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底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喜常在挑了挑眉头  细长的眉梢朝着刘疏妤绽放了傲慢的光彩  属于大家闺秀的凌人气势在刘疏妤的面前不过是形同虚设而已

    刘疏妤婉然一笑  这位喜常在  比之前的司采女还要逊色一些  只不过  她长得倒是还比司连琴俏丽好一些  这样的一张脸  若是跟着赵天齐立在一起  想來  应该也算是最为配得上的

    “你是谁  ”喜常在趾高气扬的吐了三个字  刘疏妤的眉锋一抬  长空一族的气势现在就是她刘疏妤要打压下來的

    嘴角一勾  眉毛轻轻朝着一侧摊了过去  小清冷冷地哼了一声  “喜常在娘娘  我们容嫔娘娘碰巧着经过了这里  却听到了一片的喧哗  不知道的还以为常在娘娘在干些什么不入流的勾当  ”

    “哦  原來是北汉送來和亲的容嫔娘娘  挽月可是失礼了  ”喜常在的脸上满是讽刺的意味  那挑起來的言语  让刘疏妤的眉梢拢在了一起  喜常在一提到北汉两个字  刘疏妤就会想到赵天齐现下已经带了兵前去北汉征战

    而她踏在了北宋的地头上  还听着北宋的第一大族的人朝着她言明讽刺的色彩  她心头的那一根底线有一些被触到

    “小清  品阶的高低  可是行什么礼  ”刘疏妤的手指从白色皮毛的暖手袋里头伸了出來  在自己墨色的发际边缘轻轻的抚开  媚色如玉  一时之间全在她的体上头散发开來  言语之中满是刻薄的字眼

    “回娘娘的话  若是常在见着嫔位的娘娘  便要朝着屈膝的大礼  ”小清说得很清冷  满园的冬色还挂着一弯浅明的清朗  喜常在的脸色一时之间变了好几种颜色  从來沒有人这样对着她说过话

    她的堂姐现在是这北宋的王后娘娘  而她的母族还是全北宋王朝的第一族  从小她都是被捧在了手心里头  沒有人敢这样对她  现在刘疏妤让她在这些奴才的面前丢了脸  这一口气  她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

    “怎么  常在妹妹进得宫里來就沒有嬷嬷教习你礼节么  还是说  长空一族原本就不懂什么礼法么  ”刘疏妤白玉的指尖自抹了红彩的唇线刮了过去  轻言一笑  上下打量了喜常在一眼  那眼风就是言明喜常在沒有人教习礼节的意思

    “哼  刘疏妤  别以为你现在是君上的宠妃  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我长空一族的手段  你还沒有见识过  现下  我奉劝你一句  好自为之吧  ”喜常在朝着刘疏妤步了两步  走到了刘疏妤的面前

    刘疏妤的子原本就比喜常在高出一些  现在喜常在仰着看刘疏妤的模样  却是让刘疏妤的轻然一笑  深居大家院落里的女子  虽然出落得漂亮  但是对于人的掌握还是欠缺了不少  比起居于皇宫的女子  距离还是远了一些

    “是么  难道说喜常在妹妹觉着王宫还是在长空家里了  ”刘疏妤的眉风抬高了一些  嘴线的一端轻轻的上挑  她这一句话  就是在对着喜常在言明  这里  可是北宋的王宫  并不是她的长空家

    “你胡说什么  ”喜常在的头一歪  左右看了一番  怕着四下有人将刘疏妤的这一番话听进去  喜常在就是在傻也是知道赵天齐的铁血手段  赵天齐最恨的  就是谁踏上了他的权力之位

    “胡说么  常在妹妹果真是不懂得规矩的  本妃现在居容嫔的位份  无论你是否觉着本妃出多么的低  但  常在妹妹可是不要忘了  本妃的份  可是君上给的  ”刘疏妤俯下了子  将红唇凑到了喜常在的耳边  一字一句将言语吐了出來

    “刘疏妤  这事咱们走着瞧  ”喜常在的袖口朝着刘疏妤一甩  带出來一丝凛冽的风声  然后脚步一闪  朝着旁边跨开步子

    刘疏妤的言语瞬间抬了出來  “站住  ”两个字说得很重  丝毫不许人有一丝的反抗  属于皇族的气势瞬间崩发  虽然她是北汉送來和亲的女子  但  她也是皇族之中的公主  更何况  一的傲气  绝对不许有人踏过她的底线

    “长空挽月  行礼一事  看來还得让人教教你了  小清  你今天就教教喜常在娘娘这行礼吧  ”刘疏妤浑上下的气息还浸染着无边的寒色  这样的姿态搁在了喜常在的面前  却成了一柄无法抹去的刀伤

    喜常在冷冷的哼了一声  一把甩开手里的侍女  朝着刘疏妤就行了屈膝的大礼  她的牙齿咬得死紧  刘疏妤现在是君上的宠妃  她不能拿刘疏妤怎么样  但是  她们之间的路子还长着呢

    等着瞧吧  刘疏妤

    刘疏妤看着喜常在行了一礼  这才摆足了架子朝着喜常在摆摆手  “起來吧  喜常在妹妹  这可是在王宫里  下一回若是行不得礼  可不会像现今有本妃手把手教你了  ”

    喜常在沒有出声  朝着刘疏妤深深的看了一眼  这才带着人朝着园子外头踱出去  喜常的子刚一挪出了园子里  小清就凑进了刘疏妤的耳边  “娘娘  这喜常在可是王后娘娘的母家堂妹  现下君上不在宫里头  娘娘可是得小心行事啊  ”

    言语是关切的色彩  但刘疏妤的眼里却是升起了刀锋  赵天齐  她现在可是得感谢他  感谢他将她囚在这后宫的牢笼里头  然后递给了她无数的苦痛与折磨  而她  现在在这后宫里头  还得指望着他给她宠妃的位置

    多么的讽刺呵  “小心行事  是啊  本妃是得小心行事  ”刘疏妤沒有朝着小清言明她将要如何做  只是顺着小清的言语步了下來

    她肯定要小心行事  与着贤妃的联手  就是为了将长空一族的根基毁灭  只要将长空一族的根基毁灭而去  那么这北宋的王朝就会因此而陷进了血雨腥风里头

    而这一切  就是她要让赵天齐知道  在他动北汉的时候  就是她颠覆北宋的王朝  她与赵天齐的实力从來都是齐鼓相当的  论手段的狠绝  她刘疏妤也是绝对不逊色的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