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离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几不见  可见着是清瘦得多了  ”贤妃的言语十分的亲切  股股暖意漫在了刘疏妤的心脉上头  但纵使是如此的暖意  却是在利用与被利用之下的谎言罢了  既然是谎言  又怎么不将戏演全了呢

    “娘娘的关  疏妤莫死不忘  只是这一回  王后娘娘一心理佛  想要找到她的脉络  只怕是要费上一番的功夫了  ”刘疏妤沒有忌讳  就着天牢的地方就将话头递了出來  而一旁的贤妃  倒是有兴趣的瞧着刘疏妤

    “你这番说出來  可是不怕隔墙有耳了  ”贤妃轻轻一笑  眼里是对着刘疏妤  带着一丝疑惑的光晕

    刘疏妤的手指指着隔壁的牢房  摇摇头  “既然想要同盟为战  那么  娘娘觉着是否不必着有忌讳呢  ”

    贤妃的眼里  赞赏的色彩一时之间尽数涌了上來  同盟为战这四个字  看來  是刘疏妤已经说服了陈兰灵与她们结盟了

    早在之前  她的同族表妹若不是前來求她  这陈兰灵  还有命活在此处么  长空挽瑶前去理了佛  后宫之事  便是她这名高阶的贤妃  这样一來  要救得刘疏妤  便就只用将之一切推到陈兰灵上  也就是圆满了

    而她现下來了这天牢  事倒有一些更好的变化  有陈兰灵作刀锋  那么  行起事來  倒是有一些事半功倍了

    “你说得极是  若是要人相信  就须得先要相信人  曲月  吩咐着人将兰贵人也一并放了吧  这事  本妃已经禀明了王后  江婉雪的内  发现了媚花的花朵儿  想來  定是江婉自媚惑君上为之  ”

    刘疏妤对着贤妃点点头  如此一來  贤妃应该是吩咐着底下的人将之后事都办妥了  现下  才來天牢接着她离开  “娘娘  此事  既然王后娘娘已经将媚花的花朵于江婉雪的披上看到了  也算是人尽皆知晓了  ”

    她的话说了一半  沒有将之说完  贤妃也是挽了玉白的锦帕子轻轻一笑  朝着刘疏妤点点头  “王后娘娘的母族  便就擅长配置各色的花粉  你闻闻  本妃的腰间还带着这浅眉香月  ”

    浅眉香月  一种重值万两黄金的上等香料  每一两  若不是皇族之人  就算是腰缠万贯也是买不上的

    贤妃的上带着浅眉香月  刘疏妤笑意盈盈的瞧着面前一脸笑意的贤妃  眉峰粉黛  婉如是月下的仙子  只不过  这后所带着的却是一股股的暗冰冷  看來贤妃  早就已经对着长空一族下手了

    而且  腰间佩带着长空一族的浅眉香月  心思就不是一般的普通人所能比拟的了  换作是长空挽瑶的话  她是绝计不会沾染上有关于贤妃季欣月的任何东西  在长空挽瑶看來  长空一族是北宋的第一大族  自然不会将任何人放进眼里去

    这就是贤妃的高明之处  在明面上  虽然大家都知晓贤妃与着王后在暗自较量  但是  贤妃就偏偏不将之一切都挑明

    “娘娘  兰贵人已经吩咐着也一同放了  ”事的如何  列在明了与未了都已经不重要  曲折的知道得越多  在刘疏妤看來  便就是被越快除掉的那一个  所以  她也就是顺着贤妃的思绪下來了

    “这天牢真不是人待的地儿  你腿上的湿之症  又是加深了一些吧  现番兰妹妹也一同在此  紧着出去吧  天儿这几又落了几场雨  锦月居想是已经在等着你回去了吧  ”贤妃挽锦帕在自己的鼻尖上头轻轻一点  好似要打碎这天牢的霉色味道

    刘疏妤点点头  此番天牢走一遭  她的心境也是起了不小的变化  离开  便就是带着一的恨意出去

    长空挽瑶不是对着赵天齐也是钟的么  那么  刘疏妤现番的这一手  就是先拿长空挽瑶开刀

    她的脚尖自踏出了天牢的那一瞬间起  便就是要踩着红血还以全北汉所有百姓的命  赵天齐  前头征战  后院失火  也不知道能不能顾得上呵  她刘疏妤可是期待着想要看着的啊

    高仰着头  她踏开了步子  纵使上沒有锦衣华服  沒有傲人的份  但  骨子里头散着的  却是从來难以驯服的傲气  而这一股傲气  现番还带尽了无数的寒冷  两股强大的力量交融  便就是一的傲骨难驯

    居于真慈庵的长空挽瑶玉指上勾着的是闪着光泽的圆润佛珠子  周围漫着是淡淡的檀香的清香  而这股清香里头  还混有了冷洌的梨花香草  长空挽瑶的耳边涤开去的是衣衫拂动的声音

    长空挽瑶闭着的双眼并沒有睁开  只有淡粉色的薄唇轻轻的挑开來  “刘疏妤可是被放出來了  ”

    立在一旁的静月恭敬的开了口  “回禀娘娘  刚不久贤妃娘娘亲自去了天牢  将刘疏妤带了出去  想是因着找不着证据的缘故  连着兰贵人也一并被放了出來  ”

    玉指上头的佛珠子一时之间停顿了下來  长空挽瑶的眼皮刷的睁开了來  陈兰灵也一并被放了出來了  “你是说  兰贵人也一并被放了出來  ”她不以为季欣月会放过陈兰灵  依着贤妃手段狠绝的个  她是绝计不会留下陈兰灵这一个祸手出來

    “是的娘娘  奴婢亲眼瞧着兰贵人被放了出來  ”静月拢着双手  搁在自己的腰间  朝着长空挽瑶行了浅礼

    “她倒是风往哪儿吹往哪儿倒啊  ”长空挽瑶冷冷的哼了一声  寒冷的气息就连满堂的佛光之色都沒有将之完全渡得开去  她之所以避到了真慈庵里头  就是因着君上朝着她挑出來的言语

    若非如此  刘疏妤现下怎么还可能安稳的从天牢里头出來  她的手指紧紧的捏着佛珠子  全的戾气并沒有被口里念着的佛经消减而去  反倒有了一丝攀升的势头  “这一次若不是君上的言语  你以为她刘疏妤还能好好的出來  现下陈兰灵这个妇  也一并归了她那一边  真是晦气  ”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