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突来的重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觉得全都被重压狠狠的辗过一般  无比的疼痛  每一寸上头  都是漫过了无边无际的沉  就连睁开眼皮  也快要用尽她全部的力气

    她仿佛听到了有人在低低的喊着她的名讳  一声一声都是十分的明朗清晰  这是宿命朝着她扯出來的无限悲伤  朝着她低垂的呢喃  她想要答上几分  却只是瞧着有光晕从她的眼前侧过去

    面前的人影  却是父王  她感觉全都沒有办法动弹  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父王朝着微微一笑  然后伸开手  有白得发亮的手指搭上了父王的手掌心  那个女子  却是同着她刘疏妤极为相似的脸面

    那是  那是母妃  离着她是这样的近  近得手指已经横尘在了她的眼前  这样的母妃  全上下都是带着极为明皙的霞光  母妃是來带着她离开的么  刘疏妤的手指慢慢的抬了起來  眼中再不见任何的凛冽冰霜

    在当两只手指要交握到一块的时候  一道疼彻骨头的痛意就从她的指尖上头漫开  疼意她的手指一弹  使得整个美好的光景就地被打烂

    “醒了  醒了  ”她的耳线里头漫着的是一丝沧桑的老人家声线  眼瞳微的睁开了一丝的弧度  有光亮卷着顶上头的白色帐子透进了她的瞳孔里头

    “君上  君上  娘娘醒过來了  醒过來了  ”君上  赵天齐  刘疏妤的思绪正在回转  她这是怎么了  在做梦么  她刚刚是瞧着了父王与母妃的啊  总归那还是梦境的吧  她的眼角微酸  有湿润有眼角泛出來

    “醒了  让开  ”低沉的声音透了过來  带着一道深沉的暗色  这一道声线  刘疏妤是极为的相熟  赵天齐  沒错就是赵天齐的声线  她的眉头一皱  接着赵天齐的面皮就露在了她的眼中

    “刘疏妤  ”原本有一丝的暖线在赵天齐的眼里贯穿  但一瞧得刘疏妤的面色之后  便瞬间闪了开去  他抬手  挥退了四下围拢的人  只留了他颀长的影在锦月居的内里头

    刘疏妤想要张口  但这突如其來的重病压得她的声线一丝都扯不开  她的眼眸生血  瞅着赵天齐  目光丝毫不惧

    “刘疏妤  你别忘了  全北汉人的鲜血  可是历历在目的  你大可以就此死去  那么  全北汉王族的尸体  本王绝对会抽出來鞭尸  有损德之事本王从來不惧  就此之后  本王便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

    鞭尸  好残忍  刘疏妤的浑一颤  灼体上头透出來无边的恨意  赵天齐竟然是如此的狠绝  她知道  他是做到了  既取了全北汉的无边疆土  又打压了她的骨气  果真是铁血啊

    赵天齐的右手搭在了自己的膛上头  刀伤扯出來十分明显的疼意  但他对着一脸惨白的刘疏妤  真的慌了  之前  太医前來禀告说刘疏妤已经失去了生机之后  他的心就疼得无边的抽动着

    他的长靴有一些的挪动  暗色的影子笼罩着她的子  “刘疏妤  我要如何做  你才能够明白呢  ”

    许是她现在生了重病  连带着她竟然对着赵天齐这一句言语多了一丝的柔软出來  鼻间的发酸  却是冲着赵天齐的这一句话  她从來不会明白  赵天齐现下还留着她做什么  而且  现下还朝着她说这一些  还有何意义

    她的唇线一扯  有言语从她的嘴唇里头透了出來  带着轻缓的无力  “赵天齐  我  从來不想要明白  在你铁血的手腕下头  ”她的声音极为的轻淡  “还会让人的心下  有一丝的柔软么  ”

    这一句话  使得赵天齐俊朗的脸皮瞬间褪去了全部的色彩  在他给她最完整的保护的时候  却是让着她最为恨的事

    在相恨与着心疼相交的时候  他又怎么能够去对着刘疏妤挑明  他心里的柔软  不过是那一方在冬的寒色之下  进來的那一抹最为傲然的笑涡罢了  还记得那一天  她揽着手里的衫衣  抖开了花一般的色彩  那样的清晰  辗转在他的心口上头  再也挥之不去

    “是啊  在最为恨的时候  什么柔软还能够存在呢  刘疏妤  许是你不会明白吧  有些事  如若并不是真眼瞧见的  那么便可能是不会存在的吧  ”赵天齐坐在了榻上头  瞧着刘疏妤的面容  眼前的忧伤  被突的全挑了出來

    她的手指在榻上头微微的动了动  “赵天齐  如若是如此  你便就取了我的命吧  也许这样  我才能够知道  你心里下头还有一股的柔软存在  ”刘疏妤收回了眼波  看着帐子上头的帐纹  面如死灰的吐了这一席话出來

    赵天齐的手指一颤  说到底  还是得让她恨他  只有她恨他之后  才会让刘疏妤重新燃起求生的念头吧  他挑开了步子  如一道寒冰似的站了起來  “刘疏妤  长空挽瑶这一事  本王倒是觉着有诸多的疑点沒有查得清楚  ”

    长空挽瑶  刘疏妤正想着摇摇头  不想去在意  在她一想到长空挽瑶或许会被赵天齐放得出明霞  浑上下就泛起來一股的刀锋之意  长空挽瑶可是雇了自家的死士对着她下手的  无论如何  这一层她是要报得仇怨的

    她从來都是有仇必报的  既然长空挽瑶动手了  也必是不想要她活着的了  那么  这一层敌我之前生死之争  可是让着刘疏妤觉着一切都到了这份上  便不能就此放手了  对于赵天齐看重的东西  她得一并的毁掉

    “小清  端药來  ”刘疏妤再沒有看赵天齐一眼  朝着外头唤出了口  尽管她的声线十分的沙哑如风声残存  但里头的傲然之意便是透了出來  赵天齐捂着自己的口退开了两步  有笑意在自己的嘴角淡开

    只要她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那么  一切就不是问題了吧  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  刘疏妤  还会留在他的边么

    刘继元  在给了他最深的仇怨之后  却又给了让他心下柔软的女子  如此这样  到底是好  还是坏呢

    还是宿命缓缓行进的轨迹呢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