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摘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冰霜有些消融了,合着刘疏妤的子也好上了一些,她不敢不好,她是绝对不会对赵天齐低下头去的。

    掀开了暖意的锦被,寒风飒飒的贯了一些进来,刘疏妤由着小清扶起子来,小玉正蹲在中央的锦毯上头正在翻着炭盆里的火石,她的脚穿进了锦布锈花厚底的布鞋子里头,直起了体,背上的疼意稍比前几减轻了不少。

    看来江常在送过来的药膏的确是好用得很,刘疏妤的嘴角泛起了笑意,江婉雪送的药膏里,对于治伤倒是良药,但其中添加的红花。她的眼角微微往里收缩,红花是预防着她怀有生孕的吧。

    赵天齐招她侍寝的事,江婉雪必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巴巴的送了这药膏来,只不过,江婉雪打错算盘了,她虽然被招过,但是赵天齐却从来没有碰过她。没碰过她,她的体自然不会受红花的影响。

    “江常在姐姐送过来的药膏,涂抹了之后,我的确觉着背部的疼意稍微减轻了一些。”她的衣衫由着小清拢了上来,现在背上结了痂,厚实的衣服也能够穿得上了,不愧是依附长空挽瑶一族的。

    “娘娘,这药膏奴婢以为还是少用为妙。”小清替着刘疏妤将衣衫的结打好,再将绣了青雀的小袄了上来,言语是严肃的口吻。

    刘疏妤咧开嘴,露了一口的白牙,她怎么会不知道小清是什么样的心思,自是担心江常在送的那一方药膏罢了,送上手的好东西她怎么可能会不用,再则说,她只有用着如此的药膏才能将江婉雪的疑心抹去。

    耳目眼线,可是在哪里都不曾少的,“少用?本妃觉得这药膏用着委实是极好的,我这伤口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小清,可是别弄掉了。”

    嘴角的笑意一点没有减轻,反而有了一点加深的意味,她的眼眉透过内的木窗子看过去,天色放亮了,她的腿脚也少了一些寒疼痛,今确是少了霾之气,她扶着肩膀稍微挪了两步。

    不想再继续刚刚的话头,她的眼波微微起了些波澜,“外头的金边白梅,雪色稍稍少了一些吧?”

    她抬了抬头,金边白梅的树枝稍微的有些在木窗子上透了点轮廓,白色的雪霜似乎是少了许多,小清扣好布团子扣子,对着刘疏妤点点头,“嗯,暗沉了好些天,今是稍微的放晴了,看那天色,波就快要到来了。”

    天就要到了,腿上的寒也是要好转了,“唔,趁着天色好,金边的白梅也是到是观赏的子,不过,如果换作了摘梅,别是有一番的滋味了。小玉,放下你手里的活儿,招着其他的宫人一起去摘梅。”

    小玉抬起小巧的脸,满眼的喜色,欢欢喜喜的答着刘疏妤的话,“娘娘,今儿个奴婢们还说着,这金边白梅开得是越发的艳了。奴婢这就去招着他们一起摘梅。”说完,高高兴兴的抬着衣摆就奔了出去。

    “娘娘,这金边白梅是君上从最北边移植过来的,这般摘下来,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小清有些担忧刘疏妤的这一举动,虽则说现在娘娘的妃位已经晋为了容嫔,不过,她不认为君上会容忍她这一动作。

    刘疏妤的笑带出了声响,使得内都弥漫着她轻微的笑声,“小清,你觉得放在他面前观赏比较好,还是由着搁在院顶着寒风吹拂着欣赏更好?”她没有正面回答小清抛出来的话头,只是反问着小清。

    “娘娘摘梅,最终的,必不是只为了欣赏的吧?”小清的言语一落脚,刘疏妤的眼风微微闪过一道凛冽的光彩,不注意看根本就是觉察不到,没错,她谴人摘梅,可并不是要欣赏什么劳什子梅花的。

    一种花色,她没多大的兴趣欣赏,能够拿来有所作用,才是她最终的目的,赵天齐和江婉雪喜梅,可不代表她就一定喜欢。现在的梅花越开得盛,她就会知道寒之症会越发的深远了。

    “梅乃寒冬之下唯一独存的花色,用着来欣赏,倒不失一种雅致,你说是吧,小清?”她吐出来的话,句句是道,“扶我去外头瞅两眼去,摘梅,可是会让白色花瓣四下翻飞的,那景色,想必是美极的吧。”

    她抬了手指,靠着小清的手指挪开了步子,现在她迈开的步子比几天之前稍微的踏得大了一些,白色的布鞋迈过了柔软的锦毯,她立在门槛边沿,还没有踏出门去,眼前就是一片白色的梅花花瓣往下坠落。

    混着怡人的浓香,在院之中不断的翻飞,她纤长的影就仿佛被定格在此处,成了刃炎眼中一片的灼伤,他立在外头的脊上面,感受着寒风在他脸上的侵袭,微微吐了一口气,冬霜卷着呼气是一片的白晕。

    刘疏妤,君上喜梅,不过是因为自也是具有无双傲骨的,即使是亲生母亲差点扯下他的太子之位,也绝对没有想要低下头来,两者相像之下,对刘疏妤动,算是在理之中的事

    苦涩在他的脸上不断辗转,他的动,却只能如散在金边白梅上的股股冰霜,随着天色的转亮而慢慢的消散。

    消散,一旦动了,让他如何消散。一如君上,如果不是动了,那么,摆在君上案头上的八百里加急文书就不会使得君上两厢为难了,八百里的战事,一触就即将爆发,那一刻起,他也不以为刘疏妤能够承受得起。

    他将目光放到面对着那一株金边白梅上的刘疏妤上,笑意泠泠,却没有了在浣衣房里清雅的感觉,有的,只有让他都觉得森森冰冷的寒意。

    被送来和亲,又受下了如此多的重伤,怎么能够不恨呢,何况,在宴宾内,君上对着她吐出的那句会诛灭整个北汉的言语来。

    旁人不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思,她现在这样的冷冰,就是在无声的做着反抗,君上知晓一旦诛灭了北汉,那么,就是将刘疏妤的所有顾忌全部打散,一念成仙,一念成魔,只是旁人之手所的结果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