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那就承受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喜儿对着赵天齐和她俯了俯子,恭敬着退了出去,刘疏妤平淡无波的看着喜儿离去,转头瞧了一眼坐在木椅子上头的赵天齐。

    赵天齐的脸色今格外的好了不少,跟外头放亮的天色一样,出奇的拨开了云雾见了月明,连带着周郁之气也少了好些。

    “妃有心了。”赵天齐的语气温柔了不少,泛在刘疏妤的耳朵里像是听错了一般,她的确是有心,如若不然,也不会唤了喜儿前去通传摘梅的口谕。

    宫女喜儿的安排,还是仰仗着贤妃的功劳。说是前来替着她干些粗活,说到底,还是要放上一两枚的眼线来针对她而已。

    她与贤妃,不过是站在同一战线的罢了,信任与不信任都没有太大的作用,毕竟这后宫的可是千变万化的,没有一层不变的理数。

    如果改变不了这样的处境,还不直接承受来得更加的容易一些。喜儿受了贤妃的手令,自然会将这事办妥。

    刘疏妤嘴角的无奈更加的明显,但她心下却是冷笑泠泠,贤妃行事,极其的心思缜密,连替罪的人都已经找好了,无论成与不成,贤妃那里,可是一点的风声都透不过去。

    不过,她不以为这事会这么的容易发现,引火烧的事,她是不会去做的。况且,挑起者可不是她刘疏妤啊。赵天齐的一句金言,覆下来的,就是几千的命。

    “江常在娘娘喜梅,成人所美,也是一件风雅的事儿不是?”刘疏妤由着小清的搀扶朝着赵天齐的地方走了几步,梅花的香气更加的浓郁了好一些,梅花的傲气是吧,江婉雪不就是以着自己像是梅花的骨气么?

    那她就照着赵天齐的手段依样画葫芦,打断江婉雪的骨气,打消她的无限喜。她的笑意没有抵进眼光里头,除掉人并非她的真正意愿,这一切,都是赵天齐得她走这一条路,她如果不动手,长空挽瑶也必定是要对付她的。

    况且,她的余光扫向了赵天齐,他说过,她银刀的插入,代价是万千的红血。既然无法避免代价,那她就毁掉赵天齐一手建立的平衡。

    “妃有此心,本王想着也是心有所慰的。这几,本王要出征了,刘疏妤,你可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出征?她浑打了个颤抖,处后宫,对前朝的事她一无所知,而那些的内侍所听到的,也只有零星半点。

    现下经由赵天齐的口里说出要出征的言语,这无疑是晴天的霹雳。她的心微微的上下晃了一番,久久归不了平静。

    暖意瞬间被无的打散,怪不得赵天齐现下过来面色好转了不少,铁血君王果然是嗜血如命的,她想要说的,通通卡在喉咙里头,半天吐不出来一个字迹来。

    赵天齐站起来,冷凉的睇了刘疏妤一眼,“如果没有,本王就先回尚书房了。”原来赵天齐过来,就是为了给她施压的对么。

    说得出,做得到,这子,无比的凛冽,丝毫没有留的想法,虽然早有着赵天齐会踏破北汉的一手,但现在再说出口来,她只觉得悲中心来。

    她的忍不住,依旧是造成了如此的后果么?之前母妃就是如此,现下,她还劳得全北汉的百姓也是如此了吧?

    惨白的面色一点不落的进了赵天齐的眼波里,叹息在心头无声的漫延,他现在就是在试探着刘疏妤是如何的心思,看着这样的刘疏妤,他只觉得好似有些事,正朝着不可控的方位发展着。

    出征与不出征早就没有了区别,但他尽量的一搏,也许,北汉的危机会尽快解决也是说不定的。

    静谥的气息在他们两人之间绵长而又深远的淌着,肃杀之气在喜儿捧着金边白梅花色踏进来的时候,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大之上没有人吭声,两个主子之间明显有股气流在对窜,暗藏在一旁的眼线只看得他们两人对立的站着,没有一个先撤去目光,看来,君上对自家的江娘娘还是极为宠的,瞧这刘疏妤的面色就知道了。

    藏在暗影之中的刃炎眼角收缩了一番,只瞧着表面上的东西,也不怪是被人利用的角色,刘疏妤对君上的态度他并不知道,但能够听到刘疏妤平淡的口气下,是吩咐着人去摘下金边的白梅。

    刘疏妤对君上从来都是高仰着头,从来都没有为之屈服过,这样明显的应声下去,其中的曲折不难猜到。

    君上要出兵救援,但之前却是被刘疏妤伤及了体,口中气极的吐出了会毁灭整个北汉,为他之恨,唯有红血。这样坚决的言语,就是君上自己都没有办法将之推翻。

    若非如此,君上也不可能陷进了两难的境地里头。不多时,他就看到一蟒袍的君上跨出了外头,满脸都是极其明显的忧伤,忧伤,冷如君上,能够忧伤的,也唯有刘疏妤一个人了吧。

    后的金边白梅开得如此的妖艳,但惨白的色彩,依旧是揪人心痱的。他瞧着君上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锦月居的内,其实左右为难的境况,早就在君上的心头婉转不前,再难以磨灭得去的。

    看得赵天齐的离去,刘疏妤的整个子一软,重重的跌在了锦毯上头,就算是磕到了寒的膝盖,她也没有在意得去,好狠的赵天齐,轻柔的言语间,就想要将一个王朝覆灭。果然不愧对铁血君上的称号。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这是。”小清与着小玉七脚八手的扶着刘疏妤的手臂,言语中是急促的声线。

    刘疏妤哭无泪,无声的甩着头,染成白雪的容色上,有股股凄凉的意味在其间残存着,她咬着薄唇不落泪的表,看得人十分的揪心。

    “娘娘,你可别吓奴婢啊。娘娘。”小玉的手紧紧握着刘疏妤的白玉指尖,感觉到了一些些轻微的颤抖,这样的刘疏妤可不是她们见过的那般面色。

    好狠,好狠啊。

    她的眼波升出泪光,染开了一片的清明,这样的结果,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啊。为何,为何她会疼得心如刀绞。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