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破裂化成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刘疏妤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溢出来一股股令人心疼的伤口之血,甚至就连刃炎都能够感觉到那一股悲伤在眼前弥漫。

    刃炎侧开脸,脚尖一点,自黑夜的长空之中划开了形,月色的淡光洒在了颀长的体上头,连带着他脸上的落寞也被照了个通透,墨发眷绕,也涤不净刘疏妤满脸是泪的那个画面。

    逃避,逃避,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逃开那一张脸在他面前的一幕,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不会疼得跟刀绞一般。

    声线的高吭,仿佛是对着老天喊叫着不甘,刘疏妤的额头紧贴在了冰冷的牢门木栏上头,赵天齐,太狠了,她已经受尽了屈辱,他还是不打算放过全北汉的百姓么?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仇怨,竟然会让他这般的,这般的心狠。

    她深深吐了一口气,看着面前不断朝她挥着拳头却并不敢上前的看守,是北宋的人么?那么好,既然赵天齐要这样对付北汉的全百姓,她便就使得全北宋也不得安宁,厉眼朝着看守一扫,浑上的冷之色尽数皆闪。

    而看守,吞了一口水,怏怏的说着她是疯子的言语,然后快步的离去,而剩下来的,只有刘疏妤与兰贵人。

    兰贵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旁边天牢里的刘疏妤冷凉而又凛冽的言语,“兰贵人,这一回,你就是不插手进来,都没有办法了。长空挽瑶那里,她可是恨毒了我,而你,自己惦惦这其中的份量吧。”

    刘疏妤的话,仿佛从天的另一头传过来一样,砸得兰贵人半天反应不过来,起先还听闻着刘疏妤叫喊着残忍的言语,却在现在,朝她说出如此冰冷的话头,说不让她心惊是万不可能的。

    兰贵人的手指在起着颤抖,她好似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刘疏妤的周改变了,她并不知道是什么,但就是觉得,有一股森冷在无声的漫延着。

    “你想要我怎么做?”最直接的感觉就是相信刘疏妤,现在的兰贵人觉得刘疏妤比长空挽瑶还要难对付得多,至少长空挽瑶在面对最尖锐的境地之时,绝对不会马上就变得这般的静冷。

    单单就是这般的冷静,少数人才会拥有得去的。如此一来,把柄与气势都被刘疏妤占了个精光,那她,也只有顺着刘疏妤递下来的路子走下去,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

    “只有聪慧的人,才会将事看得通透。”刘疏妤一听到兰贵人的言语,抽开手指,将布在脸上的珠泪尽数的拂开,嘴角上头的讽笑,还不断的攀升,现番,所要做的,就是颠覆赵天齐的北宋王朝。

    而最先要做的,就是从天牢里头出去,既然长空挽瑶没有找到证据将她一击击倒,那么,她便就要重新站起来。

    算着子,贤妃也是要坐不住了,也就这几,贤妃得来天牢看她一面了,这一切,也得是早早就要做下来的了。她现在,还是赵天齐的宠妃,贤妃与她联手的局面还没有被打碎。

    因为贤妃与她刘疏妤,有着相同的目的,那就是要长空一族,彻底被诛灭,但要撼动一个大家族的根基,就得从最深的地方开始让之腐烂,根源的腐烂才会使得树干都变得没有一点的力量。

    而最深的根源,就是长空挽瑶,这一位北宋王朝的后宫王后。贤妃也不会浪费这一次赵天齐出征的机会,这才算是女人之间真正的战场。

    长空挽瑶的不动手,那就让她自己来。刘疏妤的眼波升起来光彩,仿佛之前的郁被一扫而过一样,她处在后宫之内,不能如男儿一般上得战场,保家卫国,她所能做的,就是依着自己的方式,将之一切浮上水面。

    正在如此的想,看守巴结的轻微言语就从天牢的另一头递了过来,从衣衫拂开的声音来听,刘疏妤不难听出这是谁来了。

    看来,她所料想得的,有人也想到了,而且,从来的时辰上来看,比她料想的要快得多,“这事已经明明白白的查清楚了,王后娘娘放下话来,让本妃前来瞧瞧刘疏妤。”贤妃的手指搭在了一旁的宫人的手臂上。

    刘疏妤一看到宫人的面色,嘴唇轻轻一挑,曲月。贤妃娘娘的贴侍女之一,如此一来,长空挽瑶想要再取她的命,机会,可是要渺茫得多了。

    一浅蓝色厚实锦衣的贤妃现了白玉的容颜在天牢的栏边,手腕处带着的,是一方白毛的狐狸皮子,而其间的,还镶着一根绿得如湖的玉镯子。

    “怎么着,她还是君上的宠妃,你们就这样对待着的了?”瞧着刘疏妤上覆的那一件生了黑色花纹的囚衣,贤妃的脸色一瞬间的黑了下来,对着一旁的看守就扫了冷冽的声线过去。

    看守抖着子不敢说话,只低着头对着贤妃说着恕罪的话语,“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天牢从来都是这般的,奴才等万不敢阳奉违的啊。”

    贤妃哼了一声,“哼,你们如此说来,倒是本妃错怪你们了?还不打开牢门。”眼风扫了过去,看守吞了吞口水,赶紧的从腰间取下来开锁的锁扣子,将关押着刘疏妤的天牢打开来。

    “娘娘。”刘疏妤紧着站起子来,眼角泛起了泪花的瞧着面前的贤妃,她脚步不稳,差点摊软在地,却是被贤妃与着曲月拉住了。

    贤妃的指尖在刘疏妤的手背上轻抚,将量递了一些给刘疏妤,“还不快拿干净的衣服来。”贤妃侧过脸,将美好的轮廓留在了刘疏妤的眼波里,看守紧着奔去取了衣服,而曲月却是守在了天牢的牢门边。

    刘疏妤自是知道贤妃是有话来说的,“你可是受苦了。此番长空挽瑶一门心思的理佛去了,也不知道是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她进去也好,此番有了本妃的做主,谁也不敢多说一句的嘴。”

    长空挽瑶理佛?这时候去理佛,倒有些出乎了刘疏妤的意料之外,她想着,长空挽瑶不会浪费这一切的机会,怎么的,在这节骨眼上头,她竟然一门心思放到了那上面,这一点上,刘疏妤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理解的。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