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无边的高墙之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现下的她一的狼狈  还沒有等她跨进了锦月居的门槛  门口就立了一个颀长的影  天色现下尚早  还贯穿了一些朦胧的冬雾影  刘疏妤顿下了脚步  心里头喃喃的吐了两个字出來  刃炎

    最不适宜瞧得人面目的时候  她刘疏妤拢着自己的衣领边缘  满眼寒霜的瞧着他  他不是暗卫么  守在这里作什么  还是说  他又是奉了赵天齐的手谕盯着她  不容许她泛上一丝的错误么

    刘疏妤冷冷的扫了刃炎一眼  “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的子现在极为的不舒服  要不是看到他是赵天齐的人  她是压根不想以着这样的面容瞧得他的

    刃炎将刘疏妤上下打量了一转  心口的中央透进了一股寒冰之意  君上  君上宠幸了  宠幸了刘疏妤  他觉着自己的吸气声无边的辗转在了耳线里头  君上竟然在沒有翻掉刘疏妤牌子的形之下  将她  将她……

    手指的颤抖无论是他拥有多么高明的武功  都是沒有办法压制得住的  他的眼里浮起一层苦涩之色  是啊  她是君上的容嫔娘娘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主子  而他  不过是一名暗卫而已

    仅仅只是一名暗卫而已  “你  你怎么样了  ”呆愣了许久  他终还是吐了几个浅薄的字迹出來  但风声却是卷着刘疏妤侧踏进锦月居的背影

    刘疏妤的脚步顿了顿  沒有回答刃炎的言语  她所想要求的  只不过是一个有一丝暖意的之景罢了  她的手指搭在了小玉的手臂边沿  就算她的上盖着一件厚实的皮毛大氅  但  又怎么能够抵得过她心里头的三尺冰冽呢

    她怎么样了  他所能够问得出來的  也只有这五个字了  刘疏妤是有些感激刃炎前番救下了自己的命  但那样的感激  瞬间被恨意通通打散  她早应该随着那一件而殒命  才算是一层真正的解脱了吧

    如今在受了最为暖之意下头  却是赵天齐踏着北汉的鲜血将她推进了万丈的深渊  如此的深仇大恨  国破家亡之仇  她必得是要让赵天齐知道代价

    这样的天色  透得她的膝头疼得发颤  而两条长腿  被寒风一卷  现下更加的支撑不住她体的重量

    锦月居  锦月居  她的视线在开始涣散  就跟这天色似的  她的眼前笼了一层无论如何都挥不下去的白色光晕  全的刺痛无的在蔓延着  刘疏妤的眼前一黑  叮咚的一声  骨头与着暗色的地面相接  传出來声声地脆响

    “娘娘  娘娘……”耳边有人在急促的呼唤着  刘疏妤的思绪跌进了暗黑之中  呼唤的声线越來越轻  仿佛被风声卷着上了九天之外  再也无法透进來完整的清影似的  她  真是好累啊  心的累极  却是还在提醒着她满心的恨意

    体上头的灼就快要将她给淹沒而去  她听不见任何人唤着她的声线  也看不见有谁出现在这无边的黑影笼罩之下  她的体被小清与小玉联着手的抬上了锦榻之上  小安子立时去请了太医

    小清侧头扫了小玉一眼  眼风十分的凛冽吓人  这是怎么的一回事  娘娘的子被人  被人给……虽然她可是有想过是君上所为  可是  沒有道理君上不先翻了牌子  现下这番做为  又是何用意

    难道说君上这是为了更一步的打压刘疏妤么  但现下据闻着君上可是被着中了刀伤  如此一來  怎么会单单将刘疏妤给折腾得如此模样

    她抬了手指  将月白的指尖搁在了刘疏妤的额头上头  好生的发烫  刘疏妤这可是染上了风寒了  “娘娘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  小玉  你跟我都得陪葬  最好是你祈祷娘娘能够平安无事  ”

    陪葬两个字被小清说得极重  君上能够在重伤之余还能对着刘疏妤宠幸  单单就是这一份的处境就能够让她知道  只怕现在的刘疏妤在君上的心里已经不可同而语

    而且  她刚刚可以听着外头传言着  王后娘娘已经被君上下了足的手谕  这一下  看來高墙之中  又得生起血雨腥风了  小清的浑打了一个冷颤  她从來就知道  一层风波的平息  就是别一层的开始

    也不知道这冬会何时的过去呢

    贤妃从在一方明晃晃的铜镜边  由着一旁的曲月将她的墨发在木梳子上头缠绕  铜镜时里  抿成直线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着  “娘娘  何时这样的高兴呢  ”曲月小心翼翼的绾着贤妃的发线  将自己的疑惑问出了口

    “本妃这一回  倒真是用对了人  单单就是一个小小的容嫔份  就换來了长空挽瑶被足之灾  看來  这刘疏妤的手段  本妃还真是小瞧了  ”贤妃抚了抚自己的发际边丝  月白玉指衬着墨发更加的明朗如雪

    “娘娘  长空挽瑶这一下  便就成了娘娘手下的一枚可丢可弃的棋子了  ”曲月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家的主子  对着长空一族的恨意  若非是如此  娘娘是不可能与着长空挽瑶这类子的人争上一两分

    不放在眼里的人  娘娘自是不会再多说两句嘴  这后宫里头  何人不是受过娘娘的恩德  而现下对付起长空挽瑶來  当是最为有力的多了

    长空一族的族长  曾经当着她的面  将兄长向长空碧瑶求亲的聘书当场踩在了脚下头  朝着他们言明  她季氏一族的人  配不上长空氏的血统  颜面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撕裂  如论如何  娘娘都是不可能咽下这一口气的

    “当初他们毁约在先  就应该要想到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不然哥哥也不会在那一次的打击中  几近差点毁了命  脸面挂不住  那么  我现下就要让长空一族知道  什么叫做真正的疼

    贤妃的眼波泛着森森的白光  她要出手对付人  从來都是把握十足  包括现下  也是同样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