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他的侧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好  好残忍  ”刘疏妤看着面前的一片园子景致  满泛起來一股子的冷  赵天齐的手段  果真是这般的狠绝  竟然连一丝的打压她的机会都不放过  她的手上是沾满了鲜血  但是现下比起赵天齐來  是万分也不及其一

    她回头  扫了一眼还闪着暖光的小佛堂  里头的人  已经朝着她言明了她后的红血满地  那么  既然如此  她刘疏妤也沒有什么好手软的了

    季欣月掀开染了梅花纹络的白瓷茶盖子  眼波里头漫过温的水色氤氲  “她去见了长空挽瑶了  ”唇尖上头还沾了星星水滴  淡粉色的唇线微微向上勾了一翻

    侧的曲月凑着近了一些  “瞧着容嫔娘娘出來的脸色  想着应是与着王后娘娘有着宿怨  娘娘  现番将刘疏妤用于已用  不知是好  还是坏呢  ”曲月拢着手指头  立在了贤妃的侧  子上头的小袄衫衣拂在了贤妃坐椅上头的锦垫之上

    “黑色的棋子会浸于白色的阵营  就好比是双刃剑一样  但  用得好了  便就是一柄好刀  而刘疏妤  她的掌控  本妃觉着是最费些事儿的  她來北宋这月余以來  就将本妃的处境都陷了进去  单就是这一份心思缜密  就是一个极难对付的  ”

    季欣月将茶盏从手指尖上头挪在了木头桌子上面  她的眼睛里头满是担忧的神色  刘疏妤的运用  是极其的费事的  但这枚棋子  可是最为好用  但凡是她的一道眼风  刘疏妤都会明白透彻  冲着这一点上头  刘疏妤便就可以多活上一阵子

    如今与刘疏妤联手  也正是因为要对付长空挽瑶  长空一族的根基如果是她季欣月來撼动  也是不在话下的  但  君上现番留着她这季氏一族的真正缘故  就是因着将要牵制长空一族

    她的眼睛泛起了光泽  而  要对着长空挽瑶动手  还得借由第三人來  否则引火烧  自会是连一丝的血渣子都留不下來  唇线一勾  而这刘疏妤要对付起來  比长空挽瑶要难对付得多

    但要强强的联手下來  才会将目标一击击倒  只有她如此的做了  之后再來将之与她有威胁的一方除掉  她才会更有把握得多

    “娘娘  据回來报的人言着  君上在出征之前  是去天牢瞧过了容嫔娘娘  奴婢不明白  为何娘娘现下不趁着君上的离开  将刘疏妤就此除去呢  ”曲月她不明白贤妃娘娘为何要将刘疏妤从天牢里头接出來  这样一动手  出了事  不就全是王后娘娘的罪责了么

    贤妃微微一笑  “如果是如此  本妃还留着刘疏妤有何用  早在她來北宋之时  本妃就不会留着她到现下了  要对付长空挽瑶  本妃还用得着她  ”

    说完  将眼光从中央望出去  这天色  稍微的晴朗了一些  近來  君上班师回朝之时  许也是这样的一个晴天了吧

    刘疏妤的脚步一踏过了锦月居  全上下的力量都在慢慢的消散而去  她是硬撑着不让自己就此跌在了地板上头  小清跟着小玉一人拉着刘疏妤一手  将刘疏妤扶到了中央的椅榻上头

    赵天齐  真是好残忍呵  她已经为了北汉受尽了他加注來的伤痕  受尽了这样无边的寒苦痛  可是现下呢  后头的一切都化成了无数的血液  每一滴都在她的心口上头缓缓的淌过

    眼泪冒出了眼角外头  刘疏妤侧过脸  柔软得仿佛是一道散不开去的浓云  现下的她  沒有一丝的力气

    “小清  小清  有些人  原來从來都沒有想要放过他们呵  从來沒有想要啊  ”她的眼泪顺着眼眶的边缘就开始往着下头挪去  刮开了红得耀眼的胭脂之姿  只留下了一道最为浅明的泪痕在上头

    “娘娘  娘娘  你哭出声來吧  哭出声來就会好些的  娘娘  ”小清跟着小玉跪在了刘疏妤的面前  不住朝着刘疏妤递过去温暖的言语  刘疏妤喃喃的无法自语  她的一生  都被和亲给毁了  而最后留下來的  不过是她这个还残喘活在世间的散魂罢了

    刘疏妤摇摇头  哭  她是绝对不会在北宋的地皮上头再流下一滴的眼泪  手指一抬  将脸上的泪痕通通抹掉  她自是知道  眼泪是解决不了任何的事  眼下她最应该做的  就是替得小月他们  报得仇恨

    “前些子  本妃还想着五皇姐呢  她虽然子不好  但总算是皇姐  现下再想想來  只觉得从前的子不过是梦境里头开出來的花儿  來此之地  是以她的从中作梗  而眼下  她们被诛杀  却是以着本妃的缘故  世事如常  果真是有几分的道理啊  ”

    清冷的笑意在刘疏妤的嘴角划开  之前的柔软之心不复存在  眼下的躯壳她还得继续立下去  她要亲眼的看着  颠覆整个北宋王族之时  赵天齐脸面上头的那一方痛苦的色彩  他最为在意的东西  不就是这万里的江山么  那么  她就用尽办法将之全部摧毁

    “你们起來吧  本妃无碍  有些事  本妃还得先行解决了  ”仿佛之前泛起來的悲伤从來沒有发生过似的  刘疏妤的眼波森冷如刀  而最好的解决办法  但得是要靠着那个死去的江婉雪

    这  可是她扳倒长空挽瑶最为有利的工具  赵天齐不是近就要回朝了么  那么  她的动手  就要赶在赵天齐回來之前

    而天色的暗下來  深藏着的杀机  也一即触发  刃炎的姿立在锦月居的脊上头  任寒风吹开他上的暗色长衣  束手顺着风势不停的飞着  再多在锦月居上头待在一些些时候  只怕  他那个坚硬的心  将再一次变得柔软

    刘疏妤于他來说  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明月  月色柔和  却泛不起任何的温暖之彩  他的指尖捏着长剑  既然无法阻止一切的发生  那么  便就承受吧

    刃炎的眼前扯开一道清冷的月影  暗黑來涌  有杀意在他的周弥漫开去  他的侧脸在月光的倾染之下  带起來冷笑  哼  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动手  还得看他准是不准  这就想要除掉刘疏妤么  王后娘娘  果然也是手段铁血呵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