓然的扯开了唇线

    她从为不曾会想到  青慧竟然是赵天羽的人  也怪不得青慧之前对着她也是沒有好脸色了  敢都是因着赵天羽的缘故

    赵天羽与着长空挽瑶之间  还有不或抹缺的愫存在  也正是她从着青慧的口里出了丝丝的痕迹  才使得她跟赵天羽之间有一寸的纽带

    她这算是未雨绸缪了  这后宫之中  她从來都是知道棋子被利用完的下场  贤妃的手段  可是在长空挽瑶的上体现了个淋漓尽致

    “娘娘的手段狠绝  小王可是不敢小瞧了去  小王这一回  可真是见识到了娘娘的手段如何了  ”每一个字眼里头都是带着了无比清晰的血色  刘疏妤的眼波里头泛出了森森的白光  这一回  倒真不是她下的手

    但她却是不能说明  这事与她沒有关系  对付长空挽瑶只是她计划中的一部分  她从一开始  就是朝着长空挽瑶下了杀心  只不过  贤妃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厉害得多  动手  是志在必得的一件事

    让着一朝王后自我了断  单就是这一个手段  就使得刘疏妤要更加的小心了  “王爷如此说  本妃可是要多想了  难不成王爷与着王后娘娘真有不可明说出來的意在的  ”想要在言语上占强  她刘疏妤可从來是不会逊色的

    她瞧着屏风上头的影子微微的晃动了一翻  只闻听到赵天羽轻微的叹息声  “刘疏妤  有时候  我真的想不通彻  你究竟是要干什么  难道我王兄对你还不够好  还不够细致么  处这个位置了  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赵天齐对她当然好  简直是好极了  好得都将她的整个北汉家族通通诛杀  好得将整个的北汉地界都尽数揽进自己的江山之中  她不满足是么  她就是如此  她一定会拉着赵天齐的江山一同陪葬  方才会善罢甘休的

    刘疏妤冷冷的哼了一声  “赵天羽  有些事  在得到最柔的时候  一举牵扯上红血恩仇  你以为  我还会有着曾经的那样子低顺的态度么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那么  我刘疏妤  便不配叫这个名讳  ”

    赵天羽摇摇头  有些东西  如果王兄不想说出口  只怕也是会这样误解下去的吧  就包括那位王兄旁的暗卫  为男子  他当然明白刃炎的心思  所以  也是宁愿守着她  也不愿意却让刘疏妤为难的吧

    都是傻子  他也是傻子  明明最为想的人就在面前  却偏偏无法打碎他们之间的那一层错位  以至于只能望之一笑  将义全部都埋进了心里头  相顾无言  唯有泪千行  说得真好  真对呵

    “明霞宫的事  我自会上着心  贤妃的手段  可不是你能够想像得到的  这一层上头  我以为  还是王兄來处理最为的妥当  不过  这后宫里头的  包括你边的这位小玉  也是贤妃的人  你要当心些  ”

    刘疏妤的眼波一转  她当然知道小玉是贤妃的人  否则贤妃不可能在她第二來得这北宋之时  就能够准确的知道  赵天齐对她  可不是简单的

    “我知晓了  ”刘疏妤的心中一震  要依靠赵天齐  她只想要大笑出來  这一回对付长空挽瑶  可就是她为了打压赵天齐的  她等着看  赵天齐在知道朝堂的震之后  会有什么样的面色

    她  从來可都是很期待的

    赵天羽久久沒有发言  在转离去之时  才吐了一句不清不明的言语  “刘疏妤  我得提醒你一句  你可是真正的知道  王兄为何会受伤么  王兄征战数次的沙场  唯有这一回  才是受了重伤的  ”

    言语一毕  赵天羽脚尖一点  自锦月居消失而去  赵天齐的受伤  不正是因着征战的关系么  其中  是真正的存在一些曲折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