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倾君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长空挽瑶挪开了形,跟在赵天齐的侧一块迈向了内之中,内侍宫人是识得眼风的,交换了眼神,弓着子退了出去,将一室的暖意留给帝后二人。

    只不过,此番赵天齐前来,为的,并不是长空挽瑶,纵使是长空挽瑶的容色,与着刘疏妤还要出色得多,但,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其他的容颜倾城又如何?

    “君上可是有好久没有来看过臣妾了。君上喜欢吃的蜜糕,臣妾一早就吩咐着人备下了,君上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长空挽瑶侧过子,自小桌子上端了白瓷盘子盛着的白色蜜糕,甜甜的味道穿进了鼻息里,一阵的勾人味蕾。

    不过,赵天齐没有接过去,只是瞧着长空挽瑶的手指,缓缓的扯开唇线,“瑶儿,婉雪进得宫内有些年头了吧?”

    长空挽瑶的手心一抖,指间上的蜜糕差点滚落下来,君上现下问起已故的江婉雪,她有些琢磨不透君上是什么心思。现下只得顺着君上的话接下来,她不得不心下起着警钟。

    “婉雪是比着臣妾晚了些年月,约摸着也是冬的时候。她是臣妾的表妹,一同来侍候君上,是臣妾的荣幸。”长空挽瑶的手指捏着白玉的瓷盘,指尖微凉,透着一股刺骨的寒冷。

    赵天齐唔了一声,瞧了长空挽瑶一眼,示意她坐下来,有关于刘疏妤的事,他不能明着对长空挽瑶开口,如果他挑明白,那么,等他一出征,只怕他回来也只能面对那一座孤坟了。

    虽然刘疏妤聪明得紧,但是这后宫之中,无人不是瞧着他的宠于谁,他一走,便再也无法给她保护,所以,在走之前,这事,他得先解决了才行。

    “想着,时辰过得这样的快,快得,连本王都要感叹,岁月催人变啊。”赵天齐凉凉的开了口,瞧着长空挽瑶的脸稍微的有一些起了变化,他不动声色的端了搁在一旁的茶盏,吹了一口气。

    长空挽瑶没来由的对赵天齐这一句岁月催人变的话,起了颤栗的感觉,君上这一回过来,带了一股柔的味道,但这股味道却比手染红血之时,更加的让人心惊胆战。

    “是啊,时辰过得真是快啊,想着臣妾来宫内也有些年头了。”长空挽瑶抿了抿嘴唇,昔里头的手段与唇角之斗在赵天齐的面前彻底的失了颜色,这一切已经跳出了她的掌控,她只能生生的跟着赵天齐的言语走下去。

    “不过,本王想着婉雪的那件披风,也跟了她好些年月,这一回,你便将之一同与她焚了去吧,总得说,她的腹内,还有着本王的孩子。”赵天齐叹了一口气,言语里带尽忧伤的色彩。

    虽然他说得合合理的,但听在长空挽瑶的耳里却不是这个意思了。江婉雪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她至今没有孕,一旦江婉雪生下了第一个王子,那么,依着北宋立长的规矩,江婉雪会母凭子贵迅速上位,那她,就将彻底被家族舍弃。

    长空挽瑶的脸色现下彻底的变了,她觉着君上说出来的言语,都是将这一切全部与她相关联起来了一般。

    那么,君上是否已经知晓,这一些事件,她也是有份参与的?还没有等她想完,赵天齐接下来的话将她的思绪惊得无法相接上,“对了,本王的子乏力,你宫内的曲明香,本王觉得闻起来极为的浅香,燃上一些,也是好的。”

    赵天齐将手里的茶盏搁到了桌案上头,他的眼线里头,是长空挽瑶缓然的笑意,但他却从她的眼里读到了一些慌乱的色彩。

    曲明香,长空挽瑶的了一僵,这可是催的药粉,而且江婉雪的那一件披风上头,也熏上了这类的香料,刘疏妤的下手,是给了她的一个契机,不过,真正控这一切的人,还是她长空挽瑶。

    现番赵天齐一提起来,长空挽瑶突然觉得心头一惊,“回禀君上,曲明香虽则浅得香,还相于睡意还是相较得浅一些。君上现番,觉得这静心香觉得如何呢?”

    盈盈的笑意在长空挽瑶的

    脸上绽开,不过,赵天齐却是扯开了唇线,整个俊颜上头,扯开了一抹清明的暖意,说则说到点到即止,他现在得要牵制住长空挽瑶,他一没有说清楚这事是不是长空挽瑶下的手,长空挽瑶都不敢再动手除掉刘疏妤。

    一旦刘疏妤出了事,那么,长空挽瑶便会明白,他赵天齐下一个要除掉的,就是长空挽瑶本人了。这是他下给长空挽瑶的一个警惕之言,长空挽瑶极为的聪明,一切一联想而去,她便就是会明白的。

    “本王的内还有些折子没批完,你自己先行歇下吧,本王就不过来了。”赵天齐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缓缓的站起来,他凉凉的悌了长空挽瑶一眼,除了刘疏妤会在他的面前将傲骨展现得淋漓尽致,旁的女子,只会一味的奉承,这些,他早就看得太多了。

    长空挽瑶起,对着赵天齐行上了一礼,送了赵天齐出去。她的余光里头,瞧着赵天齐跨出了外头,子一软,手指刮过白玉的瓷盘,咣当一声将盘子打碎而去,白色的粉末在她的脚边绽放。

    宫人听到了响动,急急的奔了进来,静月看了一地的碎片,再瞧了瞧长空挽瑶的面色,犹豫着开了口,“娘娘,你有没有怎么样?”

    长空挽瑶一看到静月,她就想起了刘疏妤来,君上竟然为了刘疏妤,前来明霞宫将之一切摊在桌面上头。

    “她真可是走运啊。全北宋上下的女子,都竟然不及她一个人。这可真是一个大笑话啊。”长空挽瑶边笑边说出口,眼角里头是带着晶莹的泪珠子,每一句话都莫不是一道浅明的伤口。

    倒在天牢里的刘疏妤,眼线里头,泛起来一股左右为难的神色,这一次事的发生,是她对着赵天齐的恨意而演变成的,可是,当真正的落下帷幕的时候,她竟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她从来不曾会想到过,赵天齐会为了保全她,而舍弃了自己的亲生骨。这一点上,无论如何,她都想不通的。

    赵天齐做事,越来越让她想不明白了。他,对她,究竟会是什么心思呢?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