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张 危险的冥界

    一个抱着一篮子水果的女(性xìng)从吴月旁边经过。经过的时候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一(身shēn)黑的吴月。

    难怪这里穿的都是白色的,是有点(热rè)啊。不对,重点不在这。

    “对不起,这位美女。”吴月赶忙跑到女(性xìng)面前紧张的问道。

    女(性xìng)奇怪的看着吴月。然后张口。

    生涩难懂的话语从女(性xìng)口中说出。吴月一个字都没听懂。

    尼玛...为啥刚才神官和阿图姆就会说(日rì)语,这里的人都是别的语言。我恨。

    吴月还是老老实实向着女人鞠躬道谢,向着王宫的方向飞去。直接飞到王宫里是失礼的行为,吴月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大门走进去。

    只有下半(身shēn)穿着类似裙子的褐色皮肤的健壮士兵将长枪交叉在吴月面前,挡住吴月的去路。但是在吴月拿出来的神之卡的展示下,士兵老老实实的让开。

    再次来到大(殿diàn)前,这次只有(爱ài)西丝一个人站在大(殿diàn)前等着自己。

    “果然回来了。欢迎。”(爱ài)西丝笑着说道。

    “(爱ài)西丝小姐你知道我这边语言不通啊。”吴月无奈的喊着。我说怎么从一开始(爱ài)西丝就笑的那么诡异,还以为只是单纯的礼貌或者是单纯的标志(性xìng)笑容,原来是一副看好戏的笑容。

    “冥界可不是人类的世界。语言自然不同。让吴月你理解一下冥界的异常也让你心里稍微有些警惕。”(爱ài)西丝慢慢说道。“现在还在小瞧冥界吗?”

    “我没有小瞧冥界啊。”

    
    “不存在应有的尊重就是轻视。知道吗。”(爱ài)西丝认真的看着吴月。

    这句话说的吴月哑口无言。老老实实低头认错。

    艘仇远远鬼结球接冷冷鬼指

    艘仇远远鬼结球接冷冷鬼指

    “是是。”(爱ài)西丝笑道,右手轻轻抚摸着颈间的千年首饰。“但是我是因为这一点才选择帮助他的。就算让吴月一个人呆在这里。他最终也能够离开。他的人生就是这样不平凡。而帮助他的话,却是帮助王弟来到这里最好的选择。”

    “对不起。因为真的没什么来到冥界的实感,所以才会缺乏应有的尊重。”吴月低头鞠躬。

    “知错能改就好。”(爱ài)西丝仰起了头。“也罢。既然你改变了态度。那么我也帮你指一条路吧。你尽快离开是上策。一个生者呆在这个冥界,以前只有半神做过这种事,人类来到这里没有先例,会造成什么麻烦都说不准。”

    “那真是麻烦您了。”吴月赶忙说道。

    (爱ài)西丝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双手,举到了自己的颈部两侧,闭上了眼睛。

    在(爱ài)西丝闭上眼睛后,淡淡的金色光芒在(爱ài)西丝的颈部慢慢涌现。眼睛形态的光线在金色的光芒中勾勒出。像是一个人拿着画笔,不断将那个线条充实,上色。

    千年首饰出现在了(爱ài)西丝的脖颈处。就像是一只金色的眼睛生长在(爱ài)西丝那漂亮的锁骨中央。

    后地远不方艘学战阳仇接学

    突然间,一道金色的光束从千年首饰的乌加托之眼上冲出,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金色的桥。一直架到天空的彼岸。

    “那是...”吴月奇怪的看着空中那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的金色的桥。该不会是让自己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走吧。

    “为你铺好的路。将一直通到拉神所在的山谷。”(爱ài)西丝睁开眼睛,放下了自己的双手。乌加托之眼放出的光芒消失,但是空中的那座金色的桥仍在。“只要沿着这座桥一直走下去,你就能够找到拉神的神(殿diàn)。他是全能的太阳神。如果是他的话,也许能够帮助你吧。但是这也只是一条路。”

    “不用找到奥西里斯神了吗?”吴月奇怪的问道。

    “王是奥西里斯神的代言人,王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吴月你......”说到这里,(爱ài)西丝表(情qíng)变得有些为难。

    我懂。不受待见呗。谁让我抢了游戏来到这里的机会。

    “好吧。”吴月苦笑着。“真的没有我能为法老王补偿的地方吗?”

    “不知道。人死,会因为宗教,地点和年龄,而受到不同的冥界接纳。这涉及到很多方面,所以我不知道你能为王弟做什么。”(爱ài)西丝温和的看着吴月。“但是吴月,我想你自己也该察觉到,自己有着很奇特的能力,或者说(身shēn)世。也许你未来能够帮助到王弟与王见面。假如未来某一天你有机会的话,希望你能不吝帮助。”

    “我受了那么多帮助,如果我能够帮助我肯定会帮忙。”吴月立刻说道。“那么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可以。问吧。”

    “游戏和法老王是兄弟?为什么叫王弟?”

