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看不过眼的人太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看着刘疏妤纤细的背影,背脊得极直,玉尘姑姑眼里的冰霜有一些减轻,都已经处被贬的责罚,竟然还为她考虑这些。

    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没有人这样将她看得起过,除了贤妃娘娘施以恩德过她,还有谁能够将她的安危处境放进眼里去呢。

    刘疏妤,这个名字,她记下了。前头的路,虽然艰辛,但她能够看得出来,这样子聪慧的女子,以后的路,只怕是极其光明的。

    现在的苦难,不过是一个灿烂未来的契机,那不是她玉尘该关心的事儿,她关心的,就是眼前浣衣房的事儿。

    刘疏妤挽起了袖口,一步一步走到清水池边,浣衣浣衣,十指沾阳之水,是命定的劫数,如果换作之前,她一定要抗拒的,但现在,肩上已经背负了东西,不是说能够放下就一定能够放下的。

    “喂,新来的,衣服拿去浆洗。”刘疏妤刚一站到清水池边,一旁的浣娘,便将手边的霓裳衫衣扔给了她,金色的皂角在其间闪烁着光彩,她看了一眼那浣娘,年纪不大,但眉宇中满是凛冽的光彩。

    处这个位置,就必得谋其事,她接过那一方木盆中需要手浆洗的衣衫,认命的放到了清水池的边缘,清水在寒冬腊月里,十分的寒凉,她的手指一伸进那清水里头,浑就打了个寒颤,好冷啊。

    这样的冷,带着十分强烈的刺痛,十指连心啊,指尖的冷凉,让刘疏妤的膝盖感同受的开始泛起痛啊,在北汉过得那样的清苦都没有这症状,过来这里,重重的一跌,竟然就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她不得不感叹,世事果然是难以意料的,她不由得微笑的摇摇头,不过,笑得不长,就有清冷的水渍沁上了她的脸颊,她的眼线里是腾起来的水花,透明的水花不断的往外飞,刘疏妤将目光放到一旁的浣娘上。

    有好几个面容不善的浣娘杀气腾腾的看着她,怎么?她们这是全体来找她的麻烦的?她可是知晓这些宫女的,新进来的宫人通常会被待得长久的宫人所欺压,现在她也沦落到这步田地了。

    “干什么。”刘疏妤的语气极其的冷,北汉五公主的气势在她的全上下迸发,那眼神,堪堪让一干浣娘立在当下不敢动弹,左右互相看了看,一时之间没有人敢先动手。

    “玉尘姑姑可是让你们挪一些衫衣于我,可没有说全部让我浆洗,别以为是人都让你们欺压的。”挪一些三个字,刘疏妤说得极其的重,她被人陷害,以至于让赵天齐将她发配到这个浣衣房,但她来此处,可不是让人轻易欺负的。

    她的上背负着数以万计北汉百姓的命,但却只是在赵天齐的面前,可不是面对现下这些浣衣房的浣娘。

    若要让人尊重,必得给人以先尊重。她已经给了她们足够的尊重,若非如此,早在之前便不会轻易挽起袖口同她们站在同一块浆洗。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刚被君上贬的容采女么?”其中一名浣娘先反应过来,一句话就将刘疏妤脸上的冷芒又带起了几分,容采女这个份,对于刘疏妤来说,是赵天齐给她的讽刺。

    赵天齐啊赵天齐,她不由得对他心生佩服,她之前还没有将一切想通透,若不是这浣娘的一句话提醒了她,她这才想起,这一环可是扣着一环,而她上的这一根线,死死的拽在了赵天齐的手心里头。

    从被册封为容采女起,赵天齐就是在给她下圈,让司连琴与她在锦绣阁里内斗,借以不受宠的司连琴的手,让她受尽苦难,而且,司连琴因为告发了她就被贬为庶女,她却只是被贬到了浣衣房,大体上来看,她还是处在赵天齐的眼皮子底下。

    被其他心思独特的人一看,还以为赵天齐还是宠着她,不让她出得宫去。那么,她后面的子……她一想明白,浑打了个哆嗦,冬的寒风和着浣衣房的清冷,吹在上一阵的刺痛。

    赵天齐,果然是铁血的君上,心房根本没有一点柔软的地方。

    她的肩膀被人一推,整个体不受控制的往后一仰,上半爬在了清水池的边缘,她的两只手沁进了冰冷刺骨的水里头。

    刘疏妤一个激灵的猛得站了起来,这下子上半已经被水沁湿了,那湿衣贴在她的上,如冰一般极其的寒冷。

    “别管她,衣服扔在这里,咱们去休息去。”带头的浣娘抱着双手冷眼看着刘疏妤,那眉宇间的盛气凌人,丝丝都在刘疏妤的眼底下头呈现。

    而刘疏妤也只能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就算她的心底极其的愤怒,就算她想要扯住她们到玉尘姑姑那里评理,可是眼下的寒之疼,让她半天无法动弹,嘶,寒气钻进骨头里,合着寒在膝盖处不断婉转。

    她从清水池边起,粉色的指甲陷进了里头,萧索也不过如此吧,那一双眼睛,看着她的悲伤,也不知是什么表呵。“看了这么久,你不说点什么吗?”刘疏妤的唇线开启,将声线在四处散开。

    刘疏妤知道他在,之前,她搬去锦月居时,这一双厉眼消失过一阵子,现在视线锁在她的上,由不得她不注意。

    暗黑的影子浑一颤,她发现他的踪迹了,一切他是看在眼里的,从她踏进浣衣房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在了,奉了君上的命令他要寸步不离的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算了,就知道你不会说话。就像是你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你的名字一样。”刘疏妤自顾自的开了口,她现在需要一个发泄一切的契机,不管那个人是谁,会不会开口,她只想要一吐而快。

    这世间看不过眼的人太多,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所以,她有一点认命的感觉,满心的苦楚无法说出口,只得寄望于一个几乎不应该存在的人。

    暗卫她是知道的,非是主人的命令不能现,只能待在暗处窥探这一切。唉,他们,其实也是悲伤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