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容色如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赵天齐走到刘疏妤的近前,瞧着小玉手上领着的琉璃白盏,眼中的一抹寒光一闪,凉凉的开了口,“这般摘下金边白梅,可就是在毁它原本的根基啊。”

    模棱两可的话,让刘疏妤的心下微微生寒,她的面色没有一丝的变化,长居于王宫之内,她与赵天齐有过之而无不及。“立在寒风之色欣赏,我这体可是受不住。遂吩咐了他们去摘进来。”

    话头里无比的生硬,赵天齐已经免了她的行礼,刘疏妤的骨气越发的被挑了起来,她看着赵天齐的眼睛,冰冷十足,但有一丝的玩味在里头漫延,“妃倒是有如此的好。”

    妃两个字,赵天齐说得越发的顺溜了,她如此的好?拐着弯的讽刺她是么?插着梅花的白瓶,可就是她在朝他递上一些手段的阶台呵。

    “如此,你若是看不惯,不如丢掉算了,你觉得呢?”刘疏妤的嘴角一扯,根本就没有打算将赵天齐的态度放进眼里去,一个铁血无的恶魔,她想不到有什么可以使得让她低头的理由。

    再者说,她现在的受重伤和并不完全能够直起的脊背,都是面前这位赏赐的,她取了赵天齐的鲜血,简直是太便宜他了。

    “瞧瞧妃这话,本王不过是多说了两句,妃就使小子了。这金边白梅,你要摘便就摘吧。只要你高兴,怎么都成。”

    刘疏妤侧头,看着面前的一暗红蟒袍的赵天齐,换了紫色的玉坠相融其间,赵天齐的容色衬在金边的白梅之下,两厢所较,竟然丝毫都并不逊色。

    古语有容色如玉的美称,而面前月色如玉,眉梢浓黑的赵天齐,轮廓的分明,竟然使得赵天齐的俊颜,容色如梅。

    如果她换作是北宋王公臣女,对着赵天齐这样刚毅而又如玉的俊颜,很难不会有动心的时候,单看着长空挽瑶与江婉雪就知道了,江婉雪可是因着赵天齐的喜而对白梅有独钟的。

    赵天齐背着双手,嘴角一拉,扯了最为清柔的浅笑,白梅如颜,放到刘疏妤的上,最为合适不过了,他其实在刘疏妤立在院外头的时候,就已经在了,全韦正通报他来的言语,就被他抬头止住了。

    白梅因着小太监的动作散开了线白的花瓣,洒在了一浅色小袄的刘疏妤前,容色染了一些粉黛,粉色的红在刘疏妤的脸上悄然的轻绽,漫天的花雨之下,是刘疏妤银铃般的吩咐声,寒光也是毁不去她留在了他心上的烙印的吧。

    动一开,就如江河翻滚,这万千的锦绣山河,独独只有她这个北汉送来和亲的女子使他为她摒弃一切的不满。

    只不过,那八百里的文书,成了他心头的一根毒刺,拔不得,去不掉,他只能处在这两厢为难的境地里头。

    “君上说这话,疏妤就不懂了,莫不是君上以为疏妤是那辣手摧手的人么?”她拢开袖子,由着对赵天齐行礼起的小清扶着手臂,伤口的好转可并不代表她已经痊愈了,就算是赵天齐俊美如神,在背负了红血的刘疏妤看来,却觉得讽刺无比。

    “就你有理。”赵天齐错开影,往着一旁铺陈着锦垫的木头椅子上坐下去,手指搁在了扶上头,刘疏妤的眼波微微闪动了一翻,因着赵天齐的动作,她对赵天齐的手指看得很清楚,那只左手的大掌上头,从虎口延到手背边有一道极深的刀伤。

    她突的想起那一赵天齐将手指搁在她下巴间的感触,长年的行军征战,薄茧满布,刮在她的皮肤上是一片的生疼,而今瞧着那刀伤,竟然对赵天齐生了侧隐之心。

    处王位,早就已经是不由已了,无论是赵天齐还是父王,要做稳王位,就必须手段铁血,父王年迈,早已上不得战场,更何况,现下的北汉已经残存不堪。被吞并,只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

    但赵天齐,却缓和了一些时辰,又封了父王为彭城公,对着她施以刑罚,不过是发泄掉满心的仇怨罢了。

    她说到底,还是得感觉赵天齐的吧。

    眉头一松,她的脸上寒意稍稍的减轻了一些,但也仅仅只有一丝丝而已,对北汉他没有下手,但对她,却是让她遍受刑罚的。她无论如何,都是忘不掉这样的。

    “君上喜梅之事,众所周知,疏妤不过投其所好,君上为何的如此言疏妤有理了。”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她本来就占理,方便他就地赏梅,反倒还是错了不成。

    “投其所好?”赵天齐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将手心里头的茶复回到木桌子上头,“本王就没有见过这般投其所好的,明明在院之中长得好好的,却偏偏要被摘了来。你如何不学学江常在,她投其的就比你好上太多。”

    回归正题上了,刘疏妤的思绪又一次开始转动起来,由着赵天齐提出来江常在江婉的名头,更加的理所当然了,她只用带着赵天齐的言语将心思顺着出来就好。

    “江常在娘娘是原就是喜梅之人,疏妤可是比不过去的。”她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尽量的轻缓,一切不宜太之过急,如果将火头扯到自己的上,那可就是大大的划不来,或许还会牵扯出更多的鲜血命。

    赵天齐的面容一暖,嘴唇动了动,对着刘疏妤的话起了肯定的回答,“婉雪喜梅,倒是本王没有想到的。有此懂得之人,倒不枉是一件好事。这金边的白梅,本王就找你讨上几株了,你可是没有问题的吧?”

    亲口讨要梅花,她就是要这样的结果,但为了不让那些暗藏的眼线起疑心,她的脸色稍稍的沉了一些,江婉雪知晓赵天齐是宠她,却并不知晓她心中的所想,她刘疏妤越脸色不好,长空一族的人,便就会是越开心的吧。

    只不过,这随之而带过来的后果,江婉雪可还承受得住。刘疏妤无奈的点点头,侧头吩咐着宫人,“喜儿,你去喊着小旬子再去取两株白梅下来,吩咐着他一定要拾摞好了,不然,君上可是拿不出手的。”

    她就是要说得淡白一些,尽可能的将她满心的怨心带出一些方才能让人家心思放平,要不是,这一桩子事,还得将污水揽在自己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