    “王弟和王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对王来说,王弟是最重要的人。两人(情qíng)同手足。仅此而已。”(爱ài)西丝淡淡的说道。

    “那真的是非常对不起。如果有机会,我会帮忙解决现状的。”吴月这次真的是非常歉意。(爱ài)西丝就是变相承认吴月之前担心的是正确的。

    “万事不可强求。一切都有安排。”(爱ài)西丝恢复了之前似笑非笑的标志(性xìng)笑容。“那么,出发吧。”

    吴月背后的能量不断汇聚,化为了两扇翅膀。吴月慢慢从地面上漂浮起来。

    “真是麻烦你。(爱ài)西丝小姐。那么我就先离开了。”吴月漂浮在空中对着(爱ài)西丝再次鞠躬过后,飞向了(爱ài)西丝所架的金色长桥上。

    孙仇不远方敌察由闹孙接接

    “吴月,要记住一点。”(爱ài)西丝仰起头,看着空中的吴月。“我不知道你们的冥界有什么规则。但是在埃及的冥界,名字。是保护你的重要伙伴。千万不能忘了自己的名字。”

    法老王用自己的名字就能封印邪神,导致无法轮回而永远在现世徘徊。如果我忘了自己的名字的话,是不是也会永远在这个冥界漫无目的的徘徊。

    后不不科酷孙球接孤地艘吉

    吴月重重的点头。(身shēn)体顿时消失在了空中。

    (爱ài)西丝抬起头,看到吴月的(身shēn)影已经在天空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而那个小黑点也不断的消失出现,从而变得更小。

    唉...

    看到吴月离开,(爱ài)西丝微微叹了口气。

    “(爱ài)西丝。”

    背后传来了呼唤。(爱ài)西丝转过(身shēn),马哈德正在慢慢走过来。

    “怎么了?马哈德?什么时候来的?”(爱ài)西丝微笑着。

    “我一直在一边看着。你为什么要把他送走?神官帮助凡人是不被(允yǔn)许的。而且吴月并非心底善良之人,没有帮助的资格。”马哈德问道。

    艘科不地独后察所闹羽诺吉

    “虽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不是吗?”(爱ài)西丝笑道。“马哈德你会抵触吴月。只是因为吴月抢走了王弟本应该来到这里的机会对吧。”

    “这不是我要问的问题。别转移话题。”马哈德微微皱起了眉头。

    敌仇仇仇鬼孙恨由阳帆酷阳

    “是是。”(爱ài)西丝笑道,右手轻轻抚摸着颈间的千年首饰。“但是我是因为这一点才选择帮助他的。就算让吴月一个人呆在这里。他最终也能够离开。他的人生就是这样不平凡。而帮助他的话,却是帮助王弟来到这里最好的选择。”

    敌仇仇仇鬼孙恨由阳帆酷阳

    再次来到大(殿diàn)前,这次只有(爱ài)西丝一个人站在大(殿diàn)前等着自己。

    “你看到他是谁了吗?”马哈德感觉到(爱ài)西丝选择帮助另有隐(情qíng),赶忙问道。

    “看到了。但是不能说。这个名字是不能说的。就连赛特看到了他的(情qíng)况,也没办法说不是吗?”(爱ài)西丝淡淡的笑道。“王弟并非埃及人民,死后灵魂也不会来到这个冥界。就算依照王的意志让你的分(身shēn)在那里引导也没有意义。这需要更强的力量保驾护航。相信我吧马哈德。这个帮助是有意义的。”

    “好吧。”(爱ài)西丝人虽然温和,但是并非公私不分。既然她这么说,马哈德也只能选择相信。“要派人跟着他吗?他似乎不懂礼节,我担心会造成什么危险。”

    “不用。追不上的。他会穿越次元,别说那些士兵,就连我们都追不上。派人在必要地点盯梢反而会激起他的反感。他自己一个人就足够。”(爱ài)西丝摇摇头。

    =================================================================

    吴月飞在空中,不断使用瞬移向着金色长桥的彼岸飞去。这样飞行并没有多久,吴月就飞出了这个城镇。这片巨大的埃及王国。

    王国之外,就像是埃及外围一样。是一片巨大的荒漠和峡谷。在天空中那刺眼的阳光下,金色的沙漠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金沙海洋。

    但是在这篇巨大的荒川平原中,却有一条贯穿大陆的悠长河流。就像是尼罗河,贯穿整个大陆。之前所在的整个巨大王城也被这一条波光粼粼的运河贯穿其中。

    埃及有这样一条大河吗?明明是沙漠居然还有水源。

    但是看到那一条在阳光下闪烁的清澈河流时,听着那潺潺水声,吴月才感觉到(身shēn)体有点(热rè)。埃及人几乎都是褐色皮肤外加不穿上衣就应该知道这鬼地方有多(热rè)。再加上吴月一(身shēn)黑衣黑裤,(日rì)本当时应该属于十一月左右,穿这一(身shēn)没什么不好。到了这里吴月真心觉得浑(身shēn)闷(热rè)了。

    先换个衣服吧。但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危险。这里可是冥界啊,还是和中国一样拥有着悠久历史的埃及。不能保证没啥怪物啥的。(爱ài)西丝还要求我记住名字,那这里的怪物肯定不仅仅是物理攻击,还有所谓的规则之类的吧。要在空中换吗?

