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所谓怀柔政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白阙 书名:傲妃难驯
    是梦,拖着残破的哀伤之,落在人的心口上。

    半盏灯火,闪烁着痛苦的光芒。

    昨夜那漫天星辰来去无踪,当五更的钟声悠悠敲响,寸寸相思化为灰烬。月印眉中怨,又复了旧年……

    浓墨一般的云彩遮住了碧蓝的天空,堵在了天端仿佛要掉落下来一般,有风从那暗黑的门外透了进来,怒吼着穿透进那一淡粉色的衫衣里头,衫衣随风飞,将无限沉默地气息打碎。

    刘疏妤素发高绾,将头颅高高地仰着,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华服着,曳满了墨色的地板,凤凰飞天双翼折,一朝落到和亲的下场,左不过是为了全北汉所有百姓的命,她没什么好埋怨的。

    她的眼眸里,带着极为冰冷的光彩,若不是为皇族,她又何必背弃自己的诺言,红墙高阁,看多了世态的炎凉,再踏入宫阁之中,便再也不由已。现今的北汉已经残破不堪,再不住被铁骑横扫的战况。要想保住这王朝的子民,唯一的办法,就是降宋和亲。

    犹记得,在踏上和亲之路的时候,她那纯白的衣摆立在轿撵之上,脚底下跪满了黑压压前来送行的百姓,那时的她,独自的苦笑,还是躲不过要入宫为妃的命运,罢了,若是以成全之,回以北汉的养育之恩,她终还是不欠人的了。

    “很好,北汉此次倒做了一次明智的抉择。”低沉的男子声线在刘疏妤的耳边无限地扩散开来,明智的抉择么,是啊,父王怎么可能不是明智的,用一个女子的和亲,换了整个北汉的和平,无论如何都是明智的。

    刘疏妤面上的恨意泛起,将目光放到前方王位上的男子上,黑发束于纯色金冠之内,丹凤双眸之间隐隐泛着暴戾之气,薄唇轻抿,衬着白玉脸颊看上去更加冷瑟萧然。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光景,但是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让人不自的油生胆怯之心,此刻端坐高堂之上,裹了墨色袍子,暗红底衫,更显周遭肃穆凝重。

    “还得感谢君上的怀柔政策,如若不然,我北汉也只有血流成河的一途可走了。”刘疏妤微微行了一礼,将公主的礼仪做得十分收放自如。高堂王位上的人,就是北宋新继任的王上,赵天齐。

    昔在北汉之时,便就传闻,赵天齐在继位之后,以铁血的政策灭掉了南唐与南蜀等六个国家,再到北汉之时,不知道是何种缘故,便让赵天齐用了怀柔的政策对待北汉。她心里微微地叹息了一翻,原来怀柔政策,只不过是一介女子的和亲,多么讽刺呵。

    而这个女子的最佳人选,便就是她这个从来不受宠的五公主。前四位皇姐,除了大皇姐已婚之外,另外三位,便就是王后与那宠妃娘娘的亲生女儿。比起她们的份,母妃已不在的五公主,就成了矢之众的,说名至实归,倒也有一些应景。

    赵天齐的双唇一抿,自王位上站起,神色淡然地步下墨色大理石阶台,腰间的玉坠随着他的动作叮铛作响,声声落在刘疏妤的心口上,这样的压迫力,使人透不过气来。那神,是睥睨天下般的凛冽。

    刘疏妤立在那堂的中央,目光丝毫没有退缩之意,眼见着赵天齐俊朗的面容离她越来越近,赵天齐讪讪地对着她笑起来,淡粉色薄唇咧开些弧度,嘴角边隐隐有颗小小的虎牙,那笑容虽则清澈如水,却让人毛骨悚然。

    “本王的刀锋铁骑,从来都是见血才会回鞘。只不过,这一次,本王要让你看着,所谓的怀柔政策,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修长的手指落在了刘疏影的下巴上头,她能感觉到有股寒气从她的脚底下透了出来。

    赵天齐的指尖上带着薄薄的硬茧子,刮在刘疏妤光滑的面上,让她觉得如刀割般生疼,以铁血著称的大宋国君,从来不是好相与的人,若非如此,那在第一次攻打南蜀之前,就不会将所有反对的朝臣,就地处决。

    从来,刚刚继任的君王,对着反对的朝臣都不会太过于计较,可是,赵天齐不一样,只要是他想要做到的事,不需要任何人的反对,一人反对,就杀一人,群臣反对,那便诛杀群臣。

    从赵天齐子上投下来的霾,密密麻麻地将她给笼罩着。刘疏妤突然觉得她到这里来,是进了一个沁血的牢宠,刚出虎口,又入狼,她的宿命,恐怕只得如此颠沛流漓。

    “本王从来没有想到,你的胆子倒是过人,本王说话的时候,便独自陷入沉思之中,好,很好,北汉送了一个对本王口的女子过来,当真是极好。”言语中,是朗朗的笑声,而那笑声在空堂之上,砸得刘疏妤头皮发麻。

    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的恐惧爬上了心头,赵天齐的手上,可是沾有无数人的鲜血,如若她不够听话,那么,在她眼前流淌的,便就是全北汉人的鲜血。胆子过人么,不,是因为她恨,恨他将她所有的自由摧毁,是他,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处。

    “来人。”还未等着刘疏妤开口,赵天齐便就大声唤了门口的宫奴进来,那宫奴有些小心翼翼,看这麻利的手脚,想是因为害怕赵天齐的铁血手腕,所以,不得不眼明手快,手脚灵便。

    “传下话去,封北汉五公主为本王的……唔,想来公主以前位极金枝,对低等妃姬的份也是无限好奇,那么,本王就给公主下这个机会,就封为侍妾吧。”赵天齐将手背在后,言语上是极其地照顾她。

    位极金枝,呵呵,这般的讽刺,是他给她的无限羞辱,北汉的皇宫内,人人都知晓她这个公主极其的不受宠,只是因为,她的母妃,是一个份低等的舞姬。好奇么,不,她从来不曾好奇,母妃的份就是这般的卑微,任何一个宫婢都能够看不起母妃。再加上母妃生出的她,只是一个女儿,母不能凭子贵,便只能忍受旁人的白眼嘲讽。

    “本王,会好好的疼你的。”赵天齐的低沉言语,一点一点泛进了刘疏妤的耳边,她的眼波,只看到了一抹腥红的唇角,和,那一张面孔上泛起地最为凉薄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傲妃难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