    进过了长期的心理斗争,吴月最终做出了决定。落在了河边。反正到了终点后也要落下来,这样早一点落下晚一点落下来没什么区别。

    落在河边,吹在脸庞的风终于不再是干燥的(热rè)风,而是带有阵阵湿气的凉风。吴月两下就把全(身shēn)扒光,就只穿着一条裤衩站在河边,感受着这扑面而来的凉风。就像是大夏天的喝下一瓶冰可乐一样,格外的刺激。

    可乐?

    想到这里,吴月左手立刻出现了一个大箱子,放在了地面上。吴月打开了箱子。箱子打开后,雪白色的水汽慢慢蒸腾而起。箱子是一个小型冰箱,里面放满了冰饮和雪糕。吴月直接从里面拿出一瓶可乐,就把冰箱这么随意的放在那里。坐到了河边,喝着手中的冰可乐。就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坐在河边的沙滩上。

    但是哪里都太烫,沙地被太阳晒得和火烤的铁板一样烫(屁pì)股。吴月不管坐哪都不行,就越来越往前挪。最后一直坐在了河边才觉得温度适中。温度适中的沙滩也被水浸湿了。坐在沙滩上的吴月内裤也都湿了。

    恩...解放灵魂吧。

    吴月再次确定周围没人后,一把扔掉了内裤,就这么赤(身shēn)**的坐在河边,脚泡在河里,看着倒映着天空,平静的如一枚蓝宝石的运河。虽然平静,美丽,不过水却不清澈。有些泥沙的淡黄色,看不清河里到底有什么。再怎么说也是冥界的河流,吴月实在是不敢游泳。只能老老实实坐在河边。水虽然不是很清澈,但是自己的脚还是能看见的,这也让吴月敢把脚伸入这条叫不上名字的冥河中。

    不错哎,这种回归自然回归历史的感觉。感觉要觉醒不好的东西了。

    吴月将一旁的箱子扯了过来,从里面再拿出一瓶可乐。把箱子收了回去。

    “嗝~~~”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样安安静静的喝点可乐享受生活也不错啊。吴月因为灌了太多可乐,打了一个大嗝。仰起头,悠闲的看着湛蓝的天空。美好的天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冥界。感觉现在站在道路边伸出大拇指,说不定会有辆汽车停在面前呢。

    哗啦!

    突然间,吴月双腿传来一阵剧痛。巨大的力道将吴月扯进了河中,吴月的视野顿时被一阵水流淹没。只能够看到泥沙在水中飞舞,口鼻呼出的气泡在水下的光柱周围不断流动的景象。

    谁?

    吴月立刻向下看去。在不断流动着砂石,浑浊的暗灰色的水底,三个全(身shēn)被布条包裹全(身shēn)的干尸抱住了自己的腿部。一个干尸抱住自己的左腿,一个抱住自己的右腿,一个则是抱住自己的大腿。三个僵尸仰起头,睁着只剩下黑洞洞的眼窝看着自己。

    卧槽木乃伊?

    但是在吴月还没有来得及惊讶的时候,吴月看到黑暗的水底,一个奇怪的野兽扭动着自己的(身shēn)体向着这边以极快的速度游了过来。有着鳄鱼的头,前肢的一半(身shēn)体是狮子,后肢的一半(身shēn)体是河马。此时摆动着四肢张大着巨大的鳄鱼嘴向着这边咬了过来。

    卧槽这啥玩意!

    吴月赶忙捂着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叫出声。在吴月惊讶的这点时间,这只怪兽已经冲到了吴月的侧方,对着吴月的上半(身shēn)狠狠咬了过来。巨大的嘴巴里,一根根尖锐的牙齿上似乎还粘着残余的(肉ròu)块。

    吴月的(身shēn)体立刻消失在原地。怪兽掠过了吴月刚才所在的空间,将三个干尸的肩膀以上的部位咬掉。

    吴月瞬移到了岸边的沙滩上,因为腿软一(屁pì)股坐在了地面上。但是吴月也没闲着,立刻手脚并用的在沙滩上不断后退,让自己不断离开这片诡异的运河。

    本书来自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